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十五章:山河卷·面首(5)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43 2019-06-15 18:16:14

  未免怒火攻了心,姜漓漓便将怒气撒在侍卫身上,她对他们吼道:“马鞭怎么还没拿来?”

  一个人小跑着过来,将马鞭双手奉上。

  “给吾抽他!狠狠地抽,打轻了吾便抽你!”

  侍卫战战兢兢应了一声:“诺!”

  鞭子划过空气的声响传入漓漓的耳中,然后一下下打在青阳裴的身上,院子里没有一丝哀嚎,更没有一声求情,除却鞭打声,院子里一片寂静,这深深寒秋,连蝉声都没有。

  青阳裴半声不哼,只是看着她,她看不出他愤怒看不出他抵抗,可她知道,他心中只有恨意。

  青阳裴没有一点儿反应,那这样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在火光的照耀下,姜漓漓望着他,他也望着姜漓漓,他们就这样对视着,他眸中是诡秘的笑意,她眼中是虚假的冰冷。

  漓漓想,若是他开口求她,她就算了,她也不想做这么蛮横无理嚣张跋扈的女人。

  稍许,他青色的长袍已经破败,绽开了鲜红的纹路,鲜血冒了不少出来,染红了这黑夜。终于他闭上了眼睛,忍受着鞭笞的痛苦。

  他怎么还不求她呢?若他相求,他求的话,她就立刻停手。

  他该恨透她了,又怎么会求她呢?

  “停!”

  侍卫罢手,青阳裴也张开了眼睛,他脸色苍白,无力地说:“怎么不继续了?你早些打完,我好回去睡觉。”

  听了青阳裴这波澜不惊的话后,姜漓漓心中原本的火气又窜了上来,她朝侍卫怒吼:“吾是没给你饭吃吗?打得这么轻,把鞭子拿来,本公主亲自动手!”

  比起侍卫,姜漓漓这两鞭可就轻多了,软绵绵的像弹棉花一样,小侍卫那双贼溜溜的眼睛望了望她,终究只是吞了吞口水,不敢说什么。

  她打了几鞭后,实在觉得无趣。

  好吧,她得承认,她下不了手了,毕竟青阳裴也没有对她做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青阳裴说:“公主可还满意?”

  这人疯了!姜漓漓不想再与他说了。

  姜漓漓瞅了一眼侍卫,装作不耐烦地说:“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扔到床上去!”

  愚笨的侍卫巴巴地望了一下她,然后唯唯诺诺地说:“公主……是把他扔到您的床榻上,还是……”

  废物,她养了一群废物啊!

  恍然间,姜漓漓似乎听到青阳裴一声冷哼。

  她勃然大怒,说:“你是想死吗?把他扔到吾榻上做什么?好弄脏吾的被子?”

  侍卫跪了下去,立马求着饶:“属下该死,公主恕罪。”

  “还不快去!”

  两个人架着青阳裴,青阳裴甩了甩手,便自己走了起来,他手上的锁链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姜漓漓看着他清高孤雅的背影,顿时心生怜悯,是的,她本不是一个狠心的女人,她有自知自明,但她更清楚,她不该有这样的感情。

  “等等!”

  青阳裴停住了脚步,也许是双腿被抽得血肉模糊粘上了血染的衣服,使他太疼,又也许是他变换脸色需要时间,总之他以极慢的速度转过身来望着她,没有苦大仇深,没有冷酷无情,反而在火光映衬下,他的眉眼极为柔和,柔和地望着姜漓漓。

  姜漓漓注意的不是他冠绝天下的脸,而是他额前一缕杂碎的乱发,这缕乱发在风中摇曳生姿,俨然提点着他落魄甚至悲哀的处境。

  嗯,青阳裴在公子榜上排第一不是没有理由的。没有玉带束发,没有桂簪点缀,没有华服加身,甚至算得上穷酸,他也依然好看,除却那不正经的语调,他的一举一动都还算入得了姜漓漓的眼吧。

  青阳裴冷冷地开口说:“你还有什么想要做的?”

  姜漓漓回过神来,翘着高傲的头翻了一个白眼说:“也没什么,吾就是有个问题要问你,吾回宫那晚,你在吾寝宫干什么?”

  他顿了顿,抬头望了望她,不言一语,转身便缓缓走着。

  哟,哟,看看,这个青阳裴,还摆起架子来了!他到底有没有记住他的身份!

  “站住!吾让你走了么?没听见吾问你话呢?”

  侍卫很识趣,立刻便抓住了他,哼,就和她当年在青琅山一样,敬酒不吃吃罚酒,受了苦才知道长记性。

  裴面首这才停住脚步,傲娇地说:“没什么,我不过是百无聊赖一时好奇,想看一看公主是否如传闻一般‘美的不可方物’罢了。”

  这是在讽刺她呢,不聪明的人还听不出来。

  裴面首你别得意,她姜漓漓也是不简单的人呢,既然你要讽刺她,那她装作听不懂便是了,她明知故问:“哦,既然如此,裴面首你是否还满意?”

  裴面首微微转头,那样子甚是奇怪,他似乎很想转过身来看她,但是碍于某些原因,只能立在那儿,哎,何必呢?当初回过头来一直看着她不就好了?干什么要转过身去呢?

  他这一回头,颇有点“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味道,虽然他并没有微笑,但百媚却是生出来了的。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裴面首一个侧颜就把她给迷住了呢?

  青阳裴说:“世间传闻之多,到底是耳闻不如一见,公主睡着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呢。”

  姜漓漓本是试探他,没料到他这么快便承认了,他能潜入她的房间,必然有功夫在身。姜漓漓想了想那晚她睡觉的姿势,实在是太丢脸了,这都得怪姜越啊,把他丢到床上,还让她四仰八叉趴在床上,毫无作为公主的优雅。

  姜漓漓有些羞愧,除了曾在墨寒面前不顾形象,在别人面前她还是会悠着点的。毕竟在墨寒面前她出的丑太多了,诸如她第一次到青琅时哭得无休无止,又诸如第一次来癸水时的无知。在墨寒面前丢脸姜漓漓是可以忍受的,但在别人面前,她便不能忍受了。

  青阳裴说的这话定是又在嘲讽她,可他明里却在夸奖她,这让她实在不知如何去反驳。

  姜漓漓装作盛怒的样子说:“你……竟敢说吾可爱?吾警告你,若是吾再听到这两个字,吾便让你知道,吾不仅可爱,还很毒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