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红露

情人锁(12)

红露 三月红绵 2623 2018-05-17 07:57:39

  很久以来,陶紫都没有好看的衣服。她家穷,从小能穿暖和都不错了。我要是有一件漂亮的衣服一定比她们好看,她看到那些穿着漂亮衣服的女同学这么想,这个想法一直在心里摆脱不掉。她大了,浑身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她母亲周围的朋友说,你这女儿,打扮起来不知多俊俏哦!她母亲两眼看着她,她没有钱,她自己浑身上下灰溜溜的。她女儿上大学了,越来越漂亮,裙子、褂子,项链、耳环,越来越多。她问,你自己买的吗?她说,是我自己买的,我打工挣的钱。你放心吧,一点也不贵。

  在冬天,陶紫常穿高筒靴,超短裙,上衣裹得紧紧的,胸前露出雪白的一大块,将一双性感的大腿暴露在风雪中。她是雪中傲然挺拔的罂粟花,她的每一寸肉体都在勾引男人!

  她们就是这样一群女人,拥有漂亮的脸蛋、白皙的皮肤,极其注意保养她们的姿容。她们什么也不想做,只求好好保养,以取悦那些情人,为了去高档的酒店,穿华丽的衣服,为了享受国外的旅行。到时候,她们会炫耀她们去过的地方,吃过的食物,拥有的豪车,炫耀她们的包包和首饰。她们追求这种不劳而获的悠闲生活,她们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她们在等待。那些商人和官员拥有她们羡慕的豪车和美宅。当她们享受挂满衣服的衣橱,享受不知道穿哪件衣服的烦恼,她们觉得这是幸福的事了。被男人宠溺,有些,自然会被抛弃。

  陶紫第一次见到杨明,她就被他迷住了。他的剑眉,他棱角分明的面孔,他结实有力的肌肉,还有他几十万的车子……这些都是她想要的。她跟他讲话,他冷冷的,从不多说一句。他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是浪费时间。这更让她痴迷,白天晚上都想他,想得到他,似乎有些茶饭不思了。她紧紧地抱住他,我终于得到你了,她说,我真是太幸运了。自从认识你,我变得好开心,好幸福。我是你的蛋糕,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上大学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她和杨明一起过的。他们在一个休闲山庄,那里的亭台楼阁散发着古香古色的气息。从日出到日落,他们一直在床上做爱。她融化了,再来一次,她求他,再来一次,再来再来。他照做。外面的光线暗下来,山庄里的灯亮了,红灯笼的,黄瓶子的,各种形状,像黑夜里盛开的花。杨明给自己的妻子打了电话,他在陶紫的耳边说,亲爱的老婆,我为你准备了999朵玫瑰,你收到了吗?虽然我现在不在你身边,你应该感受到我对你的爱意了。亲爱的红红。他挂断电话,狂吻陶紫,她对他说,将来我一生都会记得今天,记得二〇〇六年的情人节。他和她陶醉在芬芳迷人的夜色里。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的肉体已经融为一体。

  快跑吧!快跑吧!把所有的东西都扔掉!

  柳红从家里狂奔,一路狂奔,一路挣扎,一直到母亲生活的南方城市。她的母亲在那里已经拥有了一座医院,见到满面憔悴的女儿,孑然一身的女儿,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哭吧。她慈爱地说,脸色异常平静,什么都没有问。

  这里是春天,海风轻轻吹着,鲜花怒放。春节里,人潮涌动,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老人牵着孙子,丈夫拥着妻子,大街上,小巷里,到处是人,是祝福的音乐。天空中,偶尔会飘起一只淘气的气球。柳红站在平台上,她的眼前是绿茵茵的草地,她的心里是那个男人,在她的生命里出现过,让她痛苦快乐过的男人。她一时之间无法断定她是不是爱过他,是不是用她全部的爱情爱过他。那些点点滴滴的过去要被遗忘,将变得一钱不值!现在,那个叫杨明的男人已经不存在了,消失在神秘的时空里,像水消失在沙中再也找不到了。她站在平台上,自家的平台上,直挺挺地站立着,从早晨到黄昏。这里只有生她的母亲和她生的孩子,和她血脉相连生死相依的两个人。这是许许多多日子里的一日,简单、平常,在挂历里写着:2008年2月7日,星期四。

  这年的春节,杨明一个人过的。他的父亲旧病复发,面如枯槁,团年的时候连饭桌都上不了。几个月来,家里一直飘着中草药的气味,车老师骂不绝口,倒了八辈子霉,弄个病人在屋里,过个年都不安逸。她放寒假了,天天出去玩,打麻将,唱歌。她老公跟她一样的。他们说,屋里呆着难受。他们俩好像长不大的孩子。婆婆既要照顾病人又要照顾孙子,动辄挨媳妇儿子骂。她现在住在小儿子家里,小儿子对媳妇俯首帖耳,唯唯诺诺,低声下气。她只能跟着看媳妇脸色,听媳妇讲话。她这个婆婆连插嘴的份都没有。

  那年的春节,积雪凝成了坚冰,万物都白了头。太阳多日不出,天空灰蒙蒙阴沉沉,分不清是早上还是中午。杨明的心情乱糟糟的,失去柳红让他神思恍惚,疲乏无力,他什么也做不了。一连几天,他只是空空张望窗外的景色,房间里扔满了烟头。初三那天清早,清泓打电话邀约他出去玩,一个别有洞天的地方,一般人不容易进去呢。他神秘兮兮地说。

  杨明和清泓的车穿过一片高档别墅群,不久就来到这里。依山傍水,气宇轩昂,好一座美轮美奂的山庄。庄里的亭台楼阁星星点点、隐隐约约躲在浓密的树木里,庄门口一株四季常青的迎客松,门楣上书“杨柳依”。这是一处清幽之所。清泓道,老弟,你不觉得这名字挺熟吗?

  杨明道,这是我女儿依依的名字。

  停好车,往里走。四周一大片绿,像海一样庄严。他们东张西望,见建筑高大威严,花草树木俯仰生姿。来到一处名曰“采薇”的地方,门口站着两个高挑美貌的迎宾小姐,走进去,白玉为地,金石为墙,金碧辉煌,高雅大气。

  这大厅的一楼是健身场所。来到二楼一个包房里,里面四个男人早到一步,正在打麻将。三个妩媚的年轻女人坐在沙发上喝茶聊天。见他们来了,一个胖乎乎弥勒佛般的男人似乎见了救星,按耐不住站起来招手道,快帮我打两盘!其余几个哈哈笑起来,老马,要采阴补阳啦,你不要爬不起来了。老马乐呵呵道,瞎说!!清泓坐上去。杨明给几个人上了烟。那马老板和一个女人搂搂抱抱走了。三五盘下去,清泓面前红艳艳的一堆。其余两个女人坐到自己男人身后观战。长得枯瘦的叶老板笑嘻嘻地对一女人道,你只晓得心疼你干爹,也不帮帮我。女人骂道,死叶子,你说谁呢?叶老板说,我帮你把他请来,你应该谢谢我。不由分说,一把拉过女人,搂着脖子亲了个嘴。女人笑嘻嘻地骂道,老不正经,把干爹的麻将看见了。另一个平头的胡老板只顾埋头打牌,这时,跟着打趣,阿芳,叫干爹叫这么甜。怎么不叫我胡哥?叫阿芳的女人一板脸孔,你们这些臭男人只晓得欺负我!叶老板道,你看胡老板的蕙兰多温柔懂事。蕙兰只浅浅一笑,她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