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梦前生之过眼云烟

第五章 紫禁城(二)

醉梦前生之过眼云烟 笔落笙歌1 1956 2018-05-17 07:59:22

  般玉儿被带到里屋,上座是一个中年男人,身着龙袍,脸上全身透着一股万人之上的威严,是当今圣上。另一边是一位头发接近花白,穿着庄重华丽面带微笑的老人,应该历史上辅佐三代皇帝的孝庄皇后。除了他们认识的只有九阿哥和十四阿哥,其他皇子都不认识,般玉儿有种粉丝见偶像的感觉,激动的不得了只能忍着。按照规矩般玉儿行了跪拜礼“舒穆禄.般玉儿拜见皇上太皇太后,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皇太后福寿安康!”

  太皇太后扶般玉儿起来面带着慈祥“还记得小时候你在宫里的那段时候吗?整天追在哀家屁股后叫曾祖母,现在大了不认哀家这个老太婆喽!”

  “玉儿不敢,曾,祖母。”般玉儿看太皇太后真是喜欢以前的般玉儿,瞬间心里有了底,说话也自然了些。

  “此次你阿玛送你回京,就是为了磨一下草原上的性子,好好学规矩,不要让你阿玛失望!”皇帝叮嘱说。

  “是,皇上,般玉儿定不负阿玛所托。”

  “好了,这次般玉儿进宫就好好陪陪你的曾祖母,朕出来也有些时候了,还得回去处理折子。”皇帝挑了挑眉毛,眉宇间有一些疲劳。前脚刚走,没过多久太皇太后就把屋里的阿哥和格格都打发走了,只留下乐姑姑和一群丫鬟和太监。

  “对了,听春彩说你路上不舒服,我特意让人给你熬了粥。”太皇太后拉着般玉儿去桌上坐下,不一会乐荣端来一碗热腾腾的白粥,般玉儿两三口就灌了下去。

  “玉儿谢曾祖母疼爱。”

  “这次回京,不知道你阿玛怎么样了,前些日子听说身体好像不太好。”

  “曾祖母不用担心,阿玛只是早些年打仗留下的旧疾,正赶上换季,又犯了!”

  “这人一旦觉得身体,就得趁早治,不然晚年遭罪哦!”

  “曾祖母是不是累了?”般玉儿刚说完,乐荣姑姑就进来了,“平日里老祖宗是睡足了才起床,听皇上说格格今天来,就早早的起来等着,这会子该是困了。”

  “不困,哀家还没听玉儿讲在蒙古的趣事儿呢!”太皇太后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般玉儿笑笑“曾祖母,我又不是明天走,以后我慢慢说给您听,现在我扶您去休息,好吗?”

  “好好好,哀家看了说不动你们了。”

  般玉儿和乐荣扶太皇太后休息后出来,乐荣嘱咐般玉儿说:“老祖宗怕格格刚到宫里受别人怠慢,亲自给格格选了住处,待会会有人领格格过去。”

  “多谢,乐姑姑。”

  般玉儿出来时春彩站在屋檐下一直打颤,哆哆嗦嗦的说在这里等了有些时候了。般玉儿把乐荣给的披风拿给春彩,春彩硬是不要说是怕宫里人多眼杂,看见了不好。般玉儿不明白,下人就不是人了吗?伺候好了主子还不得好。一会功夫领路的管事宫女带般玉儿带到了居住的地方,那地方叫游乐园,般玉儿吃了一惊,终于听到和现代一样的东西了。

  宫女把般玉儿领到院内后说:“这地方是太皇太后亲自挑选的,别宫的格格大多数都是跟着自己的母亲居住,格格也算是破例了。”

  “知道了,下去吧!”随后般玉儿示意春彩给那个领事宫女赏银。春彩翻着般玉儿的首饰匣子,看看哪个都舍不得,最后拿了一对玉耳坠子送了出去。进屋后边收拾行李边抱怨说:“格格这次在路上遇到打劫已经少了很多金银首饰了,为什么连个小小的领事宫女还要打赏!”

  般玉儿放下手中的衣服笑了笑说:“你懂什么呀,这叫用金钱收买人际关系,以后好办事,宫里人不都这样吗,嗯?”

  “奴婢从小在草原长大,没有格格有远见!”

  “以后多学着点,以后出去别打着我的旗号给我到处结梁子,听见没?”

  “格格放心,春彩知道了。对了格格,八福晋给您准备了些熏衣服的香料,格格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先用着,其他我搬到库房去!”

  般玉儿把叠好的衣服递给般玉儿“你先去挂好,我自己看看。”

  般玉儿把香料摆在桌子上,打开做工精致的瓷瓶,里面一些很香的树根干草。般玉儿随便打开一个瓶子,把鼻子凑上去,好香,这是什么香般玉儿把春彩叫来,“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没贴标签。”

  “这应该是甘松香吧!”

  “甘松香?好熟悉的香,是不是哪里闻过!”

  “格格选好了吗,奴婢把这些都收进库房了?”

  “去吧去吧!”

  般玉儿闻着手里的香自言自语道“十四阿哥身上的味道跟这个好像吧。”般玉儿一想到十四阿哥脸就红,春彩进来喘呼呼的说:“格格侍候格格的宫女来了!”

  般玉儿站起来“叫她门都进来吧!”有四个宫女进来手里都端着东西,那四个宫女分别叫晓玲晓顺晓兰晓慧,一块行了礼后其中一个比较机灵的晓顺站出来说:“格格,太皇太后叫我们几个来以后服侍格格,请格格尽管吩咐。”

  “知道了,你们端着什么呢?”

  “回格格,这是明天祭祖给格格准备的旗装,一共五件供格格挑选!”

  “奥,快放到一边吧,端着怪累的,这些衣服有春彩帮我挑你们可以下去了。”

  ~.~.~.~.~.~祭祖分格线~.~.~.~.~.

  清明节,一个多雨的节日,连续下了两天的雨,天气的温度也在逐渐下降,早晨般玉儿硬是被春彩拖了起来。坐在梳妆台上的般玉儿拍着自己脸,多么天然无公害的小脸啊!晓顺端着水进来,“格格在蒙古皮肤都能保养的这么好,真让人羡慕。”

  “那当然,我们格格从小喝羊奶长大的,皮肤自然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