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十一章:山河卷·面首(1)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79 2019-06-11 20:02:34

  大臣们又说了些恭维的话,他们说来说去说得姜漓漓头晕,菜都上了好久了,那股姜芽伴肉的香味诱得她咽了咽口水,还好还好,她带着面纱,没人看见她的口水流出来了。

  他们又讨论了许久,听着听着,她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她的眼皮不争气地耷拉在了一起,她迷迷糊糊了许久,后来不知怎的,忽一定神,不经意间听到了“公主”两个字。

  漓漓侧耳一听,发现她的王兄正当着大家的面说她呢。

  姜越说:“众所周知,长公主天生体弱,有幸在青琅修养,才得以健康无虞,因常年不在宫中,父王在世时对漓漓甚是牵挂,临终时除了叮嘱孤做个好君王,还叮嘱孤一定要照顾好公主。

  为子,孤定当全先王遗愿,既为兄者,孤定当做个好兄长。漓漓,孤今便当着大家的面,送你一份礼物如何?”

  姜越话刚刚落音,漓漓便发现众人将视线悉数聚集于她的身上。她惊恐地望着姜越,该不会……是要把她许配给谁吧!不是说好不会干涉她选取意中人的吗?

  漓漓望了望在座的臣子,她一个都不认识,听闻位高权重的除却丞相与子伯,便大都是些大腹便便的人了。子伯情深,王城之内,人人皆知他怕妻。前不久,殷岱告诉他,她的王妹姜漪已经成亲了,娶她的是天下闻名的丞相岑良。姜漓漓不认识岑良,也不认识什么子伯,她断然不会委曲求全嫁给他们俩的。那些年轻人中,颇为英俊的也不过区区三四人,剩下的,尽是歪瓜裂枣,哪能入得了她的眼呢……这些人根本就不适合娶她啊。

  再说,她尚且年轻,看惯了天地间的广阔,不想拘泥于那一方不可期待的牢笼,而且……而且……她好像不愿喜欢别人。

  可是当着众人的面,漓漓不能问是什么礼物,也由不得她拒绝,因为她不能失了公主的风范,也不能挫了姜越的台面。

  她彬彬有礼地应承:“谢王兄!”

  北冥信风和侍卫从大殿外押来了一个人。隔得太远,漓漓看不清那人的容颜,待他慢慢走近,她才看清他的神情。

  那人没有满脸的不情不愿,而是穿着一件淡淡的青衣,心如死灰一般朝大殿走来,他长发如墨,长眉似箭,高挺的鼻梁,还有一双让人垂涎三尺的唇,特别是他此时平淡到有些清心寡欲的落魄脸,真是堪称世间绝色。真的,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那吹过竹林的淡雅清风,打在绿色竹叶上沁人心脾的琴音,又如那微微细雨,润物无声,摄人心魂。

  他站在一堆膀大腰圆又横眉竖脸的官员们之间,显得多么与众不同。

  不是她特意诽谤姜国的官员,着实是眼前人太过于好看了。

  古央街头,也有许多美男子,但能和他媲美的几乎没有,如若此人出现在古央街头,必定会被众多女子扑倒的。

  论美貌,他恐怕难逢敌手。

  王兄说要送一份大礼给她,却带进来一个美貌无比的男人,这是怎么回事?

  漓漓还没弄清楚是什么状况,她尊贵的王兄发话了,他说:“漓漓,这是珉国昔日高高在上的王储青阳裴,如今是我姜国的阶下囚,孤把他送予你做面首如何?”

  原来他竟然是青琅公子榜上排行第一的青阳裴!怪不得生的如此俊朗。

  王兄刚说要把他送给她做什么?当面首?

  姜国虽然民风开放,可是女子养面首这件事……还从来没有人干过呢。

  漓漓考虑着:如果她收了面首,谁还敢娶她呀!日后她怎么嫁人呢?她贤良淑德忠贞美好的名声岂不是毁了?

  她望向姜越,用眼神示意他:你送我这样莫名其妙的礼物,这不太合适吧?

  她还没答应,台下的一个人就已经替她应承了,估计此人是一个将军,他激动地大叫一声:“好!好!让他做公主的面首真是抬举他了!”

  站在最前端的人说:“王君送的这礼物着实好啊!”

  她是被满朝百官硬逼着纳面首的可怜公主啊,虽然这面首着实好看。

  恍然间,姜漓漓竟然想到了墨寒,那个照顾了她多年的男人。

  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忽然想到他。如果她收了面首,他知道后还会如从前一样关爱她吗?

  姜漓漓再一次望向姜越,眼中充满装出来的感激之情,她说:“这等货色,吾是断然不喜欢的,即是王兄所送,漓漓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多谢王兄。”

  姜漓漓不是真的喜欢这样的礼,只因她知道,大家不过就是要侮辱青阳裴而已,她的父王,堂堂战神,竟然败在了他们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将手里,这是莫大的、心照不宣的耻辱,虽然她王兄胜了,但姜国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不痛恨他们的!

  如今,也要让他们珉国尝尝屈辱至极的滋味,虽然青阳裴已经成为了姜国的阶下囚,但,有比这更屈辱的事情,那就是让他作为一个卑微的面首,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世上,让世人一提起他,便觉得这是一个笑话。

  因为这世上,作为男人,除了男妓和黄门,没有什么比作为一个面首更加没有尊严的了。

  姜越就是要故意践踏青阳裴的尊严,故意践踏珉国的尊严。

  举国上下都支持姜越这么做,包括她姜漓漓,因为是珉国人杀了她的父王。

  姜越露出王者特有的微笑,他问:“青阳裴,做孤王妹的面首,你觉得如何?”

  “自古成王败寇,落于今日的地步,要杀要剐,吾无话可说。”

  他说起话来甚是平淡。

  姜越笑了:“青阳裴,人生在世,乐趣如此多,你就那么想死?做公主的面首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哈哈哈!”

  姜国那群大臣们又开心地笑了起来,从前大臣们见到先王,讨论起国事时,都是非常严肃的样子,想必这是大臣们第一次敢在这大殿上如此开怀大笑。

  青阳裴面色清冷,眼里充满了不屑与嫉恨,他说:“我青阳裴对天起誓,今日你不杀我,他日我回国之时,定要率吾珉国三军踏破你古央城头,血溅你姜室族人!今日吾是面首,他日,吾要你国的公主扒光衣服在吾面前求饶,然后把她们卖入青楼,为娼为妓!”

  他咬牙切齿,信誓旦旦,一改满脸的风轻云淡和受辱不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