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他为什么总撩我

第三章

他为什么总撩我 夏依陌陌少 5020 2018-04-17 01:51:37

    〔我突然想起他说的,任何一次错过都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沈小姐请坐。”宋竞渊笑着自己先坐下,待我坐下后,他拿出一份文件“在开始治疗前,我先自我介绍和跟沈小姐讲一下治疗明细。”

  我点点头,听他往下讲:“我叫宋竞渊,在美国主修心理,几个月前回的国,沈小姐你是我在国内的第一位患者。”

  “这是我的荣幸。”我客套着。

  “这里是一些治疗明细,沈小姐看一下。”宋竞渊笑着将文件推过来。

  我翻看文件,当看见治疗费的时候,我有些愣住了。

  为什么这后面会有四个零?

  “宋医生检查过这份文件吗?”我假装镇定的问。

  “恩?”

  “我的意思是……这份文件有没有打错的地方?”开玩笑,他的治疗费已经要赶上我为一些大老板辩护一次的律师费了。

  “我已经检查过了,不会有纰漏的。”宋竞渊笑着,那笑似乎有些不寻常。

  “请问宋医生上面写的治疗费……咳咳,是多长时间的?”我有些尴尬的问。

  宋竞渊先是起身为我倒了一杯水,再坐下看着我,嘴角笑意不减,只见他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年?”

  那根手指左右摇了摇。

  “一个月?”

  那根手指又摇了摇。

  “一个星期?”

  那根手指又摇了摇。

  “一……一……”我的眉头皱了起来,话也卡在嗓子里。

  “一次。”宋竞渊歪头一笑。

   what the fuck?

  我觉得我太阳穴突突直跳,我有些艰难的开口:“宋医生的治疗费,普通人恐怕很难支付的起啊,不怕这种不合理定价受到患者起诉吗。”

  宋竞渊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咖啡,语调轻松:“相对于沈律师的律师费,我觉得我的定价还算可以。”

  我嘴角抽了一抽。

  “D市有名的律师,胜诉率接近百分之一百,我听说律师费和我的治疗费不相上下呢。”宋竞渊突然一脸真诚的看着我“实不相瞒,我来D市可就是把沈小姐当作了奋斗目标呢。”

  鬼信啊!

  我心中默默的问候了他的母亲,面上却还带着笑:“宋医生你高看我了,我没有你说的那么有名,我也只是个普通人,虽说大家都是开门做生意,但你这个……”

  “你是李爵的朋友,我自会给你打个折。”宋竞渊喝了一口咖啡。

  就你这价,就算打了折也不一定就负担的起吧?

  “不如沈小姐你先体验体验,一两次的治疗,以你的经济实力不在话下的。”宋竞渊笑得一脸真诚“沈小姐也想早日康复吧?李爵那个案子的违约金可是三倍的啊。”

  我咬了咬唇,还在犹豫之中。

  宋竞渊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敲着桌面:“沈小姐大可找其他的心理医生,不过我敢说,D市不会有一个心理医生敢治疗你的。”

  “宋医生为什么这么说?”我挑眉看他。

  “李爵跟我说了你的症状……”

  “他只是从监控看见的,不准确。”我反驳。

  “沈小姐是为情所困,这类心理疾病,大部分心理医生的说辞千篇一律,更多的建议是出去旅游散心之类的调养,我想像沈小姐这种职业,对于这些说辞都是免疫的,旅游散心什么的你也不会腾出时间。”宋竞渊说的头头是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腾出时间?”我学着他的姿势,一手支起下巴。

  宋竞渊看着我,那双眼睛盯得我有些眩晕,接着他笑了,那种很温柔的笑,他眉眼舒展开来,显得格外的帅气和温暖,他温热的指尖划过我的脸颊,将一缕发别至我的而后,他柔声答:“因为我们的沈律师,是个工作狂啊。”

  这个动作吓得我整个人都往后一退,而宋竞渊却只是笑笑。

  “咳。”我轻咳一声“那就拜托宋医生了。”

  宋竞渊起身,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个小香炉,焚烧了一些香料,这香料的味道并不刺鼻,反而很好闻。

  他把先前倒给我的水换成一杯温热的水,放到我面前说:“这里面有少量的安眠药,配上静心的香料,沈小姐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你让我睡觉?”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沈小姐已经好几天都没有睡个好觉了吧。”宋竞渊一边说着,一边把空调被放到离办公桌不远的小床上,然后拍了拍枕头对我说:“过来。”

  我不情愿的走过去:“宋医生,我觉得没必要……”

  “坐下。”宋竞渊按着我的肩膀,让我坐下,然后他蹲下来看着我的眼睛“睡眠是对人体最好的调养,相信我,恩?”

  他温声细语的,让我不听都难,我只好喝了水,躺在床上,宋竞渊将空调调至一个合适的温度,走到床边握住我的手,放至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笑得温和:“好梦,my lady。”

  这周围的环境太适合睡眠了,我困意上涌,在陷入沉睡之前我突然想到宋竞渊是从美国回来的。

  怪不得这么开放。

  我醒来的时候是被饭菜的香气勾引醒的。

  看到外面变暗的天,我急忙问到:“我睡了多久?”

