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风起凤翎

40.你,可不要、丢了本王的脸!

风起凤翎 连钰 4239 2018-06-13 23:50:35

  和皇叶、羿天、榈木星爷一同踏出昭河殿的大门,摩里黎月想说就各自散了。

  榈木星爷拦下她:“大人,且等等,小的有几句话想和您说说。”

  “何事?”

  羿天拍拍她的肩膀:“星爷想必是有要紧事要叮嘱!”

  “刚刚在殿上,临走王特地提醒您,明日的事您可仔细记好了?”

  “记了,不就是捆好我的狼崽子嘛,我知道它现在是、嗯,体型有点儿吓人,可是它很乖的!”

  皇叶和羿天在一旁点点头,嗯,对!

  “大人有所不知,雪狼生性嗜血,虽然被驯服之后狼性削弱许多,但、王是很了解妖族习性的,假若王特地这样提点,大人可要多上心!”

  “嗯,星爷说的对,大人还是仔细点!”

  “好!多谢星爷提点!”

  “那老头子先告辞,诸位请!”

  皇叶和羿天比肩而站,眼前这位大祭司,依然是一副懵懵懂的表情。

  皇叶若有所思的摇摇头,和羿天作揖告别。

  羿天看着皇叶的背影,竟然觉得好笑的浮现一个笑脸。

  “羿天哥哥在笑什么?”

  “黎儿在笑什么?”

  “嗯…笑……笑皇叶啊!你看他,比星爷还像个老头子呢!”

  “那,我便是在笑你像个孩子!”

  “你们总也觉得黎儿没行成人礼,都不算是个大人!哼,等再过个十八年,过了成人礼,我可就是个大人了!”

  羿天点头:“对,你说的对!”

  “喂!”黎月不服气的踮起脚,“黎儿再长个千年的岁月,一定也能和你这般高,不对,可能要比你更高,比皇叶更高!”

  噗嗤!

  “你要这么高干什么?”他心想,一个女子要这么高做什么?

  羿天拍拍她的肩膀,“好,不说了!”

  黎月才算消停:“话说回来,王真的不理睬那道天旨嘛?”

  “明日不就知道了,王在等贵客!”

  黎月皱起眉头,明日的贵客,和她的狼崽子凑一块儿去觐见凤翎王,这是什么安排?

  “王总归是有他的理由,兴许他窥见了什么先机也未知,我们就耐心等着便是!”

  黎月认同的点头,对!

  回到碧云殿,摩里黎月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她的宠物。

  “大人今日回来的真早!”

  “云栖,去和少物司借条捆仙索来,本座的狼崽子明日要去昭河殿显摆显摆它这个魁梧的体魄,可不能吓着人!”

  云栖领命离开。

  狼崽子吭哧吭哧的摸着鼻子,似乎鼻子痒得厉害,一直用爪子去挠。

  黎月好笑的拍它毛绒绒的头,“我的狼崽子,你这是打哪儿惹的一鼻子尘!再挠就成猪鼻子了!”

  哈哈哈!

  狼崽子一口气上不来,嗯嗯半天,一个很痒的喷嚏愣是没打出来。

  黎月手指在空中一收一放,变出一根羽毛,放在雪狼鼻翼挠它,“看把你难受的!”

  哈秋!

  一阵狂风扫落叶,黎月院中的一颗海棠树凋落了一地的落叶。

  狼崽子这个喷嚏打得很痛快,吧唧吧唧的蹭到她怀里,腻歪着脑袋顶她的胳膊将爪子搭在她肩膀上,蹭的黎月左躲右闪,整个人都扑倒在雪狼身上,毛绒绒的真舒服。

  “狼崽子,你如今坐着都快要比我高了,这是要长多高的个头啊!”

  狼崽子脑袋歪一下,将她掩在怀里护的紧紧的!

  “好啦,不闹了。狼崽子,我跟你说,明日呢,本座要带你去昭河殿,让王瞧瞧你现今的模样,你可要乖乖的,不能在君前失态知道吗?”

  第二日,凤翎王起早,昭河殿果然就候了客人在偏殿等着。

  榈木星爷早早备下早膳伺候着,可见凤翎王慢条斯理的进食速度,他也不敢置喙一句催促。

  他忽然出声:“黎儿可到了?”

  榈木星爷躬身:“回禀王,今日大祭司未来报到,许是,在大殿候着!”

  “皇叶。”

  “在!”

  “上月本王教你的剑法,练得如何?”

  皇叶不假思索:“皇叶不才,日夜勤学苦练,也只能参透王悉心传授的剑法到第九层!”

  “嗯,九层。”他点点头,“一个月的时间,进度不错!”

