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首座禾湘

四十五章 时秋的秘密

首座禾湘 谷雨鹿 2123 2019-01-12 06:00:00

  “子奕,你怎么把他们都放走了呢?”时秋问子奕。

  “现在外面这么乱,他们肯定很担心自己的家人,所以我就放他们回去陪家人岂不更好?”易子卿看到妹妹善良的笑容,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但是子奕却不会感觉到。

  “好,我们的子奕公主最善良啦!”

  “哦,我差点儿忘了,时秋姐姐到我这儿来有什么事吗?”

  “我……我没什么事。”

  子奕拉了一把椅子,扶时秋坐下:“我猜姐姐是来打探哥哥消息的吧?”

  “公主!我没……”时秋有些不好意思,红了脸。

  “时秋姐姐,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想知道哥哥那边现在怎么样了,但现在是关键时刻,我不能去打扰他。”

  “公主,我明白。”

  这时,天越来越黑,乌云不断地在空中翻滚。易子卿知道,这是当面的自己与神族决战的时刻。

  子奕和时秋走到了窗前。两人脸上都很平静,但心却揪得紧紧的。

  易子卿的胜负,关系到整个魔族的兴亡。

  决战持续了多长时间,两人就站了多长时间。空中黑色与金色的光芒不断撞击,看得窗前的两个人心里一阵担忧。

  直到最后易子卿黑色的身影从高空中落下,子奕跌坐在地。

  她没有哭,但脸上毫无血色。她的声音有些发抖:“时秋姐姐,你赶快走吧,离开这里。”

  “你呢?”

  “我就在这儿,如果哥哥回来了,他才方便找到我。”子奕慢慢起身,站了起来。

  “我扶你去歇一会儿吧!”时秋上前去扶子奕。

  “我没事,你不要管我。”子奕挣脱了时秋伸上前来的手,慢慢走过她的身边。

  “不——”这时,易子卿的瞳孔突然收缩,他看到时秋手中的利刃穿透了妹妹的胸口,他想要阻挡,身体却穿过了那利刃。

  子奕惊讶地转身,那把刀还留在她的身体里,时秋拔出刀,鲜血溅了满身。子奕踉跄了一下,但没有倒下。

  “为什么?”子奕问时秋。

  “有人告诉我,神魔两族的皇室不能杀死彼此,所以子卿不会死。至于我,我不想死,我要等子卿,只有你的血可以帮我。”时秋在笑,笑的有些狰狞。

  “谁让你这么相信我,这不能怪我!我要做子卿的妃子,势必要对不起很多人。”

  听到这话,子奕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时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一件事,哥哥一直都不喜欢你。”

  “胡说!”

  “信不信由你。”易子卿一直不喜欢时秋,子奕考虑时秋的感受,便从没有说过。子奕不再搭理时秋,拖着身体走到床边躺了下去。魔族的公主,就算死也要死得安详。在她临死前,让她知道哥哥不会死,她知足了。

  时秋离开了,易子卿没有管她,他现在奈何不了她。

  他坐在床边,目光对上妹妹的眼睛。“哥哥,一定要平安地活着。”子奕轻轻地说完这句话,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他陪子奕待了一天,外面很吵,他能够猜得出发生了什么事,但他无能为力。

  第一次,他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与无能。

  外面的世界逐渐安静的时候,易子卿离开了宫殿。这时,神王正在撤兵。

  易子卿走出了宫殿。他恨不得整个神族烟消云散。他一次又一次地攻击神族,尽管危机巨大,但伤不了任何一人——他们不在一个时间纬度,尽管他回到了过去,但现在的他相对于这里,是未来的生命。

  他理智恢复了些,不再白费力气。只要最终,魔族子民平安就好。只是他的子奕……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握紧了双手。如果时秋现在在他面前,他毫不怀疑自己会掐死她。

  回过神后,他看到神王铁青的脸,心知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禾湘被人给带了过来。

  “你为什么不离开?”神王问最小的女儿。

  “我想留在这里,为神族赎罪。”禾湘望着自己的父亲。

  “啪!”神王狠狠地扇了禾湘一耳光,禾湘的嘴角有鲜血流下。

  “你再说一遍!”

  “我想留在这里,为神族赎罪。”

  “你……”神王气结,再次扬起手,他想不到禾湘竟要如此与她作对。

  “你若留在这里,就永远不要回神族!”神王的巴掌没有落下。

  禾湘不说话,转身向着刻有“首座时代”的石碑跪了下去。

  “哼!”

  神族的人,没人再来搭理她。

  易子卿坐在禾湘旁边,但是这个时间的人发觉不了他的存在。“看来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啊,都是孤身一人。”

  易子卿看着神族的慢慢地撤出神界,对禾湘说:“想不到他们这么无情,”然后他又转过头,注视着禾湘,轻轻地对她说:“也想不到你这么好”。

  世界真安静呐!易子卿忍不住想,他的魔界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死一般的安静。事实上,这片土地的确被死亡的气息笼罩。

  禾湘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她抬着头,望着“首座时代”四个大字,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禾湘站起身。易子卿皱了皱眉,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与询问,不过禾湘看不到。

  “你不是留下赎罪的吗?”他自言自语,像是在问自己。

  他看着禾湘往前走着,一个个地检查魔族的士兵,检查他们是否还有气息。没有气息的,她亲自挖土,将他们埋掉,再为他们祈祷。

  见此情景,易子卿舒了口气。他真怕禾湘留在魔界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怎么可以都死了呢!”禾湘的话,像是在问,也像是在感叹。

  “禾湘,不要白费力气了。父王不会留下活口的。”一个人出现在几步之外。

  “九哥,你怎么来了?”

  原来是神族的人,想不到现在,魔界竟是谁都能来的了!

  “我有些担心你。我知道你一向怕黑,这里虽然没有活口,但难免不会有其他怪异东西,所以偷偷来这儿,给你送个东西。”

  凌安向禾湘伸出手,易子卿看得出,他手上躺着的,是禾湘的“平安符”。

  “哥哥,我不要,这太贵重了!”禾湘拒绝。

  “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你明白吗,只有你一个。我不希望你出任何事。”两人面对面站着,但是一种怪异的气氛横在他们中间,禾湘知道这是为什么,凌安也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