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十四章:山河卷·面首(4)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128 2019-06-14 20:48:50

  姜漓漓静下心来,终于心生一计,哼哼,看她不咬死他!

  也许是姜漓漓突然一笑打草惊了蛇,在她咬他的一瞬间他突然松了口,她气得牙痒痒,仍要去咬他,他往后退去,手却箍着她,但总算是没有之前那么紧了。

  她的手从他怀中抽了出来,不再去咬他,抬手便去抽他巴掌。

  黑夜中的响声是如此的响亮,她用的力气比在长和殿中的更大。

  姜漓漓火冒三丈,对他吼:“你个小小面首,竟敢对吾无礼!你还不快些松手,难道是要让吾再赏你一个巴掌不成?”

  青阳裴没有松手,他丝毫不在意他的脸是否留下了鲜红的掌印,他望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反而有些开心,他用着不符合他优美声音的轻佻话语说:“这怎么是无礼?你深夜入我房中,不就是等我投怀送抱?”

  “谁要你投怀送抱了?你少自作多情。”

  “你亲也亲了,摸也摸了,这明明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怎么说是我自作多情呢?”

  “你……”

  姜漓漓气得说不出话来,这十七年来,她还没被人如此气过呢,无赖青阳裴,她定要他好看!

  “你……还不快点放开我!”

  他嘴角温柔的笑意正浓,恍然春风得意般,丝毫没有作为一个阶下囚该有的落魄,他一只手摸着她的脖颈,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加上他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俨然一副寻花问柳调戏人的模样。

  他说:“我若不放你,你又当如何?”

  看着她一脸憋屈的样子,他突然有了兴致。

  姜漓漓只能吼着:“来人!”

  她无奈,只能大声招来帮手。

  青阳裴侧耳倾听,大片人马奔了过来。

  姜漓漓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恍然间,他抱着她在床上滚了半圈,他突然如此动作,难道要搞什么名堂?

  他不会是要逃走吧,这可不行,被他逃走,那她便是姜国的罪人了。

  姜漓漓一时惊恐,死死地抓着他肩侧的衣服,一瞬过后,她发现身上的重量都消失了,她的额头正抵着他的下巴,他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敞开了,但看样子,大抵是被她给扯开的,扯开就扯开吧,男人的胸她又不是没有看过,在青琅山上,师兄们光秃秃的在溪里洗澡都被她一览无遗,对于看见青阳裴的胸膛这点小事这没什么的,而且作为面首,他的人都是她的。

  可现在情形不同了,姜漓漓发现她嘴唇贴着他的胸口,她感觉有些不对劲,乍一看,他胸前那湿乎乎的不正是她的口水么?

  她有些窘迫,真的窘迫,可不是什么装的,毕竟她是堂堂的长公主啊,怎可这般失仪。

  青阳裴带着镣铐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她头上取了出来,他正用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望着姜漓漓,她坐在了他的身上……

  这下好了,哼哼,就算他青阳裴有万般能耐,她也要将你治得服服帖帖。她今晚失了的气度,必然要讨回来。

  这人吧,总是这样,只有吃点儿苦头,才会把事情记得更好。

  姜漓漓正准备动手,让他长点儿记性,门“砰”的一声忽然开了。她转头望去,北冥信风举着火把带着几个提着剑的人冲了进来。

  北冥信风匆匆跑了过来,气宇轩昂却又神情紧迫,恍然焦急万分。

  火把把大殿照得通明,自然,在通明的火光下姜漓漓也看清了他们的脸。

  他们本是急迫的,但在看清了姜漓漓安然无恙以后,神情便有些不自然了。

  北冥信风还好,毕竟是出自将门久经沙场,见的世面多,自然可以处变不惊。

  见了此等模样,他也只是在心里嘀咕着:公主啊,你又折腾什么花样呢?

  其中一位十七八岁的小侍卫便不一样了,见了他们的样子之后立刻羞愧地低下了头。

  姜漓漓这才想起来,此时她还坐在青阳裴的身上,手还扯着他肩上的衣服,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青阳裴这个无赖摸在手里。她与他这样的姿势到底是不合时宜,太过于不雅了。

  北冥信风问:“公主有何吩咐?”

  青阳裴也坐了起来,他的手还拨弄了两下姜漓漓肩侧的乱发。

  这样,在众人面前,他与姜漓漓的距离就更近了,显得更……亲密了。

  “北冥将军来的可真是时候,就不怕打扰了公主的雅兴吗?”青阳裴开口说道。

  漓漓大怒,准备去打青阳裴,想想还是算了,打人何必亲自动手,免得手疼。

  她厚着脸皮说道。“还不过来帮吾!没看到吾被人轻薄了吗?”

  小侍从明显是怀疑她说的话,杵在那儿呆呆地望着她。也是,这个样子看起来,青阳裴才像是被她轻薄的那一个吧。

  北冥信风连忙挥手,众人把剑都收了起来,她走下了床,高傲地挺着胸对他们说:“看什么看?还不快些把这面首给吾抓起来绑在外头的柱子上,吾要好好地教训他!”

  两个侍卫抓起了青阳裴,他也并未说什么,更未曾反抗,漓漓说:“还有,今夜你们看到的事情,不准泄露出去半个字,要是吾听到宫中有任何流言蜚语,吾便唯你们是问!”

  “是。”

  众人退去,青阳裴被绑在柱子上,没有了之前的油嘴滑舌,仍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月色正好,加上侍卫举着的火把,姜漓漓可以清楚地看着青阳裴脸上的神情。

  几个人从暗处探出了脑袋,旁观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把马鞭取过来!”

  侍卫弯腰行礼,响亮地应了一声:“诺。”

  然后便有些兴奋地跑开了。

  漓漓走近青阳裴,这下该轮到她笑了,她笑着说:“裴面首,你继续说呀,怎么不说话了?”

  “你想听什么?还是公主仍然想听吾在床上与你的未尽之事?”

  她嗤笑,“你看起来如此风雅,却想不到竟然如此不害臊,你一心只想着男欢女爱,纸醉金迷,成为我的面首,你应该觉得很光荣吧。”

  “男欢女爱本就是人之常情,又何须拘泥?看你的样子,定是不曾知道这其间的美妙了,你若想体会体会,我倒是可以随时奉陪的。”

  姜漓漓想,她定是又脸红了,谁要大半夜和他讨论这些问题!可恶,他此时此刻嘴角还擒着半抹笑意,她看着就烦,就像是嘲笑她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