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彼岸花未开,却已败

第六章 寒蟾之毒

彼岸花未开,却已败 凌南晓 1154 2018-12-06 23:52:16

  “你身上这毒呢,其实叫寒蟾之毒,会有什么效果我相信你应该知道,这位公子你早点想办法解毒吧!”说完我又拿出一个小药瓶,塞到了他的手里,“这个药呢,可以缓解大部分的毒但是并非解药,可以延长毒药发作的时间,你先拿着吧!”“小姑娘你既然对这毒这么了解,为何不给他解了?”在一旁的那个男子漫步经心地说。钟离也然看了那个男子一眼说道:“这位是易水寒,是在下的好友,他的性子比较直,让姑娘见笑了。”“不要姑娘姑娘的叫了,我叫林兮,直接叫我名就行”“倒不是我不想给你解,而是我不知道还能在城里呆几天,解毒需要七天,我觉得时间可能不够。”就在这时,易水寒突然问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你认识南宫瑾么?”我一愣,然后摇了摇头。听到我的话,他的眼里有着淡淡的失望,我有点不太明白,难道这具身体跟南宫瑾有什么联系么?我没有多想,继续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为你施针解毒一次,你可以让你的大夫在旁边看着,以后让他为你施针即可,我再为你开一副药,以做辅助之用。”钟离也然楞了一下,说道:“那就麻烦姑娘了。”就在此时,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传来“小兮儿,是否还打算回去呀?”我急忙朝外看去,只见师父撑着一把油纸伞缓步走来仿佛一位散落人间的谪仙。我跑到师父身边,师父拉起我的手,没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就带我离开了。师父握着我的手,暖暖的,不禁感觉师父真的是很称职的一位师父,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跑去小朋友家玩,妈妈着急的四处找我,最后骑着自行车带我离开的场景,我的眼眶有点湿润。终于,有一滴泪从脸庞滑下,滴在了师父的手上,师父低头看了我一眼,“为什么流泪呢?是有什么伤心事么?”我淡淡地露出一抹笑,“是因为师父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呢”“你记起你小时候的事了么?”“没有,但是我想起了娘亲也会这样来找我,把我领回家,我有些想她了。”“那你想回家么?”“家?我回不去了,我回不了家了,或许……”或许死后,我的灵魂会再飘回地球,看一看我的家吧。但是我也知道,上天给了我一次再生的机会已是不易,怎会再给我一次呢?回家什么的,都是奢望罢了。

  推开房门,却发现房间里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他一袭白衣胜雪,脸上是病态的苍白,但是他的眼睛是有灵的,仿佛是可以看透人心的。那个人看见我和师父,眸光暗了暗道:“安清,这便是你收的小徒儿吧!”

  “怎么?在我面前,你无需遮掩。”

  “安清,你的天煞孤星之命倒是还真的有个克星了,你的小徒儿命格可是不简单呢。”

  师父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些,我知道,他有些微怒。他招了下手,我便乖乖地回到了我的房间,我并非不好奇师父想要隐瞒我些什么,但是也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况且师父在这个世界上是对我最好的人,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他。后来,我不仅一次地嘲笑自己的天真,居然那么地相信他,相信到喝下那杯他亲手端来的毒药,却依旧认为那不是他的本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