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说爱像风,拂过不留痕

第22章:咫尺天涯(一)

你说爱像风,拂过不留痕 阅尽天涯 2039 2019-04-15 17:56:28

  “初初,祝你十八岁生日快乐。”温漫在半夜零点给她打来了电话。

  洛芷初被电话铃声从熟睡中吵醒,即使温漫是送祝福的,她还是很不爽。

  不过还没来得及生气,就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一丝不对劲。洛芷初立马在床上坐了起来,问:“你怎么了?”

  手机中传来压制不住的哭泣声。洛芷初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温漫才从哭泣中缓过来。

  “初……初初……”温漫哽咽的说不出流畅的话来。“宁致远……宁致远他和别人订婚了,呜呜呜……他……他不要……不要我了。”

  从她陆陆续续的话语里洛芷初终于了解到始末。

  前年的时候,宁致远因为成绩优异去了外国留学,温漫知道他自尊心强,一直都在佚名为他捐赠供他上学。这两年来他们都在维持着异国恋,温漫没有一句怨言,即使不能陪他一起出国留学,但是每次放长假都回去宁致远那里看他。

  明明一切都好好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宁致远的状态就有些不对了。

  宁致远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开始心不在焉,每天的都会给温漫发的短信,也逐渐减少到后来一个月也不会给她发一条。

  温漫虽然已经开始怀疑他,但是却不忍心探查真相。她以为这样就能假装宁致远还是她的,万一这都是自己多疑的呢?

  前几天,温漫终于等到宁致远回国,但却听闻了宁致远与韩家千金韩碧云订婚的消息。

  温漫找不到他,只能在电话里歇斯底里的质问宁致远:“你为什么要和她订婚?!她有哪一点比我好!”

  宁致远只是淡淡的回她:“抱歉,温漫我们分手吧。我只是一个穷小子,小时候受够了穷困的苦。

  你应该没办法想象到我上学的时候每天吃白馒头就咸菜的日子,每天穿着洗的发白的衣服忍受他人嘲笑的日子。

  那样的生活我已经过够了,就算我现在有很高的学历够努力那又怎样?如果我仅仅是靠自己我不知道自己还要奋斗多久才能站在顶端,十年?二十年?或许一辈子都不可以!我想把那些狠狠嘲笑过我的人踩在脚下。

  温漫,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但是你没办法像韩碧云那样带给我权势和财富。”

  “这就……是你和她……在一起的理由吗?”温漫开始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但眼泪依旧汹涌而出。

  宁致远没有再说话,他把电话挂了,温漫再也打不通了。

  “初初,你说……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比我们的爱情还重要?”

  这个问题,顾景琛也问过她。

  “漫漫,他爱自己爱权势财富多于爱你,你该庆幸,自己没和他说你是温家千金。”

  电话那头好一阵沉默。

  “抱歉,初初,你的生日我可能没办法来参加了,不要联系我,我想一个人静一段日子。”

  温漫说完就将电话挂了。

  洛芷初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心情也在这寒夜里冰凉了起来,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八点过后,洛芷初的手机开始不断的响,打电话的,发消息的,还有留言板上全都是祝她生日快乐的。

  夏婉安还给洛芷初发了一个大大的红包,用她的话来说:送什么都没有送钱来的实在,想要什么就去买。

  中午的时候,爷爷照例为洛芷初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还为她下了一碗寿面。

  洛芷初一直等到下午一点,还是没能等到顾景琛。

  爷爷在一旁问洛芷初:“今年你那小男朋友不来了啊?”

  洛芷初有些心不在焉:“他说他会来,应该是有事耽搁住了吧。”

  “哦,那我们先吃吧,不然待会菜该凉了,他应该不会来了。”

  他应该不会来了。

  洛芷初心情低落,低着头开始默默的吃着碗里的菜。

  爷爷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洛芷初说着话,洛芷初根本没有心思和爷爷聊。

  “初初啊,你一个女孩子以后不要太拼了,要好好照顾自己……”

  “你能不能别烦我了?”洛芷初皱着好看的眉头,心里很是烦躁。

  “爷爷老了,孙女都开始嫌爷爷烦喽!”爷爷在一旁笑的有些牵强,夹了一筷子鱼给洛芷初,“吃,吃。”

  洛芷初大口大口的吃着饭,已经吃了两碗了,可她还像感觉不到不到饱一样继续吃着。

  也许是洛芷初吃的太投入,又或许是她一心都在想顾景琛,以至于她忽略了爷爷那落寞的眼神和日渐消瘦的身体,还有他憔悴的面容。

  下午三点的时候顾景琛给洛芷初打来了电话。

  “洛洛,我今天有些事情来不了了,只能在电话里对你说生日快乐了。洛洛,生日快乐。”

  洛芷初犹豫了一整天的心情终于在这一刻转晴。

  “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吗?”

  “没什么,就是手受伤了。”

  洛芷初又关切的问:“严重吗?好点了没?不会影响你弹钢琴吧?”

  “不严重,好多了,应该不会有影响。”

  洛芷初还想接着问他,但是电话那一边好像有人在喊他,顾景琛和她说了一句下次再聊就匆匆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夏婉安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大美妞,我告诉你一个惊天的消息,今天林茉遇到歹人了!然后顾景琛在情急之下用手挡住了那个歹人刺向林茉的匕首!”

  用手?顾景琛那么喜欢弹钢琴,居然用手为林茉挡刀子。

  林茉,真的对他有这么重要吗?

  洛芷初的情绪此刻简直低到了极点,而电话那边的夏婉安仍无任何察觉,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

  “但是虽然有顾景琛的保护,林茉还是被那个人给伤了,然后还是顾景琛将他打趴下,把林茉送到了医院。你知道那歹人是谁不?是之前一个追求林茉的人,啧啧啧,因爱生恨啊……”

  “呕……”

  洛芷初那边传来了一阵呕吐声,夏婉安也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大美妞,你怎么了?”

  “呕……”又是一阵呕吐声。

  洛芷初缓缓气,说:“没什么,就是中午吃多了。”

  “哦,那你多注意身体啊,我还有事,先挂了。”

  洛芷初无力的靠在墙上,闭着眼睛叹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