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三十二章:山河卷·沧海(5)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3041 2019-07-02 23:16:39

  其实姜漓漓只是为了讨好他,只是为了让他看到她努力时脸上会浮现笑容,亦或是夸赞她一句:“漓漓,你很好!”

  可她从未得到想要的结果。

  墨寒有些错愕,他从未料到她会如此说,他以为,她从前对于修行如此痴狂,必是因为喜欢。

  他微微一愣,突然又变得温柔起来,至少姜漓漓从前从未见他用如此柔和的语气对她说话。

  他说:“漓漓,你的余生不长,我只是想让你好好活着,每一天都有事情做,这样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胡思乱想。”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是感动吗?也许是的吧,她是个特别容易被别人感动的人。但她怎么莫名的想流泪呢?难道已经感动到了这种地步?可是为什么她的有些沉重和难过呢?

  如果刚才不问他该有多好,至少现在心里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姜漓漓高傲地转身,背对着墨寒,冷哼一声:“哼!若是以后你妻归来,发现你们之间只徒有夫妻的虚名,没有感情了,或者你发现她不如我漂亮,想要娶我了,我可先告诉你,我可是堂堂姜国的长公主,只做大不做小!”

  她知道,他永不会再娶她了。

  没等他回答,姜漓漓便紧握着那柄神剑仓皇地蹿到自己的房间。天太暗,心太急,进个门都被绊了脚,差点匍匐在地,来一招“千年龟趴”倒地不起。

  幸亏是练过的。

  宓香不在,也不知深更半夜的她去哪儿了,估计是出去找她了。

  房间里的烛火还未熄灭,姜漓漓躺上床,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明明她什么都不许自己想的,可是脑袋里突然浮现许多画面。

  她想起了那年冬天与墨寒冷战的情景。准确地说,是她自个儿与他闹别扭,墨寒并没有不理她。因为她第一次发现,他的心里不仅仅只有她,还有别人。

  也许那就是他的妻子,只是她未曾深究而已。

  当时她的修为极低,只能用灵力将树上的花击落,于是勤学苦练,妄图有朝一日修为大进。

  她记得那天早晨的天气特别好,屋门前的一颗古树上停了几只喜鹊,叽叽呱呱地叫了一个早上。

  她当时还想,也许好事将近。

  却原来,喜鹊叫并不代表有喜事,这种玄乎其玄的东西,并不可信。

  墨寒不在,因为他被一位友人叫去了饮酒。她只好按照墨寒留下的嘱托,跑去找四师兄叶霖请教武功绝学,四师兄装作贵人多事的样子,说要举行武学比赛,让她一边玩去,不肯指教。

  姜漓漓执着不肯离去,叶霖终是被她的诚心所感动,于是让她去找人切磋,精进修为。

  姜漓漓不敢在人前显露本事,千挑万选,挑了一个看起来特别柔弱的肖芦做对手,这肖芦颇为俊逸,看起来还有些痞气,定是那种不学无术的小子。

  哪知她看走了眼,他修为不低,还对着她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使出了全力,美其名曰:看不惯她这种娇滴滴的人,如果没有真凭实学,如何做师祖的徒弟?

  所以,三招过后,肖芦就用剑柄把她左手打脱臼了……最可悲的是,她都如此了,肖芦还要来打她,他一掌就把她打翻在地。

  姜漓漓谨遵墨寒教诲,咬紧牙关都不敢还手。肖芦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堂堂公主,青琅山开山祖师的六弟子,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

  姜漓漓望向四师兄叶霖,企图让他终止这莫名其妙的战斗。

  四师兄望了望她,将心中所有的“怒其不幸,哀其不争”都化作了一句话:“小师妹,挺住!”

  叶霖不满姜漓漓修为低下不学无术已经很久了,每每苦口婆心地劝她要多来他这儿训练,她都吊儿郎当地敷衍着,现在后悔莫及了吧。

  但如今众目睽睽,想帮她都不可能了,他叶霖好歹是一山之主,若是偏私何以服众?

  姜漓漓堪堪爬起来,哪能继续受这冤枉的苦?正想认错投降,哪知肖芦还要来打她,竟然还拔了剑。又美其名曰说:“把剑接住,若你胜了我,我便心悦诚服!”

  姜漓漓在心里冷笑一声:你心悦不悦,服不服与她又有何关系呢?