  “王谬赞,全是王教导有方,第十成皇叶一定会加紧练习,力求突破最后一层!”

  他忽然又问:“若让你以这套剑法和黎儿的樊梨剑相比,你觉得有几成把握?”

  “大祭司?”皇叶眨巴着眼睛,“这……若是只比剑术,应该有七成把握!”

  没办法啊,谁让咱家的神官大人剑术是四海八荒剑术高超的师傅教的!那位师傅,还是天问剑的主人!大祭司自小就是被凤翎王绑在桩子上挑剑苦练的活靶子,他虽然也是剑术的行家,可这套剑术不过是新学了一个月的新式,着实不能百分百的铁齿!

  “皇叶。”他抬起头看向自己的这个侍臣,“虽说黎儿的剑术,也是本王亲传;但这套剑法也是本王钻研了十九套剑法,集大家之所成得出的精华;你,可不要、丢了本王的脸!”

  皇叶脑袋上多了几颗汗珠:“是!”

  “这套剑法的妙处在于,快中藏稳,适合你一贯的疾剑厉行,配以你的执冥剑,当是绝配!“

  “臣以往研习的剑法贯通百家学,可是自从吸收这套剑法之后,臣又悟出了剑法的妙义不仅仅能以快、力道致胜,更能以刚、柔并集,以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

  凤翎王赞赏的看着自己的侍臣,果然是块练剑的好材料,从他跟随自己方始,在他还未修得人性时便时常在凤翎王左右看他习剑,凤翎王的天问剑,比起剑痴的虬尤剑虽然略逊一筹,可也是一把赫赫有名的神器,是父神留下的神器之一!

  “今日的客人,你须得和他们走一趟了。”

  “皇叶遵命!”

  昭河殿,中殿。

  殿中已有数人候在那里,以凤翎王领头的一行人缓缓步入大殿,榈木星爷,皇叶,羿天紧随其后。

  殿中一青衣束发男子与一白衣素冠的男子,齐齐向凤翎王行礼。

  青衣的魁梧男子拱手:“南荒水神扶风!”

  白衣素冠的男子拱手:”若水元君玄武!”

  “见过凤翎王!”

  凤翎王颔首:“两位贵客今日来,是为了那纸天旨吧。”

  “扶风久仰凤翎王的威名,今日和元君一同来此地,求请一个解救蓬莱的法子!”

  玄武元君伸手遥遥想飘在昭河殿空中那道天旨,闪闪金光的一卷竹简落入他修长的手中,他转身对着凤翎王也拱手道:“君上这道旨意怕是还未来得及仔细详看,不如就由我二人来陈述天君的旨意可好?”

  “让本王来猜猜,这道旨意,是求本王施展援手,解决蓬莱今日头疼的问题?”

  这件事情早已发生了半年都未曾解决,早已传遍八荒,凤翎王又缘何会猜不出来那个素来最好面子又与之不和的天君老儿拉下老脸来求他办事,不难猜测!

  “凤翎王果然消息灵通,正是为了此事!”

  “那头角龙水火不侵,你们与它缠斗数月都无果,难道就能指望本王区区一个冥海之王?”

  扶风和玄武对视一眼,果然凤翎王并不给天君好脸色!

  嗷呜!

  一声洪亮的兽类呜声,顿时打断殿中的人。

  水迷宫的昭河殿内,竟然有妖物如此嚣张?

  摩里黎月牵着一头庞然巨兽踏入中殿的大门,一只通体雪白,蓝眼的雪狼紧紧跟在其后,一路的侍从无不纷纷退避三舍,避让这头凶兽!

  “王,臣把狼崽子带来了!您看!”

  凤翎王只是淡淡的扫一眼那头与之前相差了一倍身躯的雪狼,果然长得很快!“黎儿,见过这二位,南荒水神扶风,若水元君玄武。”

  摩里黎月放开手中的捆仙索交到皇叶手中,拍拍雪狼的脑袋:“乖一点哦,别动!”

  雪狼呜呜一声,窝在皇叶身侧,低头老实的趴在地上,乖巧的像一只巨型大狗。黎月施法在它头上造了个昏睡决将它打得昏昏入睡,不一会儿就此起彼伏浑浑噩噩的发出鼾声。

  羿天站在御座一侧,所以远远看着这一狼一人的画面,狼崽子的身躯几乎要掩盖皇叶的身影,不免显得画面有一些滑稽,他抿嘴扯出一丝笑意。

  黎月走到君前行了个礼,又超那两位客人拱手:“水迷宫第三任祭司摩里黎月,见过二位神君!”

  “原来是第三任祭司,在下扶风!”

  “在下玄武!”

