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十三章:山河卷·面首(3)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95 2019-06-13 20:50:20

  姜漓漓在很多年前就认识了自己:一个可以横行霸道的公主。

  在别人的地盘她尚且能蛮不讲理,在自己的地盘就更得横行霸道了,对于去青阳裴房里这样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敲门的。

  她拿着镣铐往偏殿走去,北冥信风跟在她身后,她微微恼怒,说道:“你跟着我作甚?”

  北冥信风颇为担忧:“属下是您的侍卫,得保护您的安全。”

  姜漓漓皱着眉头,不悦地说:“不用你担心,别跟着吾,吾很烦。”

  他微微思索了一阵便告退了。

  姜漓漓走到偏殿前,直接踢开了青阳裴的门,看到门猛然撞到墙上,然后咯吱地晃荡了两下,她才心满意足。

  这该够气势汹汹,符合她无理取闹的个性吧。

  只是刚才力用得太大了,踢得她脚疼。

  她看了守门的侍从两眼,便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了。

  自她进来的那一刻,青阳裴知道,今夜注定无眠。

  屋内很暗,只点了一盏油灯,她一阵哆嗦后,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她走至他的床榻前,他正闭着眼睛安然地躺在床上。粗薄的被子整齐地摆在榻上,没有任何使用的痕迹,他就这么躺着,也不怕冷着了。

  怎么回事?他受到了如此屈辱,不是应该愁得夜不能眠,或者被气得发狂吗?怎么还能平静地睡下?

  姜漓漓有点看不太清他的容颜,他该不会是想不开已经死了吧?

  这样的想法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她是怎么希望的呢?大概是想要他永远消失的吧,毕竟留着他后患无穷。

  姜漓漓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温热的气息打在她冰冷的手上。姜漓漓承认,这样的夜晚是很冷的。

  装睡更好,她拿出镣铐,握着他青衣下的手,轻而易举就铐住了他。她抓着他的胳膊晃动了他两下,吆喝着说:“没死啊,装什么睡?”

  青阳裴懒得理她,她小打小闹于他而言都无关紧要。

  看着他没有任何动静,姜漓漓继续说:“既然如此,看吾没有办法弄醒你!”

  她正想办法呢,青阳裴幽幽地睁开了眼睛,问:“你想干什么?”

  姜漓漓冷笑:“干什么?自然是来折磨你!”

  青阳裴望了一下她,虽然殿内昏暗,但她还是看到他眼里闪过的一丝厌恶。

  没错的,他厌恶她,不用说姜漓漓也知道,仅仅一瞬,这情绪就消失了,或者被隐藏起来了。

  他凑了过来,问了姜漓漓一句:“你想折磨我?我给你折磨就是。”

  他倒是大方从容,看起来心不甘情不愿。

  “你以为我开玩笑?青阳裴,你忘了吾的父王是谁吧?也是,你大概忘了我们之间是有仇的。”

  他没有了一点儿在长和殿中那般冷冽的气息,反而显得很随意,嘴角还带了点痞痞的笑,他说:“哦?我倒看不出你是来寻仇的。”

  他无赖的样子真是惹到她了,惹得她把他惊世的容颜都放到了一边,漓漓说:“你珉国挑衅在先,夺吾姜国城池在先,战事是你国先挑起的,吾父王是你国人害的,你是你珉国君主的儿子,难道吾不应该恨你?”

  他嗤笑一声:“你们不也得到你们想要的结果了吗?”

  即便如此,她父王再也不能回来了。结果再如何,胜利再宏大,都换不回她的父王。

  漓漓愤恨地说:“对,没错,所以你才会成为吾的面首,以最卑贱的姿态屈辱地出现在吾面前,吾看连那些小黄门都比你强多了,如果吾是你,就选择立刻撞柱而亡,也好过这万分屈辱。”

  他笑了,愤怒地笑了,怒得这般明媚,如孩童一般笑得灿烂,他说:“让我做你的面首,这不正如了你们的意吗?只有我才能满足你的虚荣心不是吗?至于我是不是比小黄门强,那得你试试才知道。”

  姜漓漓愤怒到没有戒备时,青阳裴朝她扑了过去,他戴着镣铐的手套上了她的身体,姜漓漓被他压在床上,他凑到她耳边说:“你想让我死?莫不是口是心非吧?公主在长和殿时看着我的表情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呢,既然你也喜欢我的皮相,我今夜便给你,也好让天下人知道,我这个面首还是很合公主心意的。”

  他的镣铐硌得姜漓漓背疼,还好他的手心是抵着她背心的,青琅墨寒亲自教出来的人,对于这点疼痛还是能忍受的。

  青阳裴的发丝垂在她的脖子上,痒痒的让她很不舒服,她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他!青阳裴!一个面首把她给扑倒了!

  他的力气很大,但仅仅以他使出的这点力气,漓漓还判断不出他是不是有修为。她想,要不要用点力把他推远点,让他在地上滚两圈呢?

  不,不行,墨寒说过,她不可以轻易以姜漓漓的身份在外头使用修行的本领的,特别是在宫中。

  而且,他戴着镣铐的手把她圈在了他的怀里,她也推不开他,只能万般无奈啊。

  青阳裴看着她无计可施的模样,一时兴起,反而把她抱得更紧了,她被他死死的压在了床上。

  他细细地打量她,她的眼睛清明澄澈,若皎皎明月,若徐徐清风。只是她此时的模样,眉眼算不上柔和,她脸上的面纱歪歪地贴着她的脸,她这张牙舞爪的动作俨然没有一点作为公主的清高矜贵……她本该是令人极为厌恶的,不知为何,今夜见到她时,总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恍若她曾在他的梦里出现过,只是梦中云雾太多,遮住了她的脸,她全然没有看清。

  原来,世上有斯人,一眼定终生。目之所及,心之所往,情不由衷。明知道皆是一眼云烟,却仍觉得所遇是良人,未来尤可期。

  死无赖!

  姜漓漓准备骂他,可……话还没有说出口,她的嘴唇便被他堵上了!

  青阳裴!这个有着绝世容颜的无赖轻薄了她!她的贞操要被毁了啊……她还怎么嫁人呢?

  可恶!竟然推不开!他的手搭在她的背上,让姜漓漓觉得浑身都不自然,这明明是个很冷的夜啊!

  姜漓漓也老大不小了,小黄书看的都堆成山了,根据小黄书上的经验,她知道,如果不想办法制止他,她今夜必然失去贞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