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王佞宠,王妃不好惹

第九十九章:人干事?

邪王佞宠,王妃不好惹 凉风嬉 3196 2018-07-13 11:49:36

  苏持远没了办法,只好含糊其辞道:“总之,娘,弟妹,等阿掩回来,你们见过怀王,就知道我今日的决定是做对了。”

  “什么做对了,总之,这婚事你去退了,我不同意!”

  “娘……”

  苏逝叹了口气:“奶奶,小婶婶,这事我们已经决定下了,如今圣旨已下,断断是改不了了,个中缘由我们没法解释,但是,以我们对阿掩的感情,如何会推阿掩入这火坑?你们相信我跟爹爹,也相信怀王跟阿掩就是了。”

  老夫人到底比顾氏多活了那么好几年,反应也比她快出许多,叹了口气,便直接问道:“你们俩,是不是……要辅佐怀王。”

  不是疑问句,是绝对的肯定句。

  顾氏更是一惊,瞥眼瞪大了眼睛盯着仍旧在床前跪着的两个人看,她不懂朝事,可也不傻,老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也清楚。

  两父子对视了一眼,这事到底是不能透露给她们,便向二人赔着笑脸道:“娘啊,儿子这就有事,先走了,弟妹啊,你帮我陪陪娘。”

  说罢也不等两个人留客,转个身就跑。

  老夫人又叹了口气,便向顾氏道:“清梦啊,你不笨,这事的重要性,你也知道的,你只当你今天,什么也没听见就是了。”

  顾氏扑倒到床前:“娘……这……”

  信息量这么大,不给她说清楚了,她哪里是轻轻松松就能当作什么也没听见的!

  “你不必问了,只是,再过几天,这燕南城就要翻天了。”老夫人说着,翻了个身,任由顾氏怎么问,总之死活就是不肯醒了。

  顾氏没了办法,只好抱着一肚子不安回屋去了,阿掩人都不在府中,可这腥风血雨,到底是要刮到她身上了。

  她这里担惊受怕的,杨氏母女那里可就高兴坏了!

  怀王是谁?

  那可是煞神啊!

  一言不合抽起鞭子就能当场打杀了你!

  也不知道那小贱人是命好还是命不好,一个区区庶女也能嫁给一个王爷当正妃,却偏偏嫁的是那尊煞神!

  苏珂也高兴啊,她赐婚给那煞神就算是扫平了她当太子妃的第一个障碍,看着那明晃晃的圣旨,她都忍不住想象哪天就能收到赐婚她为太子妃的圣旨了!

  “阿珂啊,你可要好好把握住机会,现在这小贱人可妨碍不了你了!”

  “娘!”苏珂垂首躲进杨氏怀里,一派小女儿娇羞绯红的模样,配上这娇嫩的小脸,任哪个男人见了不得狠狠揉进怀里好好疼爱?

  “那小贱人遭了报应,用不着我们出手,等她嫁给那煞神,能活得过第二天才有鬼了!”

  想象着苏掩被那煞神打杀了,浑身是血死在面前的场景,苏珂用力绞着手帕,只觉刺激,无比解恨!

  “对了阿珂,你这些天,和太子……”

  “娘!”一提起太子,她就忍不住脸红不已,转身跺了跺脚,满脸的娇羞显然已经出卖了她。

  “阿珂!你与太子,进行到哪一步了?”

  “娘,你这么问,人家哪好意思说。”

  “跟娘亲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杨氏伸手把人掰过来,“你可答应过娘的,不许越那雷池一步。”

  苏珂垂了垂眸,眼底精光暗闪,面上却是丝毫不动,只娇羞着说道:“我知道的娘!”

  杨氏不疑有他,只当闺女还是处子之身,高高兴兴搂着闺女好一番亲热和悄悄话,闹腾完了才总算离开。

  苏珂松了口气,隔着衣袖摸了摸手臂上守宫砂的位置,她早就把自己给太子了,只要尽早怀上龙种,再稍加威胁,太子不敢不娶,自己的爹爹也不敢不嫁。

  到时候,她就是风光无限的太子妃!

  而苏掩那边,睡到下午时分,才总算是醒了,还是被手上的伤疼醒的,睁眼一看,还是珍宝阁的密室,流云和萧离疏正坐在床前守着,见她醒了,流云连忙凑上来问道:“怎么样?”

  “有点头疼,手也疼。”

  “麻沸散的量有点大,也难为你头疼,至于手,这不刚弄完嘛,疼也是正常,我给你留了几帖药,吃法都交代了,回到王府老白会照顾你的。”

  “回王府?”她在珍宝阁藏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带她回王府去?

  萧离疏在一边突然露出一脸灿烂微笑,笑得简直是牙不见眼,伸出手来,手里还拿着一道圣旨:“怎么样,要不要给你念念?”

  苏掩眼皮子一掀碰上他的笑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暗道这人今天怕别是抽疯了,随即弱弱说道:“念就免了,你就说是什么事吧。”

  “我那好皇兄总算是干了件人干事,给我们俩赐婚了。”

  ???