  “既然人齐了,那就开始吧。”他从手中幻出一面水晶镜子,他向空中一指,镜子被放大到一个窗户那般大小,画面瞬间清晰如临其境:“你们头疼的那头角龙,盘潜在北海万年,但是为何突然出世扰人,理由其实很简单。”

  从幻镜里,众人可以看到,这是一头身躯庞大的角龙,玄色鳞甲坚如磐石,犄角尖锐,气盘区,鬓长九尺三寸,嘶鸣如雷。

  扶风问:“敢问君上,这是何等妖物?”

  “它是滕蛇飞升的角龙,并非妖物!”

  “腾蛇!”

  “既然不是妖物,它又是因何作乱北海呢?”

  凤翎王看着画面里龇牙鬣目的角龙,手指无意的在御座的扶手上敲打两下:“此时正是它飞升化劫的时候,因为应劫重生,它须要历经三万年的脱胎换骨,从头至尾层层蜕变脱掉那身角质,从脊椎重生,重新打造一副龙骨龙麟。

  此时,它已无法控制自己的神智,因为痛苦,它挣扎在海底得不到解脱,所以横空出世,没想到屡屡引起海啸招来天兵天将,奈何你们一鼓作气的乱打,打得它无可奈何只好又潜回深海。”

  原来如此!

  “而现今,你们要做的不是捉拿它,有一个法子,能帮助它飞身化龙!但是此法,也可能杀了它!”

  “请君上指点,我等若能不杀之而助它飞升,也不失为一次造业修行!”

  “嗯。”他的眼瞳瞟向皇叶的方向,然后又看了黎月一眼:“本王若没有算错,它已经化劫两万年,此时只差龙鳞脱掉便能重新生出更坚硬的新鳞甲!你们以为它水火不侵,其实不然,如果用雪狼的血洒在它身上,可以疾速冰冻角龙,它会全身被冻住,然后砍下它的龙鳞,让它得以重新长出新鳞甲,便能化身!”

  什么!

  摩里黎月头昂起来,望向玉座上的神,“不!王,您明明将它送给我了,怎么还可以杀我的狼崽子!”

  “此龙猖獗肆虐北海,还请祭司大人大局为重,雪狼不过是一只凶兽,若是大人欢喜,我们再去和天君寻一只更珍奇的兽物来!”

  摩里黎月愤愤的瞪他一眼:“谁要那个老儿的兽物,他分明是自己的人打不过一条蛇了,还偏要来抢我的狼崽子!”

  扶风也不甘示弱:“摩里大人此话未免放肆!”

  凤翎王摆摆手:“黎儿,本王何时说过要取它性命!”

  “可是、可是您刚刚说要用它的血……这不是要它性命吗?”

  “取血也有很多种方法,你这急性子!”

  “是,臣一时心急,王息怒!”

  “嗯。”凤翎王站起来,走到雪狼跟前,端详了一会儿:“你的狼崽子,怕也是要渡劫了!”

  什么!

  “那那、那这个时候更加不能要它放血了啊!万一、万一……”黎月说着委屈的抱住它的脑袋,雪狼的前脚浑噩的向前扑个空,还在睡梦中。

  “本王既要助蓬莱仙主一臂之力,又不能取了你的雪狼性命,当如何抉择?”

  黎月巴巴看着雪狼,委屈的紧紧抿着唇,“它又不欺负人,您就不能想个别的法子吗?求您了!”

  “不然,就要用雪狼作为赌注,你与皇叶比剑,你若输了就要答应!”

  黎月看着大殿上那两位神君再看看众人的表情,知道蓬莱此次的遭遇,她一人定是不能护着雪狼周全。

  可也是要一试才行!

  “好!”

  皇叶若有所思的望着雪狼,再抬头看一眼凤翎王和摩里黎月,原来如此!

  “既是比剑,未免伤己及人,我们十招之内须取得对方手中的剑!”

  十招!

  “皇叶,十招,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虽然比术法我未必能讨得便宜;但您别忘了,我也是研习剑术比您多了数万年!”

  场地转移到宫中的空庭,皇叶一身玄色束身武装,黑发用带子绑得整齐,不落一丝赘发,手执佩剑——执冥剑,一身浩然正气。

  摩里黎月同是一身白色素衣束身武装,银发用带子妥帖的绑在脑后扎成一束辫子;黎月伸手一收一放,幻出自己的佩剑——樊梨剑,一身洒脱的泠然。

  凤翎王远远自台上望去,那个稚嫩的孩子,一派气场自成,手法凌厉,宛若游龙!他不禁眯起眼睛,自己教授皇叶的那套剑法,能否赢得过那个孩子的天资聪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