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沧桑之变2

第十四话:前奏……

沧桑之变2 冰幻幽泪默 3189 2019-01-12 09:29:48

  “哦,那你认为是怎么样?”

  “对,就是这样。”少女被看了一脸哆嗦,只得应道。

  “只是我有一个问题,不知当不当问?”许久少女又忍不住说。

  “问吧…”寒清依瞥了一眼身旁的少女,向前迈步走去。

  因为孤思菱的离去,除了她们剩下的人都已经离开了。

  “我一直很奇怪,紫冰怜似乎没有惹到我们,为什么我们要一直找她麻烦?”少女快速跟上去,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们是朝着暗林深处走去。

  “你说什么?”树荫遮着寒清依的脸,使少女看不清寒清依的表情。

  “哦,我是说,比起某些人,紫冰怜应该可以算是没有惹过我们的,为什么对别人我们可以一忍再忍,对紫冰怜却总是找尽麻烦,就好像……”前面的寒清依渐渐停下脚步,少女也下意识的停下了步伐。

  “好像什么……”

  “就好像……是特意关照她…唔!”少女分柝着,突然她明白了什么。

  可就在这一瞬间,一只纤长的手掌,掐住了她的脖子,并将她生生抬了起来。

  “可我没说,你不会死……”少女本比寒清依矮,可此时她却与少女双眸平视。那很熟悉的眼眸此时变得无比冰怜与可怕…

  “唔…我…我绝…对…不会……说……出…唔!”少女含着泪一边挣扎着想从他的手中,一边表示着自己的忠心。可惜……

  “抱歉,我…只相信死人。”寒清依将少女的尸体向地上一抛。随即间尸体瞬息化为粉末,一阵清风吹来,满林都是。

  寒清依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便轻甩蓝色衣袖,转身离去。或许只有这片森林,才看的到她离去时的眼神,有多么可怕……

  ______

  暮色降临,夜空中毫无一星半点,世界安静的犹如死神……一切都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小溪尽头,瘴气源头,透过窗看入紫冰怜家中,在那里还有一丝昏暗光线。

  如若紫冰怜如约去找揍的话,此时这道昏暗的光线将会是她的指路灯,只是亮度比她每次回来时暗许多。

  可惜现在她正躺在床铺上沉沉的睡着,外面的安静不但没有影响她的睡眠,反让她睡得更沉了。

  此时的妇女正为煤油灯加油,她的眼神里透着一抹温柔。显而易见,她对这柴油灯的感情,或者说对柴油灯关照的人的感情。绝对非同一般。

  随着柴油灯的油增加,光丝的亮度也在以质的速度变化着,不久就达到了紫冰怜回来时的亮度,甚至有丝许超越。

  很显然,妇女每日都是在这一时刻加油,而目的也很明了了。

  “呵…都成了习惯了……就是不知道,以后这亮光还会不会在……”妇女喃喃自语,眉间透着一股忧伤。

  “也快了吧…”妇女透过窗,看向外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嗯……”一道轻微的鼻音,拉回了妇女的思绪。

  在她身旁一直熟睡的紫冰怜,正搓着眼晴,一手撑着床面,让自己起身。

  “妈妈,我怎么会睡在你这?”因为是刚睡醒,紫冰怜的意识,始终保持着一些混沌,不过她还是很快清醒了。

  她快速确认方位后,转头透过窗户看向天空。当她发现已经是黑夜时,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处被打了一个孔,一块石头也悬了起来。

  “妈,我还有事,要得去趟学府。”紫冰怜早想起早晨之事,并且以她的智商,不可能傻到连母亲做的都猜不到。

  但紫冰怜还是毫不计较快速下床,并向母亲摆了摆手,拿起东西就要往外面走去。

  奇怪的是妇女并没有阻止她,且且只是在一旁看着。

  就在紫冰怜要打开木门时,忽然一道巨力从房门上震来,紫冰怜被狠狠的震飞在地上。

  那闭合的房门也已打开,在门外三个少年正宛如恶魔般站于那里,其中一个少年保持着踢门的动作。

  而那在床板上的妇女,对于这三个少年的入侵却毫不惊讶与恐惧。

  妇女仅仅只是淡淡的看着,只是有时她的目光会不自觉扫向躺在地上的紫冰怜,眼神中充满痛心。

  “呀!这不是紫冰怜吗?还真是不小心呢,怎么自己倒在地上了?”其中一位长得最高的少年,直接无视对面的妇女,蹲下身看似惊讶的说着。

  “徐珺,那是被你一脚踢在地上的。”一旁身高中等,长的有些微胖的少年道。

  “哦,原来如此啊……”被称徐珺听后,看似恍然大悟的道。“那就更不用担心了,之前咱们次次踢她,她都不会有啥事,想来这一次应该也不会有啥事的,对吧?”

