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仙侠奇缘之凤清尘微

降罪凌华

仙侠奇缘之凤清尘微 陌殇花败 2134 2019-02-11 15:56:31

  天宫,议政的大殿上中间跪着一位绝色女子,她麻木的跪着一动不动!众仙都知道这女子就是两千年前那位私恋凡人,帮那个凡人成仙的九天玄女灵烨!虽然到最后她帮那个凡人成仙,天道并不认同,在那个凡人历劫时,九道天雷下就殒了性命!幸而还是被清尘公主抓回来问罪了!

  “灵烨!你两千年前私恋凡人!帮助那个凡人修仙建派,扰乱命数秩序!你可知罪?”清尘坐在最上首看着跪在中央的女子,心情复杂!

  “奴婢知罪!请公主降罪责罚!不要牵连无辜!”本该求情的灵烨却不知为何说了不要让公主牵连无辜!

  “好!传本君旨意!九天玄女灵烨私恋凡人,扰乱命数秩序!废除修为!轮回千年!凌华派因其祖师命数有异!世间本不该有凌华派!念上天有好生之德!着受九道天雷,以示警醒!”清尘当即下了旨意!如果是一些老神仙就会明白公主在偏袒玄女,两千年前九天玄女不仅下界私恋凡人,助凡人成仙!而且还盗走了上古魔君的宝剑!更是放出了凡间茅山封印着的妖魔!还诬陷给了那位封印着的上古魔君!为的就是帮那个凡人成名!如此罪行足够她永世不得上天了!不知公主为何会如此包庇她?不过这位公主从小处事老练稳重!想来是自有主意!众仙也不多语!

  “公主圣明!”众仙异口同声道。

  云华山!凌华派,上空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像是有一场大雨要来临一样!可是雷声越来越大,击倒了许多的房屋树木,还带起了火光!凌华派众人此时才觉得这次的天气不寻常,像是老天故意发怒一样,将怒火都发泄到了他们凌华派!已经有许多弟子被雷电击倒,瞬间没了气息,凌华派已经方寸大乱了!代为处理凌华派事务的道凌掌门的唯一的弟子,指挥着众人进屋躲避,不要随便出门!凌云峰,有一白衣男子,剑眉星目,清秀俊朗!立在屋檐下看着风云突变的天空蹙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清安师兄,快进屋吧!今日的天气好生吓人!”一个弟子跑过来看着这位天纵英姿的清安觉得有些奇怪!

  “我没事,你快进屋去吧!”清安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似乎并不将这些放在心上!

  “是!”那个弟子不敢多待,跑回了自己的屋子!任凭一道雷电打到了自己的脚边,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远处!

  “公主!九道天雷已经过了!”云端站着几个人,雷公电母,还有旁边的清尘!雷公电母按照清尘旨意发下九道天雷,可是他们两个奇怪为什么清尘公主会来看他们执法,二人琢磨不透清尘的心思,只能照常施法,看到清尘公主脸色淡淡,他们就放心施法了!可是刚刚最后一道闪电发下去,下面一白衣男子不躲不闪,本应该打在他身上的闪电,却被清尘公主挪了下位置,没伤到那个人!可是刚刚死了那么多人,公主都无动于衷,怎么现在怎么会那么在乎这个人呢?他们想到这里不敢再想下去了!

  “嗯!回去吧!”清尘面无表情看着二人,二人不敢多留,腾云离去!清尘只是静静地站在云端上,俯视众生!

  “清儿!”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身紫衣的帝君,担忧的看着她!自从她醒来,他就觉得她哪里变了!

  “帝君可有事?”清尘并未回头!

  “你既然放心不下,又何必如此呢?”身后的帝君叹了口气!

  “帝君多虑了!本君只是想看看这个本不应该存在的门派会如何挣扎下去!”清尘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她从小就这样,喜怒不形于色,谁都猜不透她的心思!

  “是吗?”这位帝君苦笑!他们自小一起长大,纵使她不会将任何情绪都写在脸上,可是他也是了解她一些的,如果她真的不在乎,就不会在这里了!

  “帝君有什么不放心的吗?”清尘反问!

  “清儿,我们自小长大,你又何必这样来伤我?”这位帝君目光复杂的看着她的背景!

  “本君并无此意!还望帝君无需多虑!”清尘遮住眼中的神情,留下一句话,就腾云飞走了!独留这位帝君一个人!

  半个时辰后,清尘出现在了地府,她一回去,仙娥就来报,冥界之主叶孤舟递了帖子,请公主移驾地府,有要事相商!若是一般神仙,定然不会请清尘移驾的,也就这位与她一同长大,而且放荡不羁的冥界之主敢如此做了!清尘虽然重规矩,却也不是一个死板的人,收到帖子就来到了地府!叶孤舟带着一众鬼差出来将她迎了进去,请到金碧辉煌的大殿,屏退了众鬼差!

  “小清尘如今事务繁忙,想见你一面还真是难上加难!”叶孤舟坐在她对面盯着她的表情,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这不是见到了吗?”清尘面无表情,语气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小清尘,我说你在我这就别端着了!我也不是那些外人!”说着给清尘倒了一杯酒!

  “不是说有要事吗?”清尘看着面前的酒。

  “对,这就是要事!那些老朋友都不在了,心情不好,想找到一个能陪我喝酒的人都不容易,你闭关许久,也该放松放松了!”叶孤舟又是一副放荡不羁的表情!

  “本君还有要事处理!”清尘听到老朋友那几个字,就不想再坐了!

  “唉!今日我们不谈政事,不谈过去,就喝酒如何?”叶孤舟看她想走的样子,就上前拦住了她!

  “好!”清尘又坐了回去,仰头将一杯酒灌了下去!

  “清儿!我这里今日来了许多鬼魂!就只有一个不一样!”叶孤舟随意的说起了地府发生的事情!

  “是吗?”清尘反问,一句话让人琢磨不透她的心思!

  “你是不知道,他不曾该这个时候死的!他还有三十年的寿命!”叶孤舟随意的说着,好像他对这些事丝毫不放在心上!

  “你处理这些事不是很在行吗?地府还不是你说了算!”这是清尘说话最多的一句,她总算有了一些表情!

  “你不好奇吗?”叶孤舟疑问的看着她!

  “这件事有值得好奇的地方吗?”清尘轻笑一声,反看着叶孤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