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十二章:山河卷·面首(2)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85 2019-06-12 20:30:00

  他一副斯文模样,愤恨万千,定是一心求死。

  在场的人中有不少人义愤填膺,有些人眼睛瞪得很大,恨不得将青阳裴挫骨扬灰。

  唯有姜漓漓立即笑了起来,柔弱的笑声充满着大殿,她走下殿台,走至青阳裴的身边,学着他风轻云淡的样子说:“真真太好笑了,本公主十七年来,从未听过如此可笑的事情,你若想盼着吾步入青楼,那也得你走得出姜宫才行,你若要走出姜宫,还得问吾的巴掌答不答应!”

  说完,姜漓漓狠狠地扇了青阳裴一个耳光,耳光的声响充满着大殿,她是用了稍许力度的,他的嘴角顿时涌出了一些血迹。

  青阳裴望着她,眼里尽是仇恨。

  这让姜漓漓想起殷岱曾经在风月之地调戏过的一位姑娘,那是一个贞烈清白的女子。当殷岱遏住她的双手抬起她的下巴面含笑意亲上她的嘴时,她眼中的屈辱也同今天青阳裴的神情一样。

  既然他已如此羞愤,那为何不让他更加苦痛一点呢?

  姜漓漓学着殷岱的样子轻佻地伸手抬起青阳裴的下巴,痴笑着说:“吾的乖乖裴面首啊,有什么不开心的回长守宫再说,你若有什么不满的,也可对吾发发牢骚,毕竟从此以后你是我的面首了,吾会好好儿对你的,你又何必在这儿丢人现眼呢?”

  大殿上顿时哄堂大笑,连她王兄都笑了,姜漓漓想,青阳裴也着实可怜,任她欺辱,只能由着心中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来支撑他的余生。

  青阳裴被北冥信风和另一个高手抑制了自由,不能动弹,他以复杂的心情瞪着姜漓漓,尔后将头扭了过去。他一动,他的下巴也脱离了她的掌心。

  青阳裴闭上了他悲哀的眼睛,不再言语。

  重新回到自己席子上的姜漓漓想,青阳裴既然做了她姜漓漓的面首,那她便要替王兄囚他一辈子。

  目的已经完成,姜越朝侍卫挥了挥手说:“先把青阳面首送去公主宫中,免得影响大家吃东西的乐趣。”

  青阳裴被送去了漓漓的宫中,但她必须等宴席散尽,才能回去。

  她熬啊熬的,终于熬到王公大臣走了。

  他们一走,侍奴们就准备打扫了,王兄也准备离去。

  因为戴着面纱的缘故,她没有吃任何东西,她赶紧一手端了一盘菜,一手把姜越拉到了偏殿,她边吃边问:“王兄,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

  姜越露出惊讶的神情:“难道北冥信风有告诉你?”

  “没有。”她嘟囔着,“吾肯定不是母后亲生的,你也不是我的亲王兄,否则你怎么会如此对我呢!”

  姜漓漓憋屈的模样让姜越看着笑了,他说:“这世上,恐怕也只有你敢如此胡乱说话了,在王陵时,孤准备同你说的,谁知道你一上车便睡了,睡的同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而且,他在你宫中都住了好一阵了,你不知道他将成为你的面首,这该怨孤喽?”

  她想说点什么,可嗓子堵得难受,定是被姜越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姜漓漓涨红着脸说:“我……你……就该怨你!我要告诉北冥小玖,说你品行不端!哼哼,看你还敢不敢说我像死猪!”

  说起北冥小玖,姜越的脸上才微微收起那些欺负她时得意的表情。

  姜漓漓早就知道,王兄同她一样,都是多面人物,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的。

  姜越说:“你去告诉她也好,免得他长久地沉浸在她父亲的悲痛之中。”

  姜漓漓想起来,北冥小玖的父亲也死了,死在了与珉国的战斗里,连尸首都未曾找到。

  她不想谈论这么深沉的话题,她问姜越:“把青阳裴关在我那小小的长守宫,也不给他上镣铐,就不怕他跑了么?”

  “不会的,孤派了顶尖高手看着。”

  “高手又没有时时刻刻跟着他,若是他半夜起来害我,那可怎么办?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我么?”

  姜越知道她担心,他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你就安心睡大觉吧,你宫中所有的侍卫,都是孤精挑细选专门护你周全的,放心,青阳裴他伤不了你。”

  姜越摸她头的动作让姜漓漓想起一件事,墨寒带她下山历练时,在山下看见一只有许多尾巴的小奶狗,小奶狗不知道为何,见着他们便不肯走了,墨寒那冰冷冷的人物,看见小奶狗后蹲下身子摸了摸小狗的头,王兄摸她的样子全然就跟墨寒摸小奶狗的头一样。

  姜漓漓还想问一问,她有了面首,日后该怎么嫁人,想了想还是算了,时间不早了,姜越虽然不说,她也看见他脸上不少倦容,况且他也未必能给她满意的答案。

  最让她无脸问的是,让青阳裴做她的面首,是她亲自同意的。

  “王兄,我想回去了。”

  “行,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

  王兄不给青阳裴上镣铐,她可以自己上呀,反正面首是她的,怕什么!

  夜色正浓,秋露成霜,已经染白了青石路旁的枝枝叶叶,侍奴们为她打着烛火,她慢悠悠地走回长守宫。

  到达长守宫时虽已夜深,但侍卫们却一点儿没有松懈,都在各自的角落里轮班忙着。

  大殿外偶尔刮着呼呼的风,天空中有一轮皎皎明月,使殿外比点了烛火的殿内还要明亮些,也许是夜色太好了,姜漓漓竟然躺了许久都没有睡着。

  翻来覆去间,一张嘴角擒着鲜血,眼里带着桀骜恨意的脸突然出现在姜漓漓脑海里,那是青阳裴在长和殿内被她打了一巴掌后看着她的样子。

  姜漓漓晃了晃脑袋,闭着眼睛把青阳裴驱逐出脑海。

  睡觉,睡觉,早睡早起。

  迷迷糊糊的,像做梦一般,梦中她又看到了青阳裴嘴角流血带着恨意看着她的样子。

  像被鬼吓了一样,她猛然惊醒,睡意全无。她穿衣起床,踱步走出大殿,她望了一圈,都是一些生面孔。

  姜漓漓对北冥信风说:“立刻给吾找副镣铐来,要手铐,越结实越好。”

  没过多久,北冥信风便匆匆忙忙找来了给她。

  “青阳裴住哪个房间?”

  “在东边第三间偏殿,有侍卫把守的那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