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二十七章:山河卷·刺客(5)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01 2019-06-27 20:20:51

  姜漓漓知道爱一个人却不能与他厮守的痛苦,就如同她父王众多不得宠的夫人们,她们大多容颜绝色,却生生活成了愁苦悲寡的样子。

  姜漓漓喜欢墨寒,至少他在她心中与众不同。她想要在人生中最后的日子里和重要的人看遍山川,这样才不枉她生得如此貌美,不负她活了近十八年的时光。

  墨寒从来不纠原因,这次却突然问她:“你为什么会有如此想法?”

  姜漓漓在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医官说我快死了,我想死之前再看看这个世界。”

  听闻此话,墨寒皱紧了眉,满脸地质疑。

  怎么会呢?她多年来一直吃着安魂丸,他仔细为她调理着身体,教她修行,汲取天地灵气,即使她命运多舛,注定会香消玉殒,但不会如此之快,她至少还能活上十年八年。

  他从长板凳上站了起来,走到姜漓漓的面前,在她猝不及防间按住了她的左胸。

  神力尽数萃入她的心脏,游于她的周身。

  怎么会?她回宫一趟,区区数月,就心脉衰竭,气血两虚,邪寒入体?

  姜漓漓心中一片茫然,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墨寒怎么突然如此……如此轻浮?

  她皱着眉神情怪异且十分憋屈地叫了一声:“墨寒?”

  “放心,有我在,你不会那么轻易死掉。”

  他如此信誓旦旦地安慰她,希望能给她活下去的希望。

  姜漓漓这才感受到,从他掌心里传来一些神力,灌入她的身体,游于经脉间。原来他摸的不是她的胸而是她的心。

  是她自作多情地想多了。

  墨寒专注的感受神力在她身体里游动的情况,然后他的眼神里带有点愤怒,他冷冷地质问她:“你吃了吾给你的安魂丸了没有?”

  “就一个月没吃。”

  “一个月?”

  墨寒冷冷的样子让姜漓漓有点害怕,她忍不住便说了实话。

  “没吃……吃了那么多年,我几个月不吃也没事的。”

  墨寒立即对宓香说:“把安魂丸拿过来。”

  宓香把瓶子递给姜漓漓,她在墨寒的注视下憋屈地吃了一颗。

  墨寒又对宓香说:“你现在去青琅山上,把我药房里冰封的九尾狐血、龙鱼心以及櫰花荣草拿下来。”

  宓香“诺”了一声便走了。

  看着墨寒如此焦急的让宓香去拿奇珍异草,姜漓漓不禁问:“墨寒,我是不是真的快不行了?”

  那神情甚是可怜。

  他转过头对她说:“你想多了,你只是身体有点虚,我让她把这些东西拿下来,刚好给你补补身体,免得你受风寒就得躺上一个月。”

  “噢噢。”

  墨寒说的话姜漓漓是绝对相信的,他说给她补身体就是补身体。

  墨寒端倪着她又冷冷地问了一句:“你这回在宫里定是没少折腾吧,听说还纳了一个面首?”

  糟了,墨寒知道了裴面首的事情,他会不会生气了?

  姜漓漓望了望他,他重新品着他的热茶,一脸淡漠的样子,应该只是随口一问吧。

  “那是我王兄硬是要塞给我的,我拒绝不了。”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

  姜漓漓不敢去看墨寒,只低声应了一句:“嗯,就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怪了,墨寒怎么对她在宫中的事情如此一清二楚?

  于是她赶紧转移话题,扯着嗓子叫了两声:“北冥信风!北冥信风!”

  一阵焦急的脚步声响起,北冥信风跑到了她面前。

  “公主有什么吩咐?”

  “你除了手臂,其它部位可有受伤?”

  “都是小伤,公主无须挂碍。”

  “其他人呢?”

  “公主不必担心,属下已妥善处理。”

  “那你便回古央吧。”

  他半跪而说:“属下的任务就是护送您去青琅,待属下把公主送到了青琅山上,属下就回宫。”

  “不必了,就送到这儿吧,墨寒在此,贼人不敢造次。”

  “可……万一刺客再来,刺客已经行刺了两回。”

  北冥小玖那么机灵,怎么她兄长那么死脑筋呢?

  姜漓漓苦口婆心地说:“北冥将军啊,你们也看到了,是墨寒救了吾,他的名声想必你们也知道,以一敌千不是什么难事,你就不要担心了,休息好之后就回去吧。”

  “诺。”

  “等等!”

  “公主还有何吩咐?”

  那些刺客三番两次来杀她,甚至都能混进王宫,虽然她知道她王兄和母后会处理,但她是不是也该了解了解情况呢?

  “你可知那些刺客的身份?”

  “尚且不知。”

  “那日在王宫行刺的那些人可有查明身份?”

  “宫中那些扮做侍从的刺客是淮王妃在宫外招的人,经司寇查明,那些都是专业的杀手假扮的。”

  “哦?”

  姜漓漓还想问点什么,墨寒突然插了一句嘴说:“漓漓,你可跟淮王妃有什么过节?”

  “没有,我连她的面都没见过。”

  姜漓漓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刺杀过,自从有了面首,刺客就接连不断来找她麻烦,这事,定然跟她那不成器的面首有关系。

  果然,北冥信风说:“司寇大人查明,凶手是珉国人。”

  尔后,北冥信风向姜漓漓告了辞。

  冷冷清清的逆旅里,墨寒坐着长板凳,板凳很长,于是姜漓漓厚着脸皮与他坐到一条板凳上。

  有一阵风吹了进来,把她散乱的长发吹得更散乱了,她冷得打了一个颤后,安静地坐在凳子上,看着远处屋檐下滴落的雨水和桌上一壶冒着热气的茶。

  一阵沉默之后,姜漓漓问:“墨寒,今天若是你不来,我可能就见不到你了,那树林偏僻幽暗,你怎么会找到我的呢。”

  墨寒再来晚一步,她就不可能坐在这里同他悠闲地说话了。

  “你母后修了一封书送到青琅,我便下山来接你了。”

  姜漓漓微笑着问孤冷的墨寒:“墨寒,咱们青琅山上有修为同我差不多的珉国人吗?”

  “怎么了?”

  “那个刺客似乎了解咱们青琅的功法,也许是我多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