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祭红颜——昭君怨

跋、

祭红颜——昭君怨 逆往生 1293 2018-04-16 20:27:11

  跋、

  当一切落幕,青史寥寥几笔便已是多少人的浮世一生?

  那一天、呼韩邪使团来到长安的第二天,汉元帝刘奭在桃花坞里单独召见了呼韩邪,礼节过后刘奭示意所有人退下后对呼韩邪说到:“独坐王权的悲凉,或许我们是同病相怜。单于其实朕已时日无多,现在朕有一事相求。”

  “汉皇何出此言?”呼韩邪俯身说到。

  “此中事故,朕不便与你细说。但是朕没有说谎,朕的身体已不能再支撑多久了。”刘奭示意呼韩邪免礼说到。

  “那请汉皇有何吩咐,臣定会肝脑涂地。”呼韩邪说到。

  “请单于上书请求和亲,朕会准之届时单于再去昭容殿内选一个叫王嫱的宫女为和亲王妃,陪朕演一场戏。王嫱是朕的救命恩人,也是朕的爱人。”刘奭说到。

  听到刘奭说完后呼韩邪一脸难为的说到:“汉皇这……”。

  刘奭没有在意呼韩邪的为难继续缓缓的将事情经过简要的和呼韩邪说了一遍,然后请求呼韩邪陪他演一场戏。

  最终呼韩邪答应了汉元帝刘奭的请求。

  其实匈汉和亲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巨大的政治交易,汉元帝刘奭自知自己以时日无多,故临死前以和亲为名将皓月即王昭君赐嫁给呼韩邪单于,让呼韩邪将皓月带离长安。而自己将以大量的粮食、布料、金银作为皓月的陪嫁品,即是刘奭给予呼韩邪的报酬。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时大汉王朝综合国力分明远远超过匈奴却还要以巨额陪嫁品与匈奴和亲的唯一理由。

  这也是皓月进宫那年便被刘奭不问是非打入冷宫三年的原因,因为刘奭早就知道皓月就是王嫱,但是宫中的各方势力仅仅只是因为王嫱与司马良娣长得像就敢作画欺君。如果知道了皓月就刘奭在南郡的救命恩人以及是他的爱人后,刘奭真不知道该要怎样才能保得她周全。毕竟他已时日无多,而且自从在南郡的行刺发生后,刘奭已明白有些事情已是他不可能更改的了。刘奭怕与她相遇会勾起他们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爱。为了护她周全,他只能忍痛将她打入那凄凉的冷宫,以此来保得她周全。

  如若刘奭在未央宫中与皓月相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让人千年后还在惆怅昭君出塞的凄美爱情故事?可如若他们真的相遇了,是不是他们的相遇也只是另一个凄美结局的开始?

  刘奭已自知时日无多,就算他盛装将皓月相娶,待他撒手人寰之后,皓月的命运是不是要比和亲匈奴还要更加凄惨?

  五月还在赶往塞北路上的皓月,在听闻汉元帝刘奭在未央宫中驾崩后。她顿时感觉天昏地暗,杜鹃啼血。

  她下车爬上了一个高高的山岗遥遥对着帝都长安的方向,含泪抚琴。此曲本应是合奏,当年刘奭曾与她在桃花谷内合奏过一次引得漫天彩蝶围绕着他们翩翩而舞。可今日合曲独奏,意境哀凉,声声切肤之音,宛如那年蚀骨之爱。

  一曲终、群马哀鸣,撕裂了她的心肝;悲切之感,使她心绪难平;飞雁落地,从此她有了“落雁”的代称。

  可又有谁知,此曲已她的绝唱,一曲终后、群马哀鸣,飞雁落地,她亦带着微笑追逐刘奭而去。或许他们会回到那年,桃花谷里他们又相遇、也如同那年一样正值桃花三月。

  皓月含笑而终后,呼韩邪以皇后之礼将皓月葬在她抚琴的那个高高的山岗之上,其墓远远的正对着大汉王朝帝都长安。墓碑上只刻有“王上爱人皓月,呼韩邪、彩妹敬立。”

  皓月离世后彩妹代替皓月下嫁呼韩邪,在他们继续赶赴漠北的那一天,彩妹将一枚小小的黑龙令放在了皓月的墓碑前。

  阳光照耀下,那枚小小的黑龙令散发着淡然的幽光。

  

逆往生

当岁月划过时间的无情,一切都只是这历史长河里的昙花一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