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王爷娶我吧

第二章 第一节

王爷娶我吧 佚名的名 1905 2018-04-16 21:53:17

  四人驱车驾马,从睦城西门出发。睦城往西几十里地便有一个小村庄,晚上可以在此处落脚,便也不急着赶路。

  玄莫与南逸宸骑马在马车前方慢慢走,马车后面咕噜咕噜的跟着。

  “我们这一站准备去往哪里?”南逸宸问向玄莫。

  “前两日我收到天清阁消息,有人寻得一块千年寒玉,准备在西北的汉北城于十月拍卖,不知道对你的身体有没有用。所以得去那里看一看。”

  天清阁弟子因为每年都会有大部分人在外游历搜集各路消息。虽然他们不问世事,但是也不能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睁眼瞎。如若天下大乱,天清阁还是要出手的。不过江湖和朝臣的小打小闹,他们是不予理会的。搜集的消息也会第一时间传会天清阁。一旦有重要消息,也会用他们自己栽培的小蜂鸟给玄莫送信。小蜂鸟飞行速度极快。但是身材娇小,一般都是很小的一个纸条。所以他们的内容也相当简洁。比如这次的千年寒玉的消息只写了:寒玉,十月,汉北。玄莫看了一下便明了。

  普通寒玉是不会通知他的,如此紧急,必然是难得一遇的千年寒玉。十月汉北就要分析一下了。汉北城虽不是西北最大的城池,却是整个西北的拍卖聚集地,许多赏金猎手和各路商人都在此交易一些贵重物品。而又说了十月。可见这件东西现在还不在汉北城。捋顺了就是千年寒玉十月会到汉北城拍卖。

  听玄莫这么一说,南逸宸当然也是要去看看的。只是这西北方,虽然景色十分壮丽,风沙却还是很大的。寻常女子还是不愿意去那里的。

  “那后面那二位呢?”邀请人家的时候怎么不说清楚?南逸宸觉得他师父这是把人骗上贼船了啊。

  其实玄莫也不是故意的,当时只是想挽留一下那冥灵,竟将此事给忘记了。愣是昨天看到枫家那二人,才想到天清阁有传信这一茬。“我去问问她吧。”

  玄莫将马停了下来等着冥灵的马车行至身旁,敲了敲车窗:“灵儿姑娘。”

  冥灵伸手撩起车窗内的帘子看向马车旁的玄莫。骑马的玄莫略高一些,冥灵从马车内部看他,需要微微的扬起头:“公子不必这么客气,以后每天都要一起行路的,直接叫我灵儿便好了。”透过面纱,冥灵轻声的说道。

  “也好,那灵儿直接叫我玄莫便可。此次我与宸弟需要先去一趟汉北城,那里风沙较大,比较影响女孩子的皮肤。如果灵儿不想去,你可以先去别处等我们。”玄莫低头看着仰起头的冥灵,只觉得这女子的眼神宛若秋波一般。

  “呵呵呵…你也太看不起我们女子了吧?只是风沙大而已,我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听说西北景色壮丽,那汉北城又以拍卖出名。想必会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我也很想去看看呢。”玄灵抬袖,遮住嘴笑着说道。

  这玄灵,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大家闺秀的气质。究竟冥守是怎么调教出来的?调教出这样的女子,又有何用呢?玄莫越看她,越不明白:“那我们便直接向西北走,时间还多,也可以欣赏沿路上的青山绿水。”

  玄莫与冥灵沟通好,便赶了两步,追上了在前方的南逸宸。要说着七月的天气还是比较热的,不过几人走的是山间小路,周围的树木都将炽热的阳光遮了去。坐在马背上不用自己走路,倒也是惬意的。

  走了大概有一个时辰,玄莫看到前面有一条小溪,便和南逸宸商量,去那里打点水,洗把脸。

  二人将马安顿好,便来到河边。虽是大热天,但是涓涓流淌的小溪水还是较为凉爽的。

  南逸宸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帕子,在水里沾湿,轻轻擦了擦额头和脖颈的汗水。

  玄莫就不一样了,撩起衣摆直接蹲在溪边,双手捧起水直接往脸上泼。一泼就是十几把。

  从马车上下来的冥灵看到这样的玄莫,觉得真的很有趣。也抬步向玄莫身边走了过去。蹲下身子,在小溪里洗了洗手。

  冥灵突然蹲在玄莫身边,将他吓了一跳,一看是冥灵,立刻站起身来:“啊…你你…我…那个…”

  玄莫还没结巴完,冥灵就站起来掏出一块丝帕,走到他面前,抬手轻轻为他擦了擦脸上的水,笑着说道:“你看看你,还不如一个小孩子。”

  冥灵站在玄莫面前,两人间隔半米不到,她的手轻轻柔柔的在玄莫脸上擦拭着,丝帕上的淡香搞得他晕乎乎的,他觉得自己快喘不上气了:“啊啊…我我…啊…谢谢啊!”

  “呵呵呵呵…”看着如此紧张的玄莫,冥灵笑的都快直不起腰了。

  旁边的南逸宸打开扇子,在胸前扇着,眼皮微闭。他怕睁开眼会被这二人闪瞎。

  “啊啊…那个…这个帕子我我…我洗好了再给你吧。”玄莫抢过冥灵手中的帕子,便蹲回溪边洗帕子去了。

  翠儿陪着冥灵回到马车上,她靠在马车车壁上,想着刚才玄莫紧张到结巴的样子,婆娑着指尖还留有他面庞是的余温,痴痴的笑了。“翠儿你怎么这样给玄莫说啊?”冥灵在车内听见翠儿的话,并没有直接开口。翠儿都那么说了,她不要扔,多不矜持啊。要说扔了,她可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小姐你是不是傻?那玄莫要真对你有意思,他肯定不会扔那帕子,如果没意思的话,小姐还留那帕子有什么用?”

  听翠儿这么一说,冥灵觉得很有道理。她一没谈过恋爱的小姑年,套路为何如此深?殊不知,旁观者清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