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八章:山河卷·回宫(3)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20 2019-06-08 19:07:43

  墨寒从未见过她如此少年老成一脸忧郁的样子,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轻声地说:“是不是昨夜太冷,受了风寒?”

  昨晚风大,夜半下起了冷雨。但有墨寒在,她不曾感到一丝凉意。

  墨寒越这样关心她,就越显得她矫情,姜漓漓双眼微红,她不敢让眼泪流出来,墨寒不准她哭的,她只能倔强的对他摇摇头。

  “那为何把自己裹得这样紧?”

  姜漓漓心里憋着一口悲伤的气,所以只能用生涩的语气说:“我没事……”

  墨寒伸手想把她的被褥从身上掀去,但姜漓漓用了力气死死抓住,这不寻常的举动惹得墨寒愈加起疑。

  墨寒柔声问道:“今天不想修行?如果你实在不想去,我就带你去山下。”

  下山对于姜漓漓来说诱惑太大了,她总是幻想着她能偷偷下山,她好几回都做梦,梦见她同殷岱一起下山吃了醉香楼的叫花鸡。

  对于生死,姜漓漓还不能看淡,她将头偏至一边,执拗地说:“我不想下山。”

  墨寒伸手,姜漓漓以为他仍要来揪她的被子,便把脸转到一边,拉着被子的手不觉加了几分力度。

  墨寒伸手,把她胸前的衣服正了正,用着慈和的语气说:“我把从来没有对人说过的事情告诉你,交换你一个秘密,这笔交易你做吗?”

  姜漓漓想了想,点了点头,因为她太想知道墨寒会同她说什么奇闻趣事。

  墨寒说:“我曾经是一只魔。”

  她不懂什么是魔,大概就是作恶多端的人吧。

  姜漓漓问墨寒:“什么是魔?”

  墨寒:“魔就是……魔就是多了神魂,失了心智,神力很高的人。”

  “那你能打败四师兄吗?听说四师兄的神力天下无敌的。”

  “能,但这是我的秘密,我把我的秘密告诉了你,现在轮到你说了,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又做了噩梦?”

  “没有……我……师兄……我要死了……”

  墨寒闻言皱了皱眉,“怎么会呢?有我在,你不会的死的。”

  墨寒探了探姜漓漓胸口的位置,姜漓漓感觉到神力在她的身体里游动。

  “你的身体没什么大碍。”

  她知道墨寒有万般能耐,但连他都不能查出她的病因,姜漓漓想,她彻底没救了,她沮丧地掀开被子说:“可我流了好多血。”

  墨寒看见了姜漓漓衣服上被子上的血迹,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他只对她说了一句话:“你……长大了,我叫宓香来照顾你。”

  从那以后,他不再同姜漓漓一起睡了,他总对她说她已经不是小孩了。

  他教给了她男女有别,而她也懂得了成长的羞涩。

  姜漓漓越来越有了作为女人独有的曼妙的身体,墨寒看着她的眼里也有了许多她看不懂的古怪迷离。

  姜漓漓的思绪回到了空荡荡的房子里。房间里空无一人,不见墨寒踪影。

  “墨寒?墨寒?”

  她叫唤了几声,没有任何回应。

  奇怪,这么早,他去哪儿了呢?怎么不带上她呢?

  她拨开低矮的窗子,山上忽然起了大雾,还下起了蒙蒙小雨,使得景色异常迷离,他很少不在她身边的,即使出门也会知会她一声。可现在,姜漓漓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她跑去问正在帮李大哥做饭的宓香:“你看见墨寒吗?”

  “墨公子一大早就出去了。”

  “去哪了?”

  “奴不知。”

  晨雾消散时,墨寒回来了,他长发微湿,从长满青苔的黛色石路中徐徐走来,他眉眼依然冷清幽然,见她站在门口,便快速朝她走来。

  墨寒挡住了姜漓漓的目光,她只看到了一辆华丽的马车,还有被人牵着的几匹骏马,没有看清墨寒身后的来人。

  墨寒小声地对姜漓漓说:“快进屋把面纱戴好。”

  原来是宫中来人了。

  青琅山墨寒的住所以外,姜漓漓得戴面纱见人,因为她同她王兄的脸一模一样。

  小时她长得慢,只是和姜越长得相似,后来啊,她长得同姜越几乎一模一样了。

  同未来王君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这是一件对于天下人来说都很忌讳的事情。

  姜漓漓找出面纱,侍女帮忙寄上,这玩意儿太烦了,她总是不习惯。

  六位侍卫朝她行礼,领头的是北冥将军的私生子北冥信风,他单膝跪于地上,捧剑执手作揖,他说:“臣奉王后命,接公主迅速入宫。”

  北冥家的人是她父王最倚重的。

  姜漓漓疑惑,明明离她母后四十岁寿辰还有个把月,为何这么早接她回宫?

  “宫中出了什么事情?吾父王和王兄得胜归来了么?”

  “禀公主,姜国大胜珉国,太子殿下已于昨日回朝。”

  姜漓漓微笑:“吾就知道,没有吾父王打不败的敌人。”

  她父王是姜国的战神,所向披靡,从无敌手,三个月以前,一向的胆小的珉国不知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竟然频频犯姜国边境,夺她国边境三城,大有猖狂之势,镇守边境的北冥将军竟然败了,败了且连尸首都下落不明。

  姜国怎可受此大辱?姜漓漓的父王留大王兄姜淮在王城主持事物,便带着她王兄率兵亲征,去灭珉国威风。

  姜漓漓是一点儿也不担心的,毕竟她父王威名远扬,而她王兄自小习武,又有青琅五师兄教他修行,还会排兵练阵,是她父王引以为傲的王子。

  姜漓漓想,这区区小战,定难不倒她的王兄以及神功盖世的她父王。

  姜漓漓让北冥信风起身。她还不想回去,虽然宫中吃的好,穿的好,睡的也好,但她总觉得不如在山上快活。

  “北冥将军,你看这样如何?你们几位不如在山上小住,我想多住些时日再回。”

  北冥信风望着姜漓漓,到底是个天真无忧的孩子啊,还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情。

  北冥信风以同情的眼神望着她,他解释:“公主您必须即刻回宫,您有所不知,王君他与敌军交战时去世了,两日后便要大葬,再不走就赶不上王君的葬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