  紫冰怜挣扎着想要从地上起来,可就在这时徐珺忽然用手强行握住她的头,并狠狠地压在地上。虽说这三个少年都没有修炼,但男孩子的力气终究永远比普通女生大。

  “哎,哎!先别起来嘛,我们还有事要问问你呢。”

  “什,什么事?”因为忽然被撞向地面,导致她头部剧烈疼痛,并且意识也在快速变的朦胧。

  “啊!”

  “你这什么态度?”那始终未曾说话,并长的最矮也最壮的少年,直接给了紫冰怜腹部一脚。

  “抱…抱歉…请问……请问你们有什么问题?”紫冰怜用了平常根本不会有的态度回答道。紫冰怜一边希望少被打几下,一边死死的咬住唇因为生怕自己被打时没忍住,再发出声音,而让妇女担心。

  而她身后的妇女,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神情,只是妇女的双手此时正紧紧的捏在一起,透过手指缝似乎有一抹血丝。

  三个少年没有想到紫冰怜会服软,毕竟平常的紫冰怜就像一块木头一样,怎么问,怎么打,她都不会说一个字,导致打她一直很无趣。她的妥协态度让,少年们更加放肆了。

  “说!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没有来!”踢紫冰怜的少年,一把揪住紫冰怜长发,柔滑如玉的紫灰长发,让少年的手很是舒服。但这并没有让少年减轻力道,反而更加重力。

  “栃志,别那么暴力,别那么爆力嘛。”徐珺笑道。

  “没谁…我…我自…”

  “是我,我不让她去的。”正当紫冰怜打算说自己时,一旁的妇女快速接上他的话。

  这时三位少年,终于注视到一旁的妇女。

  “你?”

  “是你?”

  妇女没有回应,只是始终保持着淡淡的表情端坐着。

  “你是她的妈妈。”那位只说过一句话,身高中等的青年道。

  妇女还是没有回答,因为对方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哦……我说她今天怎么会乖起来……原来是有你在啊!”徐珺将压在紫冰怜头上的手收回,缓缓起身。

  三位少年的眼光都集聚于一点与妇女平静的眼神焦距。

  “哇,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做?”徐珺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更为剧烈。

  “呵,当然是……好伺候啊!”栃志忽然放开紫冰怜的发丝,快速跳跃到床边,一脚扫向了妇女的脖子。

  “不!”紫冰怜崩溃的吼声传来。

  随着自己的腿越来越接近妇女,栃志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表情也越来越狂傲。

  “啊!”很快一股他们等待己久惨叫声传来,可惜如果不是声音的声带不同。那过度的凄惨,将是他们眼中最好听的声音。

  栃志靠着一只腿站着,可此时他的脸部却无比,而他的另一只腿疾也的确搭妇女的身上,但也仅仅是塔而己。

  此时,他那只搭在妇女身上的腿并己发生一百八十度大旋转,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他腿已经断折了。

  剩下的两位少年,脸上的笑容也在飞快的收缩。

  徐珺皮笑肉不笑的指着妇女:“你这是做什么?”

  “不明显吗?”

  “放开!”栃志怒吼道。

  可惜妇女根本没有理睬,只是一直用奇怪的手法,抓捏着栃杰的脚。

  徐珺一怒之下,直接朝妇女抓上去,想要将栃志的腿救出。

  对此妇女只是伸出一只手,而另一只手牢牢的握住已被她搞骨折的腿。

  当徐珺不以为然的让一只手接触到那只手后,忽然手臂传来一阵麻脆。

  “唔!”当麻脆感过去后,徐珺的那只手臂已毫无知觉的垂下。

  “你!”这些明显变化自然逃不过,始终没有动作的叫玄易的少年的眼睛。

  徐珺是个聪明人,当感受到手臂无知觉后,便迅速后退。此时的她脸上一片青紫,显然是被气的。

  妇女也将栃志已骨折的腿快速放开。

  “啊!”因为栃志因为一直在想办法扯出自己的腿,却没想到对方会放手的如此干脆。因此他的脚又造成了第二次折损。

  “走!”

  还没等发作,一旁的玄易直接将他扯住便往外走。徐珺也快速跟上。

  自始自终紫冰怜只是看着,她并没有因为母亲强大实力,而感到惊讶。因为在她很小的时候,就非常坚信自己的母亲绝对不是弱者。

  紫冰怜快速起身,但却不小心拉扯腹部的伤口,这让她眉头紧皱。不过眉头紧绷了一息后,表情也再次变回正常。

  紫冰怜“很自然的”朝母亲走了过去,可还没等她靠近,一双苍老的手已将她抱住,并轻轻拉扯到床前。

  紫冰怜能清晰的感受到母亲的颤抖,她伸出手抱住母亲,无声的安慰着。

  许久,她们才缓缓松开,抱住对方的手。

  “去洗洗吧,你都脏了。”妇女慈爱的用手轻轻搓了搓紫冰怜的头,柔声道。

  “嗯。”

  因为之前徐珺他们的踢打,造成她浑身上下全都是污渍。再加上她们也需要一点时间清理一下头绪,所以这成了她们最好的理由。

  紫冰怜进房去洗澡时,另一处森林之中,徐珺他们正脸色青紫的筹划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