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七章:山河卷·回宫(2)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27 2019-06-07 19:48:36

  墨寒是非常冷峻的,他冷峻的美是青琅山上引以为威严的传奇。姜漓漓虽然很依赖他但也很怕他,此去经年,过往无期,经过光阴的消磨,她更多的是崇拜他。

  好吧,其实她对他有没有男女之情,姜漓漓也不是很清楚。

  墨寒会经常给她派任务,而且必须完成,不完成他就会罚她。

  五岁那年,他只是让她看竹简,教她识字,写字,要她自己洗澡。

  还好,还好,他不要她干粗活,毕竟是公主,他们给了她唯一的优待,派了一个叫宓香的侍女照顾她。

  六岁开始,墨寒就要她背武功秘籍,让她把众多剑法绝学烂熟于心。

  姜漓漓一开始是不愿意学的,因为她觉得她来青琅山上的任务就是来吃灵丹妙药的,干什么要学些舞刀弄枪的本领呢?

  七岁那年,墨寒拿了一面精美的面具给姜漓漓,是用纯银做的。

  面具戴上容易,摘下来就难了,她戴上面具,而墨寒带着她,去山下打架,所有人都打她,她被人整整打了九年啊。从七岁到十六岁,整整九年的光阴,她都在江湖上与人切磋武艺,精进修为。

  如果不是看在墨寒表面很冷漠但是背地里对她特别特别特别好以及他那张让人垂涎三尺的脸的份上,姜漓漓早就离山出走了。

  说起墨寒的外表,姜漓漓还是有点想法的,他有着伟岸高大的背影,有着又浓又长的眉,但她从未见他的眉间舒展过,他的眼是正正经经的桃花眼,他眼里灰暗一片,仿佛世间没有什么值得他动容,他总是忧愁的模样。

  不过即使他冷峻又有许多阴霾的气息,姜漓漓还是觉得他很俊,像宫中最好的画师画的巍巍高山,明明只是白纸黑墨而已,却深沉无比,那悠悠容颜仿佛有了冬季的寒冷,在雾间若隐若现。

  这就是墨寒,人如其名。

  让姜漓漓纳闷的是,墨寒明明有着这样倾世的容颜,却在殷岱闲着无聊时创办的以美貌为标准的公子榜榜上无名。

  这让她想起了她的王兄,她王兄是世界上第三帅的男人,因为他在公子榜榜上有名,排行第三。可,跟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姜漓漓,却和墨寒一样,在淑女榜榜上……无名。

  姜漓漓曾不止一次怀疑这榜的不公平,明明她与王兄除了声音,还有某两个部位不一样,其它的没啥太多区别啊。是世间美女太多,只能千万里挑一,多到她这样的美女都上不了榜?还是俊男太少,让姜越这个家伙占了便宜?

  这榜定然有假,判定不了她倾国倾城的盛世容颜。

  好吧,姜漓漓也只能在心里这样偷偷评论,毕竟这榜目前是熟人殷岱在打理,她也不好因为自己无与伦比的美貌去质疑这榜不是?

  这榜让姜漓漓更加质疑的,是他们选美的眼光。像姜越这么俊到不可方物的脸,竟然只是排行第三!那排行第一的人该是何等的惊为天人啊!

  她原本记性不好,却偏偏把公子榜上排名第一的人牢牢记在心里,那人复姓青阳,名裴,敌国人。

  作为十七岁的她,正是思春的好年龄,所以记住全天下最好看的男人的名字也是无可厚非的。

  她叫姜漓漓,姜国的公主,世上最狠的公主,杀人不眨眼。

  墨寒每次带她去山下比武前都会让她穿男装,而且给她戴上银色面具,山下人人只知道有一个带诡异面具的少年,名叫姜梨,修行高到让平凡人有些畏惧。

  而作为姜漓漓的她在大家眼中就是一个弱柳扶风的病秧子,仗着自己有背景来青琅蹭吃灵丹妙药,他们完全没有料到她就是在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姜梨。

  姜漓漓从简单清雅的房间里醒来,她醒了,没有人来叫她起来,她干脆自己起了,她走了出去,打开隔间的门,空荡的房间里并没有墨寒的身影。

  初来青琅山的那几年,她与墨寒之间是没有这道屏障的,那时,她和墨寒是一起睡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墨寒不再让她黏着他了呢?

  好像是她第一次来癸水之后,青琅中女子甚少,她根本无从得知癸水是个什么东西,而且,她来癸水比寻常姑娘来得早些,十一岁就来了。

  十一岁的一个清晨,那是一个深寒秋露的日子,她醒来发现自己与平时不同,睡起来一点儿都不舒服,掀开被子一看,帛布上有一些血迹。

  她没有惊慌,因为她在书阁里看过一本不起眼的书,名叫《妓小姐春夜》,那大概是某位不甘寂寞的师侄师孙们偷偷藏在那儿的,被不懂事的她不小心看了。

  书中写着,般小姐半露侧颜,寸丝不挂……卧于榻上,玉生匆匆解开自己身上一缕衣衫……抱般小姐于春夜床榻……春夜如雨,雨水清脆,般小姐声音如丝,与玉生声声应和,巫山云雨,般小姐汗流不止,床上血迹微红,嘴角半擒笑意说:“妾身今夜嫁给了你,血流尽了,人也半死了,公子可曾欢喜?”

  姜漓漓当时一点儿也不懂的,她哪懂这些呢,即使是现在她也不是特别的懂,墨寒从未教给她这些,他只教她练绝世武学,修盖世神功。

  经过她仔细分析,得出一个结论:般小姐与男人睡在一起才流血的,还快要死了。

  她以为,她同墨寒天天睡在一起,她也流血了,她想,她也快死了。

  她早就知道她活不长的,虽然宫中的人对她三缄其口,青琅的人对此事也绝口不提,可她不经意间就从闲言碎语中略知一二。

  姜漓漓虽然不惊慌,但看着床上的血她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坐在床上,直到墨寒来找她,她也没能思考出一个结果来。

  他问:“为什么还不起床?”

  他该以为,她又犯懒了。

  她一脸忧愁,脸色苍白,许久未答,她沉思的样子惹得他担心了,墨寒走到床前,问:“怎么了?”

  姜漓漓望着他,似有千言万语,也只是摇了摇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