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二十二章:山河卷·风寒(7)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22 2019-06-22 21:46:53

  青阳裴看见那双澄澈的眼睛里带着许多疑惑,他不禁为她担忧:她总是如此把什么都写在了脸上,这样的她,太容易受到伤害啊。

  姜漓漓不相信他的话的,半句话都不相信。

  怎么可能呢?她宫中那么多善良的女侍从,有比她温柔的,有比她服帖的,有比她良善的,有比她对他好千万倍的。

  以他绝色的容颜,不用勾手指头也有万千女人爬上他的床,他不去对那些投怀送抱的女人动心,却唯独对虐待他的她动了心,谁信呢?

  “回大殿吧,吾不想逛了。”

  “好。”

  姜漓漓走到青龙木架前,从一个木盒中取出一柄匕首,那是她使千万诡计说破了嘴皮才从殷岱那儿得来的。

  她将它递给青阳裴,说:“吾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喏,这匕首能削铁如泥,就送你做生辰礼物了。”

  她已提醒着他:这匕首能削铁如泥,若他没有领会,就怪不得她了。

  裴面首拿着匕首微愣,他说:“哪有送人礼物送匕首的,况且……这匕首拿给我也没用。”

  “怎么没用了?万一哪天你不堪忍受吾的折磨,可以用吾送的匕首自刎的呀……”

  青阳裴的胸膛微微起伏,那是因内心微微激动而隐藏的欣喜。

  他试着让自己的眸光暗淡了下来,眉也微微皱起,他望向她的眼睛里展露出淡淡的忧伤,他说:“原来你还一直盼望着我死。”

  姜漓漓这才反应过来,糟了,一不小心说了心底里的大实话。

  姜漓漓有些不耐烦地说:“这匕首你要不要?不要的话,吾就收起来了。”

  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这匕首可是不世出的宝物,若流落江湖,定能名声大起,引起血雨腥风。若是实力相同的两人对抗,持此匕首的人定能让对方的利器断成两截。

  这匕首割断他手上的那铁链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他若是不要就算了,她还有些不舍呢。

  青阳裴说:“你送给我的东西,我怎么会不要呢?”

  “小心点,这匕首可是很锋利的。”

  “嗯,我知道公主关心我。”

  “……”

  “这匕首有没有名字?”

  “一把匕首取个花枝招展的名字做什么?”

  “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便不给它取名了。”

  姜漓漓望了望窗外,红霞还没有出现,但离天亮也不远了,她说:“天快亮了,你困不困?”

  “不困。”

  “那正好,吾睡了那么久,反正睡不着了,你刚好可以陪吾做点什么。”

  姜漓漓好像看见青阳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待她仔细看时,那笑容早已经消失了,只余下长长的铁链发出撞击的声音。

  裴面首突然伸手抱着她。

  糟了,她刚才送了把匕首给他,而他的手在她的后背上,如若他此时要杀她,是轻而易举的!

  姜漓漓正奋力的推开他,但他力气更大,不由她半点挣扎,他说:“这大好时光,你希望我陪你做点什么?嗯?”

  看来是她想多了,显然,他们之间没有心有灵犀,想不到一起。

  青阳裴深情款款地望着姜漓漓,眼里的柔波展现出情难自禁的模样。他在她耳侧说:“漓漓,我真想每天都这么光明正大的抱着你。”

  这样的情话他真是张嘴就来呢!

  “你难道想一直做吾的面首么?”

  青阳裴笑笑:“只要你喜欢,一直做的你面首又何妨?只是……不能给你一个名分。”

  虚伪。

  姜漓漓一直看不惯的虚伪。

  为了配合他漫不经心的样子,她也虚伪地笑了。

  她的笑容很柔和,让他的心一阵又一阵的悸动,连同他的呼吸都紊乱着。

  他忍不住就吻了她。

  姜漓漓一惊,若是被人瞧见她与青阳裴这般缠绵,该如何是好?

  她安抚自己说: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连面首都收了,还顾及名声做什么呢?若是以后,实在嫁不出去的话,求王兄再给她找个面容英俊的面首养着也是可以的。

  况且,她可能没有以后了,因为再过四个月,她就十八了。叶舟说,她可能活不过十八的。

  既然如此,倒不如活得恣意潇洒一点。

  她不能死时还有大把的遗憾遗留在世间,不如……不如活着时做几件荒唐的事,以此慰余生。

  她情难自禁的时候,该死的理智突然席卷而来,她终究说服不了自己做荒唐的事情。

  她毕竟是姜国的长公主,做一天和尚就得撞一天钟。

  姜漓漓把手从他身上移了下来,她放开了他。

  他却不放开她。

  铁链横在他们之间,但好在铁链够长,他能把手伸到她的后背,他又把姜漓漓轻轻一搂,与他紧紧相拥。

  他闭着眼睛,在姜漓漓耳侧轻声唤了一声:“公主。”

  他已是一往情深。

  那声音缠缠绵绵,温柔无比,就像一支男女之间最恰当的催情剂。

  这声音让姜漓漓突然意识到,他是很危险的人,她太过逾越了,如果不遏制自己的行为,日后她恐怕难以抽身。

  她伸手推开他。

  青阳裴轻轻地问:“怎么了?”

  “你难道不想去匡扶你珉国的天下,重振江山么?难道你不想报仇了?”

  他刚才,动心了。

  一瞬间,他的欢乐都换成了难言的抑郁,如果他们之间注定不可能长相厮守,那就让他暂时忘记一切,过着这一瞬间爱着她、抱着她的时光,不好吗?

  他淡淡地问:“你为什么总爱提起这些?”

  姜漓漓平淡地说:“好让你知道,吾并没有傻到被你的美色诱惑,现在没有,今后也不可能,吾说这些,也是要告诉你,你说的这些在吾听来是多么恶心。”

  姜漓漓想,他吻着她时,应是痛苦不堪吧,毕竟,她是他憎恨的人。

  青阳裴的眼睛里无波无澜,连愤怒都没有。

  他以平静的听不出情感的语调说:“是我恶心了公主,是我自作多情了,我现在就消失,不再出现在你面前。”

  他就此转过了身,背对着她朝殿外走去。

  青阳裴无奈地想,为什么他们总是如此不欢而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