  宋竞渊正往瓷碗里倒皮蛋瘦肉粥,头也不抬的答我:“不久,也就四五个小时吧。”

  “四五个小时?!”我不禁感到头疼,这么长时间,我很有可能就这么睡掉了四个零。

  “既然醒了,就来吃点东西吧。”宋竞渊将虾饺烧卖摆上,还有一些清凉可口的小菜,面朝我笑着“过来坐。”

  我确实是有些饿了,禁不住食物的勾引过去坐下了,在动筷之前我还是有些顾虑:“宋医生,你一次治疗的时间是多长?”

  宋竞渊在我对面坐下,夹了一个虾饺放进我的小蝶中,漫不经心的回答:“时间?看我心情。”

  “看你心情?”

  “是啊,我想治疗多久就治疗多久。”宋竞渊笑意盈盈的看着我“快吃啊。”

  我拿起筷子拨着碟里的虾饺:“宋医生,你现在在治疗吗?”

  “恩。”宋竞渊点头。

  “可现在你只让我做了睡觉和吃饭。”我放下筷子看向他。

  “恩。”他接着肯定。

  “那这和别的心理医生让我放松调养有什么区别?”

  “你先吃一口我就告诉你。”宋竞渊眨眨眼睛,漆黑的瞳孔里是零星的笑意掺着丝丝的温柔,莫名的摄人心魄。

  我照他说的做,低头咬了一口虾饺,咬开的瞬间肉香和蔬菜的香气混合散发出来,那独特的鲜香的味道侵占了我的味蕾。

  我已经好几天没有正常的饮食了,这个味道无疑勾起了我的谗虫。

  “我特地让员工去萃香楼买的。”宋竞渊又夹了一些别的给我“怎么样?”

  此时我嘴里正塞满着食物,实在不便说话,只好用竖大拇指的行为来表达我对食物的满意。

  我只听见宋竞渊轻笑一声,伸手拂去我嘴边的粥渍,然后将那根沾有粥渍的手指放进嘴里:“没人和你抢,慢点。”

  我吓得手一抖,筷子差点从我手里掉下去,我急忙喝了一口水,待食物都咽下去后我开口:“你还没回答我。”

  “哦,那个问题啊。”宋竞渊将我刚刚喝了一大半的水的水杯到满,慢悠悠的开口:“别的医生让你旅游放松散心,你会真的去买张机票旅游吗还是真的会好好在家放松?”

  我如实地想了一下,好像我不会,于是诚实的摇摇头。

  “所以我和其他医生的不同就在于,我陪你放松散心。”宋竞渊笑着看着我。

  这是赤裸裸的强制加监视啊,套路啊套路。

  “我要是不听你的呢?”我问。

  “怎么会呢,沈小姐这么的乖巧。”宋竞渊摸摸我的头。

  

  我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手,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很明显,他那些甜言蜜语我才不会信。

  “好吧。”他认输“就算是为了那四个零,为了那昂贵的治疗费,沈小姐也会听我的啊。”

  

  卧槽,这都是心机啊心机!

  吃完饭后天色彻底暗了下来。

  “谢谢宋医生的款待。”我站起来。

  “谢什么。”宋竞渊笑“反正你也要付治疗费。”

  “……”

  “走吧,我送你回家。”他站起来。

  “不用了吧。”才刚认识一天就这么热情,就算是我的主治医师也有点不正常吧。

  “晚上一个女孩子家不安全,更何况我们还没有一场了解病情的谈话不是吗?”宋竞渊从抽屉里拿出车钥匙,根本不给我拒绝的时间“走吧。”

  

  我只好默默的跟出去。

  “沈小姐很爱他?”宋竞渊走在我前面,微微侧头向后看我。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他是谁:“恩。”

  

  那个让我真正体验到青春感觉的他,那个我在黑暗中唯一能依靠的他,这样的他,我怎么能不爱?

  “这样啊……”宋竞渊像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们多久了?”

  “相识六年,相恋五年。”

  “真是长情啊。”宋竞渊走在我前面头也不回的说。

  

  何止是长情呢?我不禁苦笑,有些情感埋在了心里,埋的久了就化为可一体,生了根,拔不得,一拔便是钻心的疼。

  我心里这样想着,看着宋竞渊的背影,恍惚间想是看见了丁越就那样在我前面走着,他似乎是沐浴在一片清光之中,他的步伐似乎一直都是那么的稳健,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能给我无限的憧憬与希望。

  可是他自始至终都不曾回头看一眼,都不曾在留给我一个眼神。

  丁越……丁越……

  

  他现在应该牵着别人的手,成为别人心中的白月光。

  可他何尝不是我的所梦所想。或许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那般的小心翼翼,我不该羞于一时不肯告诉他我的内心,我本以为我们之间是心有灵犀,可到最后他就像现在这样,只有一个背影。

  不……不,别走,求你……

  “丁越……”我叫出声音,伸出手想要抓住他,还没等我碰到他的衣袂,就被拥在了怀里。

  

