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吾玉汝求

镶嵌白玉的骷髅头

吾玉汝求 用脸方恨丑 3733 2019-02-12 01:35:27

  凉月已升,此刻西凛城的夜已不似白日里喧闹,显得十分的寂静。

  朝如青等人都面着一白纱,由白疏一领着到了巷角最不起眼的棺材铺敲门。

  这敲门也讲究,只见白疏一用手三叩七拍,屋里竟亮起幽绿的灯火,随即两开两合的门下方竟然出现一个巴掌大的正方形窗口,里面伸出一截向上摊开的铜制手掌。

  白疏一示意让白苜将一锭五十两的纹银放进去,这银子一放进去就被铜手掌迅速握紧缩了回去。

  这才响起一道沙哑的男声“你们前来所谓何事?”

  白疏一“这儿有间客栈,自是来落脚歇息的。”

  “傑傑……”沙哑又诡异的笑声在耳畔若有若无地响起。

  朝如青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门缓缓地开了,里面幽幽拂来几缕阴凉带着血腥味的风,门口站有个柱着拐杖头戴着黑纱形容枯槁老者,“人已满,只能两个人进去。”

  白疏一点了点头便白苜道“你们在此等候。”

  见老者一脸阴森地盯着朝如青看,白疏一便不动声色地上前挡住他的视线。

  白疏一拉着朝如青的手“莫要走丢了。”

  朝如青两人进去,屋里横陈着一具开了盖的棺材,走近才发现里面是有一道斜木梯是通往地底下的,散发出来的血腥味更重了。

  朝如青眉头轻眉,“里面该不会有死尸吧。”

  老者再次出声道,“底下的人冲撞了贵主,被抹了脖子而已,丫头你要是怕,就留下陪我老头子好了,傑傑......。”

  两人没理他,撩袍走了下去,走过长长窄窄的小道,里面是豁然开朗的闹市,挂满了红红的灯笼,和地面上的夜市并没什么不同,只是小贩陈列的商品有些特别。

  一个蓬头垢面穿着破烂的男子见朝如青看过来,便朝朝如青一笑,咧出参差不齐的黄牙,介绍他摊位上的东西,“姑娘,你瞧瞧这个刚出土的骷髅头,这是北珑国罪将朝卿九的头颅,一个月前朝卿九因意图起兵造反被北珑国的皇上砍头,北珑国皇上命玉匠在其头颅天庭那块镶嵌了一块上等的圆形的白玉髓,并将骷髅头嵌在城门上,以表皇威,这是北珑最新兴起的白玉刑。最近北珑国涌出了大批难民,这难民本来想把玉抠下去换点吃的,谁知还没用力骷髅头就掉下来了,几经周折,这个骷髅头才会出现在此。”

  朝如青死死盯着这颅骨上嵌了块玉的骷髅头,骷髅头呈月白色,上面的白玉泛着莹莹光泽,仿佛有灵性一般。

  朝如青只感觉灵魂都重了几十斤,声音轻颤,“罪将朝卿九?”

  小时候曾趁爷爷外出闯入过地下室看过朝氏族谱,朝氏族谱有记载,朝氏祖,名卿九,字远清,北国名将,官拜一品,忠肝义胆,智勇无双,有妻颜氏,所出两子一女。北国元二十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因宫变火力支援反被北国皇诬陷而被诛,时年三十出五,正值壮年,下葬时天公不忍六月飞雪。

  难道说之前的六月飞雪是因为朝老祖之死吗?

  白疏一看朝如青的神色以为她是被吓到了,便想拉她走。

  小贩急道,“这玉是上等的白玉髓,你看它的光泽多透亮,两位如果不喜欢那骷髅头,小的可以把玉给剜出来。”

  说完执起匕首便想动手。

  朝如青刚想阻止,只听闻一声斥叱“慢着”便见一块石子打掉了小贩手执的匕首。

  一身黑色劲装的蒙着黑布的年轻男子,仅用一瞬于五米之内飞快移步而来。

  白疏一眉毛一扬,原来是他!