  她准备接剑大干一场,也好让这得意忘形的小子开开眼界,眼看剑快要到手,突然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冲了上来,剑被它冲开了……

  是小狐狸!小狐狸来帮她了!它冲了出来,把扔向她的剑挡开了。

  它腿上鲜血直流,剑割伤了它的腿。它一脸凶相,竖起了全身的白毛,如斗鸡脖子上的毛一样。它目光凶狠,龇牙咧嘴,露出了满嘴獠牙,嘴里还发着恐怖的声音。

  不知谁人说了几声:“糟了糟了!墨师伯最爱他的狐狸,如今狐狸受了伤,待他回来肖芦怕是要倒霉了。”

  姜漓漓赶紧上前抱起小狐狸,说:“不比了!不比了!小狐狸受了伤,我得带它回去疗伤了。”

  姜漓漓用脱臼的手抱着受伤的湾湾飞奔回去,她有些急躁,把湾湾放到案上后就匆忙地寻找着墨寒的伤药,药是找到了,可架子上方那满满的卷轴也被她弄得散乱一地。

  这些卷轴她从未看过,也永远不会主动去看它们,这些不过就是些写在牛皮纸上高雅的诗词歌赋,亦或是武功绝学,她看了头晕。

  姜漓漓将它们一一捡起,好让它们继续与架上的尘埃为伴。

  不知怎的,架子最上方那一个看起来年代久远的已经泛黄的卷轴格外引人注目。它孤零零地摆在最上方,却意外地没有沾染一丝尘埃。

  姜漓漓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摸了摸这奇异的卷轴。它竟不是牛皮纸做成的,用的是千年蚕丝!世间至宝!

  如果用它作画的话,可保永不掉色,且无蚊虫啃咬。如果画师作画的技术高超,能令画中山水花鸟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姜漓漓猜这卷轴定然年代久远,久远到蚕丝卷轴都发了黄。

  她打开了它。

  果不其然,它不是诗词歌赋,也不是武功绝学,画上是一个美貌动人的女子,她英气逼人,驾马身而人面、虎纹而鸟翼的神兽驰骋于半空。

  女子目视前方,神情冷峻,没有点绛朱唇,也没有柔笑媚生,偏偏那精致的五官生生让人离不开视线。

  画中女子很美,她肯定……不及她美。

  姜漓漓恍惚之间,湾湾跛着突然冲了过来,朝她手中的画抓去。

  她脱臼的手来不及阻止,画已经被湾湾带血的利爪挠破。

  姜漓漓不禁感慨:“湾湾啊,你也是因为看见了画中女子的容貌才如此吧!可你太过冲动了,我知道你定是出自传说中的青丘之地,青丘狐爱美善妒我是知道的,但为了区区一个画中女子,何至于此啊。”

  有脚步声渐行渐近。

  “糟了,有人来了。”姜漓漓小声嘟囔着。

  她手忙脚乱地想把画卷起来,奈何越卷越乱,好巧不巧,门在此时开了。

  墨寒朝她走来,用森森寒光望着她,或者说望着她手中悬空的残画。

  姜漓漓知道墨寒不会怪一只狐,所以她哆嗦着说:“墨寒……我是无意的……”

  他大步走来,醉意微醺,“夺”过她手中的画,竟柔情的用颤抖的手抚摸着残存的画像,呢喃地叫着:“啊茗……”

  墨寒然后瞪了姜漓漓一眼,施予她怒气,赶她以无声。仿佛她折磨了画中女子,令他难以接受。

  那时,姜漓漓的心沉到了悬崖底,只能委屈地带着手里的伤药离开,她站在门口回望了一下他,他一动不动望着那残破的画卷,满脸无奈与悲凉。

  姜漓漓难以置信,他竟也会如此悲伤。她的印象中,他总是无悲无喜的。姜漓漓很气恼,她恼他更在乎画中女子,而不在乎她和湾湾是否受伤。

  姜漓漓以为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会永远排在第一,原来她错了,从来都错了。

  她给湾湾上好药,它似乎察觉到她的失落,先用可怜巴巴的无辜眼神望着她,见她毫无反应,又用它像狗一样的舌头来舔她。

  姜漓漓终于忍不住抱怨:“都怪你!”

  湾湾像狗一样朝她摇了摇尾巴。

  湾湾啊,你可不是狗啊!

  好吧,看在它忠心护她的份上原谅它。

  “湾湾,你说墨寒他是不是因为喝醉了才会这样子对我呢?”

  ……

  往事浮现,黑夜中,姜漓漓烦闷的呼吸声是那么的明显,廊上不同寻常的奔跑声让她更加增添了几分烦闷。

  有人慌慌张张地跑去了隔壁墨寒的房间门口,使劲敲着门说:“墨公子,不好了,有一大群人要来抓姜公子!”

  是宓香的声音。

  哎,抓吧,抓吧,好让她踢翻几个不识趣的,正好郁闷着呢。

  过一会儿,墨寒从他房间里出来,站在她房间外敲了几下门。

  “漓漓……该起来了。”

  “不想起。”

  姜漓漓可以在墨寒的房间里乱窜,但他绝不会在她房间乱蹿。他虽清冷如霜,却是正人君子,能不来她房中就不会来。在青琅是,在外如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