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四章:山河卷·双生(2)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161 2019-06-04 19:49:25

  老者对着跪在地上的女医官道:“请这位医官将小公主抱出来给我瞧瞧。”

  医官望了望姜王,直到姜王点头示意后,她才进去把姜漓漓抱在了众人的面前。

  姜漓漓当时的样子一定很奇怪,传闻全身紫青,样子怪异,因为丑而把有些胆小的人吓得连连后退。

  姜漓漓觉得这件事也太夸张了,夸张到对她一点儿都不公平。哪个新生儿生下来不是皱皱巴巴的呢?她那时只是比别人皱的厉害些罢了,嗯,一定只是这样。可这件事一传再传,传到了宫外,姜国的老百姓都认为她奇丑无比。

  还好,当时并没有把她的父王吓退,但他也没有要伸手来抱一抱她的意思,姜漓漓被递到了老者的手里。

  说来也奇怪,原本死气沉沉的她,在老者接过的那一刻,竟然忽然有了脉搏,有了气息,血液在她的体内开始流动,青紫色逐渐散去,她活了,她哭了,她以生命的形态来到了这个世界。

  老者说:“看来这孩子和我青琅有缘!”

  女医官们顿时长跪在地,不知如何是好,只一味地叫着:“吾王饶命,小公主先前……先前明明没有气息的,小公主定是得天庇佑……”

  姜王皱着眉对她们说,“下去!好生照顾王后母子!”

  医官们觉得,姜漓漓活着就是个奇迹。

  这个奇迹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仙风道骨的老者。

  老者非同常人,他原本定是要用灵丹妙药来救活姜漓漓的,但他没料到她会自己活过来。

  祭司就更震惊了,噗通一声跪了地,神情悲悯,他庄重的对着苍天哀嚎,“今天生异相,血日当头,染红我姜国的上空,这是上天有示,公主乃不祥之人,必是妖魔邪灵所化,将来恐危及江山社稷,引起血雨腥风,还请王君早做定夺啊。”

  听了祭司的话,老者脸上无波无澜,姜王很震怒,但苦于开口之人为祭司,判定是吉是凶,是他的天赋与职责,即使姜漓漓的父王作为姜国王君,也不能轻易反驳。

  姜王谦恭地说:“孤知祭司一心为国,孤虽为国君,但也是这孩子之父,孤不愿负天下人,亦不愿抛孤之骨血,否则孤这样无情无义之人,何以做天下人之表率?”

  众人大都不敢搭腔,唯有几人欲意支持祭司,但姜王并没有给他们开口的机会,姜王深切地说完话后,转而问老者:“叶舟前辈,您自青琅而来,可看得出孤之女是为邪灵所化?”

  众人暗自忖度,这沉默低调的灰袍老者竟是从神山上而来!还是鼎鼎大名的叶舟道长!这是百年都难得一见的人物啊!此时竟然就气定神闲地在他们面前!

  老者以平常的语调反问姜王,“如若确实如此,王君当如何?”

  “若天命真如此,那孤也只能以天下人为先!”

  站在姜王身后的一大片人都跪了下去,齐齐地拍他的马屁,他们说:“王君英明!”

  场上之人唯有老者站立,他似是对姜王言语,又似乎喃喃自语:“也许,这便是上天安排我来到这里的目的,来救下这个孩子。”

  祭司听老者如是说,便又开口:“公主乃不祥之人,您要救危害国家的不祥之人?”

  老者笑了起来,仿佛祭司说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他道:“真是好口气,我青琅山都不曾说公主是邪物所化,竟有人如此造次,在我面前颠倒黑白!这等新鲜事,我叶舟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红日当头繁花开遍乃天降祥瑞之兆,公主生而不凡,之所以弱小乃是以自身血气供王子生长,公主乃是天降祥人!”

  听完老者的话后,众人窃窃私语,都望着眼前的老者。

  天下人皆知,青琅山叶舟道长神力强大,活了已经三百多岁了,只不过大家都不曾见过人家的庐山真面目,如今,眼前这连王君都礼让三分的老叟果真就是传闻中德高望重的道长了,他说的话定是真的。

  祭司没有被眼前人的气场所压迫住,他又问:“若是如道长所言,公主乃天降神人,那王后宫中满屋浊气道长又作何解释?”

  “公主命格奇特,聚集清明灵气于一体,必然为一些邪魔歪道所不容,由此,这宫中才会浊气丛生。”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说姜漓漓是不祥之人。

  姜漓漓给自己不长的人生做了一个总结,她是很倒霉也是很幸运的人——她一出生,就被一个道长看透了她波澜不惊的命运——她注定短命。

  叶舟老道长明着说:“道行不深,就莫言他人生死大事,若不是吾在此,今恐这娃已入鬼门。这娃生来孱弱,魂魄不全,怕是活不过十八岁,本是命苦之身,再经不起折腾,但若是好生照料,多活几年也是有可能的。”

  叶舟道长救了姜漓漓就开心地走了,除了给她留下活不到十八岁的预言,还给她留下了一堆灵丹妙药。道长从前日理万机,也许是倦了,此番下山,是不打算回去的,他要独自一人去游历山川,过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了。

  姜漓漓四岁那年,老道长留下的灵丹妙药吃完了,在她父王母后焦愁之际,从青琅山上下来了一个神情冷峻的人。

  那时姜漓漓虽年幼,可那天的情形还深深的记在她的脑海里。

  姜越太可怜,早早的被北冥小玖她爹给拉到训练场上去练剑了,所以宫中就只剩下姜漓漓。她本来想要侍从带她去院子里捕蝶的,但王后不让,说外面风大,她身体不好,免得惹了风寒。

  趁王后在榻上睡午觉的空隙,侍从们也不太注意的时候,她抓了一大把桂枣糕溜出了殿门。

  姜漓漓像疯了一般冲出门庭,正得意着自由的时刻已经来临,本想咯吱咯吱地笑两下,还未笑出声,就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要不是她抓的稳,桂枣糕都要撞掉了。

  她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嘲笑声,是来自姜越的,姜漓漓抬头一看撞了她的人,那是她无比威严的父王,他正满脸嫌弃地望着她!

  姜王一只手就把姜漓漓拉了出来,拉到了一个高大人影面前说:“小女顽劣,公子见笑。”

  蒙圈了一阵,姜漓漓才发现,她父王的身旁除了姜越,还有一个人。

  那时她还太小,不懂得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个不远万里而来的公子,只知道一看见他就毫不害臊地拿着桂枣糕跑到他面前说:“你真好看,这个给你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