  蒙面男子显然是冲着骷髅头来的,确定骷髅头没刮痕之后,便松了一口气冲着那小贩道,“多少银子,本少要了。”

  朝如青心思一转,事情不弄清楚之前,这骷髅头的不可直接买,看他最终八百两买下骷髅头,这才出言道,“北珑国罪将的头颅骨,阁下拿着不觉得烫手?”

  蒙面男子闻言这才注意到朝如青两人,视线转到朝如青身边的白疏一时明显愣了一下。

  他端详了一下手上盒子里的骷髅头,不以为然地轻笑道,“左右不过是个罪人的项上人头而已,本少就是喜欢收藏稀奇古怪的东西,怎么,姑娘也想要?”

  朝如青心思一转,看都不看那骷髅头,“有点,我也喜欢收藏宝贝,我这两天也才偶然收藏了一件无价之宝。”

  黑面男子明显来了兴趣,把玩的手也停了下来,“吹牛谁不会吹,你得拿出来给大伙瞧瞧。”

  蒙面男子故意把声音挑高了,所以围观的人反而多了,毕竟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朝如青从袖子掏出一个巴掌大小雕刻着莲花的沉香木盒子,托于手中,看起来平平无奇,并没什么特别之处。

  蒙面男子便道“就只是个盒子?”

  当然不止是个盒子。

  朝如青也不废话,直接用手转了一下盒子的盖子。

  只听“咔咔”几声,盒子竟然往上升,一层,两层,三层......

  竟是个七巧玲珑塔,塔身雕刻着走梯扫塔的僧人,有坐在塔内讲座的老僧,也有三三两两跪坐着听取经的小僧,还有耐不住性子偷溜出来猫着的小童僧,还有凭塔而礼的高僧,塔上挂着小玲,做工精美繁复,令人叹为观止。

  还不止这些!

  朝如青转了转塔底下的发条,宝塔居然开始分层转动,干净优美的天空之城旋律以八宝音的音色从塔里传出,令人如痴如醉!

  “塔、塔上的、塔上的小人居然还会动!”

  贴着塔看的一名男子惊奇的叫出声。

  蒙面男子再仔细一瞧,塔上雕刻的僧人本就如指甲盖般大小,居然还可活动!

  那扫塔的僧人在认真的扫地,讲经的老僧在敲木鱼,偷溜出来的小童僧在左右张望,还有凭塔而礼的高僧居然真的在礼佛。

  众人皆惊的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这雕功,这工艺,简直是神之作!

  白疏一也是倒吸一口气,这般精致的艺术品,即使是皇家的御工匠也做不出来。

  黑面男子也是久久回不过神来,这可真是个宝贝!

  朝如青托着音乐塔在众人面前转了圈,众人的视线也紧紧地黏着转了一圈,生怕错过多看一眼的机会。

  “这叫浮屠塔,取意于僧人常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宝贝可费了我不少心思得来的呢。”

  高一那年迷上了微雕,专门去拜的老师学的呢,当时费了我一年的时间雕刻的呢。现在看着那塔朝如青心里都还很有成就感。

  蒙面男子欲上手摸上去,朝如青赶紧收回手,按了开关收回来放到袖子里,实则放回空间。

  “我出两万两,这个东西我要了。”蒙面男子着急道。

  随即便有人喊道,“我出三万两!东西给我!”

  “五万两,东西归我!”

  朝如青翻了个白眼,“只给你们看看,谁说要卖了,这可是无价之宝!”

  说完便不顾众人高吭的出价声,拉着白疏一就往前走。

  “姑娘请留步!”黑面男子走上前来,拉下了面上的黑布,语气亲和道,“在下雁南飞,既然姑娘如此宝贝那宝塔,南飞也不强求了,南飞与姑娘兴趣相投,不知可否交个朋友?”

  黑布之下的脸庞轮廓线条硬朗,剑眉星目,眉宇之间有刚毅之气,虽不及白疏一眉眼精致,倒也是个英俊帅气的小伙。

  雁南飞,南凉四大家族之雁家的二少爷。

  雁南飞自报姓名的时候,白疏一一点也不奇怪,刚才他一出现就认出来了,雁老太爷八十大寿在即,此时出现在这,怕是为了给雁老太爷找过寿之礼,毕竟那位雁老太爷口味可是怪得很啊!