  我的头埋在他的胸膛,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眼泪浸湿了他的衣襟。

  “别离开我,我错了,我错了……”我抱住他,他也用力抱住我,手在我背上轻抚着,让我有了安全感,情绪也渐渐的稳定下来,泪水也止住了。

  

  我感受到肩膀上扣押的力道,鼻尖嗅到陌生的清香,对方像是哄慰小孩子一般,声音低沉却坚定,带着一丝的清冽:“沈颜,沈颜,不要想了,没事了,没事了……醒一醒,快醒一醒。”

  

  我就好像是在睡梦中被彻耳的锣声吵醒,还有着些许的迷茫,像是做过漫长一梦的怅然若失之感。

  我愣了愣,才慢慢的反应过来,拥我入怀的不是丁越,是宋竞渊。

  

  我连忙从他怀里退出来,看着他衣服上的一团水渍十分的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可能有点……”

  “你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宋竞渊微微低头看着我,温暖干燥的指腹擦过我的眼底,带走微微的湿意,他轻柔开口“沈颜,无论你是什么样子,在我面前都是没有禁忌的,都是正常的,这是你在我这里的自由,也是我对你的责任,明白吗?”

  我有些惊慌与他的举动,不禁后退一步,略有尴尬的笑道:“这个……”

  “沈颜。”宋竞渊轻轻叹了一口气,手有些无力的垂下,最终还是朝我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眉宇间似乎还藏着一丝的宠溺,让我不能直视,下意识的低头。

  

  肩上突然有了重量,我猛然抬起头,发现宋竞渊的脸庞近在咫尺,他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字的清楚的说着:“我是你可以信任,依赖的人。”

  我瞬间觉得眼眶酸涩,不知道是多久以前,也有一个人说我可以依赖他,只是没有像宋竞渊这样郑重,像是在陈述一个必须承认的事实。

  他顺手帮我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声音轻柔像是商量一般:“我们之间需要建立信任,相信我,恩?我会是你伙伴。”

  到底也是人家的工作,我的心中也有些触动,慢慢的点了点头。

  “乖。”他摸摸我的头“相信吧,任何一次的错过,都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宋竞渊把我送回了家,当我准备下车的时候发现车锁并没有解开,我转头去看宋竞渊,他伸出了他的手。

  “干嘛?”我瞥了一眼他的手掌“我不看手相。”

  “手机拿过来。”说着他的手指还向后勾了勾,他的手骨节分明还很修长,确实很好看。

  

  在欣赏完他的手后我把手机放了上去。

  

  只看他十指翻飞,在手机上输入着什么,然后还给了我。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事联系我。”他说着,我看向手机屏幕,那一串电话号码的备注是:沈小姐信任的宋医生。

  “……幼稚。”我看着这备注十分的无语。

  宋竞渊耸耸肩,然后按了拨出键,然后再拿出了他自己的电话,挂掉。

  “好了。”他解开车锁“晚安,沈小姐。”

  “晚安。”我回了一句便下了车。

  

  回到家后,我冲了一个澡,然后将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也许是因为今天下午休息的太好,把我这几天隐藏的懒惰全部给刺激了出来,我只觉得乏累想要躺在床上。

  可是躺在了床上却又睡不着。

  

  也不知道是在床上滚了几遭,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得我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拿起手机,看着备注。

  

  沈小姐信任的宋医生。

  接通。

  “沈小姐睡了吗?”宋竞渊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还伴着书页翻动的声音。

  “宋医生觉得呢?”

  “我猜你睡不着。”宋竞渊似乎在笑着。

  “……猜对了。”我妥协。

  “所以我来给沈小姐讲睡前故事。”

  “睡前故事?你当我是小孩子吗?”我嗤笑。

  “是啊,沈小姐永远十八岁。”

  “十八岁已经成年了。”

  “我说的是十八虚岁。”

  “好吧,你讲吧。”我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

  “沈小姐知道《失恋三十三天》吗?”

  “电影?”

  “电影是由同名小说改编的,以后这就是你的睡前故事。”

  “还有以后?!”我翻身坐起。

  “是啊。”宋竞渊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接着他放柔的声音“沈小姐有乖乖躺好吗?”

  “……”我居然真的听了他的话乖乖躺好,手机放在耳旁。

  

  宋竞渊轻柔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书页翻动的声音带着些质感,我似乎都能想象到宋竞渊现在的样子,我闭着眼听着,听他讲述一个与我类似的女孩子的失恋历程。

  听着听着,我突然想起他说的,任何一次的错过,都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我的错过,真的有更好的遇到吗。

  

  也许吧。

  

  也许就算现在没有,将来也会有的吧。

  

  我是可以相信宋竞渊的吧。

  我想我和宋竞渊之间已经建立起了一点信任。

  总会有一天,我会迎来新的开始,只是这一天距离有些遥远,但不会是遥遥无期。

  

  任何一次的错过,都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不知道故事里的女孩有没有听过这句话。

  “晚安。”

  

  晚安,宋医生。

夏依陌陌少

求评论求收藏求支持   打滚卖萌中   排版真的好累   晚安啾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