  不是,这可不算是人干事啊。

  她术后苍白的脸色腾一下红了起来:“怎么回事!”

  萧离疏怕她不信,把圣旨摊开了举在她脸上:“看清楚了吗?”

  “怎么好端端的就想到给我们俩赐婚,他吃多了撑得慌吗?”

  “可能是……”

  苏掩眼刀子往他身上飞,只是小脸红透实在是没什么杀伤力:“你是不是又动什么手脚了?”

  萧离疏特别无辜的摊了摊手:“今天可不是我动的手脚,是我那皇兄算计我,结果偷鸡不成蚀了把米。”

  幸好宫中有他的人,很快查出来萧离璟准备了一个抽签盒,里头的签写的都是同一个人,今早得了信,他就在袖中藏了一张一模一样的纸条,只不过,自己这张纸上写的是她苏掩的名字,然后在抽签盒里来了个偷龙转凤。

  至于萧离璟准备的那签上的人——

  慕容皇后的娘家侄女,慕容欢!

  那慕容欢自小在宫里当公主养大的,前些年他当质子前老是受太子他们欺辱,唯独这慕容欢,次次出面帮他,后来去当了质子回来,也是她对自己的态度一向不错,自己也一度对这姑娘态度谦和,只是——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事出反常必有妖。

  整个宫中都以欺辱他为乐,这姑娘本来就被慕容皇后宠出了一身飞扬跋扈的毛病,怎么可能单单对他这么好,原来,这颗棋子竟是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埋下了。

  苏掩看着他手里的圣旨,只觉得头更疼了。

  这个人到底干了什么,才能连爹爹和大哥那一关都过了,心甘情愿就这样把自己给嫁出去了……

  萧离疏呲了呲牙,笑得牙不见眼,看着甚为骇人:“过几天你病养好了,我就下聘礼去。”

  苏掩羞红了脸,别过头往被窝里躲了躲,她现在手脚都没力气,可扯不动被子。

  只是,跟这个人在一起,总是忍不住脸红,嘴角总是忍不住上翘,越是忍,越是忍不住,就算捂住了嘴,也会从眼底漏出来。

  萧离疏宝贝似的把那道圣旨收好了,倚着床架子,垂首看她用被子捂住嘴,却从眼底溢满出来的明亮笑意,也跟着一块傻笑。

  单身狗流云在一边看着,磨了磨牙,又摇了摇头,这小子,无药可救了。

  苏掩又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头痛才算是缓解了,手脚有了些力气,便小心翼翼下了床,肚子适时咕噜一声响,顿时又尴尬地脸红起来:“那个……我饿了……”

  两个人齐齐把目光投给了流云,流云总算是感觉到自己有了点价值,轻咳一声道:“这会可不能大吃大喝的,吃些清粥馄饨之类的吧。”

  萧离疏点了点头,这便下去准备了。

  珍宝阁地下的网罗为了保持神秘和安全,吃食都是在底下准备的,但是这几天,小厨房都被萧离疏给占了。

  他好歹以前也是有战神之名的人,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三五年也不是白滚的,做个饭什么的,还是难不倒他的。

  煮了碗瘦肉粥端上去,便正好撞见苏家父子,苏持远一见他就想起那封圣旨,脸上忍不住挂上一脸姨母笑,伸手拍了拍他肩膀:“离疏啊!咱们以后,可就是一家人了。”

  萧离疏侧了个身躲开苏持远的手,以免打翻了手里的粥,一边顺杆往上爬,笑着应了声:“岳父。”

  苏逝瞥了他一眼:“你拿着什么呢?”

  “你妹妹的粥。”萧离疏挑了挑眉,“她刚醒,算算一天一夜没吃了。”

  “……不会是你做的吧?”

  “不行?”

  苏逝咂舌:“你确定你做的东西吃了没事吗?”

  萧离疏没客气,抬脚膝盖朝着他下腹狠狠就是一脚,苏逝被他踹退两步,怒道:“臭小子!不想娶我妹妹了!”

  苏持远在一边看着,只顾笑,随这两个小辈闹腾去,现在圣旨已下,这小子给自己做女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因此看着也感觉幸福不已,毕竟,他疼自家闺女不是。

  三个人一边闹着一边走,很快就回到了苏掩的密室那。

  “爹爹!大哥!你们俩怎么来了?”

  苏持远看着她手上绑着好几圈的绷带,隐隐有丝丝血迹渗出,担心不已,连忙伸手把她摁回被窝去了:“别动别动,你躺着就行了。”

  苏掩点了点头,向他甜甜一笑:“我这些天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都没能回家看看,劳爹爹担心了。”

  “你也是,也不小心点,伤都没好透就又添新伤。”萧离疏极其自然的在床沿坐下,拿着碗要喂她,“我在战场上受的伤都没你这几天受得勤快。”

  喂喂,父兄都在身边看着呢,你倒是收敛点啊!

  萧离疏哪管她,一手拿着勺一手端着碗,坐在床边满脸固执,她没了办法,只好乖乖吃了一口。

  随即屋里四个男人全部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意。

  这丫头,可真是被吃得死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