  朝如青听到他自报姓名后才知道他是雁家的二少爷,“原来是雁二少,小女子哪里敢当雁二少的朋友!”

  雁家和白家是生意上的死对头,雁家二少爷白大哥肯定是认识的,但两人一直都不见开口谈话,应该关系也好不到哪去。现如今刚与白家有了生意上的往来,又与白疏一交好,所以权衡之下口吻还是冷淡了些。

  白疏一好看的嘴角向上扬了扬。

  雁南飞也察觉白疏一的小神情,又发现从刚才开始两人的手都是拉着的。

  素闻白家大少爷是自小不喜与人亲密的,这怎的?

  便有些八卦道,“原来姑娘已有白大少爷这位护花使者了,难怪会拒绝南飞的请求。”

  雁南飞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里隐藏身份的人很多,怕更多的人看到误会,白疏一悄悄地松开了手。

  雁南飞手上还拿着那装了骷髅头的盒子,朝如青心想得把它拿过来才行,这可是朝老祖的头颅骨,要好好安葬才行。

  朝如青虽然不说想要那个骷髅头,但白疏一看得出来她很在意那个东西,便出声道,“雁老太爷八十寿诞在即,雁二少爷该不会是拿这个头颅骨充寿礼吧。”

  朝如青立即会意,“这可不太好,这样吧,相逢即是缘,小女子也确实觉得这东西特别,不如我拿出一宝贝与你交换如何?”

  雁南飞见识过朝如青刚才出手的宝贝,自然是愿意的,“南飞正愁找不到什么好礼呢,如此最好不过了。”

  朝如青想了想便拿出两个核桃给他,“这个虽不及浮屠塔,但送礼还是可以的。”

  雁南飞拿起两个核桃,本以为不会有什么出奇之处,但仔细一看,又惊呆了。

  一个核桃能有多大?一个核桃上面是一座四进四出的房子,而且是浮雕,那屋脊上的瓦片都数得一清二楚。另外一个核桃,是两位老人,儿女孙子承欢膝下,享受天伦之乐的场景。那老人笑着眯起了眼,小孩大笑露出一颗门牙,这每个人物的动作神态都处理得很好,线条又清晰,都能从中能感受出一家人齐聚在一起的那种欢乐幸福。

  雁南飞实在对这个核雕喜欢的不得了,倒是舍不得送给老太爷了,送一个难舍其一,全送就更舍不得。这倒又是个难题了。

  雁南飞大大地给朝如青行了个礼,真诚谢道,“多谢姑娘,南飞感激不尽。不知姑娘芳名,南飞真的是想跟姑娘交个朋友。”

  朝如青见他还紧抱着盒子,淡淡道,“暮成雪。”

  雁南飞总归还不算笨,递上盒子,“暮姑娘如此大手笔,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跟南飞提,只要南飞做得到。”

  朝如青小心翼翼抱着盒子,闻此,心思一转想到此行的目的,“那不知这里可有月光石和暖仙玉?”

  雁南飞爽朗道“我倒是有不少月光石,但这暖仙玉比较难得,应该是有的。”

  朝如青一听倒心下一松“无防,我去瞧瞧。”

  朝如青和白疏一继续往前走,雁南飞也识趣没跟着。

  雁南飞说的没错,的的确确有暖仙玉,但很贵,五百两一块,在犹豫的时候,雁南飞的小厮及时赶到,交给朝如青一小袋月光石和几块暖仙玉。

  原来雁南飞去让人帮她找月光石和暖仙玉去了。

  雁南飞,倒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刚才看白大哥和雁南飞两人好像也不是很讨厌对方,应该只是因为家族利益,立场尴尬而已。

  不过终于是把朝老祖的头颅骨给拿回来了。

  朝老祖被诛,背后肯定有惊天大阴谋,族谱记载又没记清楚,难道小爱带我到凌尘大陆,就是为了查清楚老祖被诛的真相?

  朝如青倒是有些迷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