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三十五章:山河卷·沧海(8)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3054 2019-07-05 23:55:59

  姜漓漓被惊的睁开了眼睛,墨寒所说的失散多年的妻子难道是她?

  不对的,画中那叫做阿茗的女子与眼前人一点儿都不像啊。而且他们看起来关系并不好,莫不是她看错了?

  墨寒转过身对着姜漓漓,皱着眉向姜漓漓走去,他走到她身边时,微微转头警告着身后的红衣女子:“若是你再如此,吾便杀了你!”

  他屡次手下留情,已经是看在相识的份上顾念了多年的情分。

  “那你为何不立即杀了我?”

  是啊!墨寒为什么不杀了她?这般手下留情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没等红衣女子沉浸在她的幻想里,墨寒甩手就是一掌,打在了她的胸口,她口吐鲜血,倒在了荒凉的地上,刚巧此时刮来了一阵妖邪的风,把几片叶子吹到了红衣女子的头发上。姜漓漓还没来得及去看她凄美的容颜,没能探究她到底死没死,就被墨寒抱了起来,放于马车里。

  他们向前走去,女子没有追上来。

  这世上,有太多的事情是不必过于追究的。

  虽然适当的探究未尝不可。

  墨寒看着姜漓漓苍白的脸,有些担忧,他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

  姜漓漓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决定一问墨寒。

  “她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妻子吗?”

  墨寒回得斩钉截铁:“不是。”

  “那他怎么叫你夫君?”

  “认错人了。”

  “哦。”

  走了一阵后,宓香在后头独自抱怨:“哎,公主都是自己骑马,而我还要抱着你,你这个小懒狐。”

  马车离古央越来越近,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在这些匆匆流逝的日子里,姜漓漓做了一个决定:没有重大事情,便不回青琅了,她想好好待在宫中,过完她最后的人生。

  只是,墨寒决计不会同她住在长守殿的,他会嫌宫中太聒噪,没有青山绿水,没有鸟语花香,她也没有能力勉强他。

  宫中早已经传来了姜漓漓要回宫的消息,也许是北冥小玖放了信回去。

  她刚进古央,城外就有一大批侍卫来接。眼看着就要与墨寒分别,虽不是生离,也不是死别,但也足够她独自伤心许久了,她心中的伤感喷涌而出,一是因为他早早的拒绝了娶她为妻,二是因为她不准备特意跑去青琅找他了。

  为了不让墨寒察觉到异样,她在下了马的那一刻,直直的朝来接她的侍卫走去,头也不回,走成了潇洒自如的模样。

  墨寒跟着姜漓漓,仍然把她送到了宫门口。湾湾朝姜漓漓扑了过去,它的爪子死死地扒在衣她服上,像是知道要分别一般,它不愿放开她。

  姜漓漓怕自己猛然一走,湾湾的爪子会受伤,于是立在了那儿,更加难过了。

  她听见背后的墨寒说:“我就送你到这儿,接下来的路就得你自己走了,宓香心细,我让她陪着你。安魂丸我帮你备了许多,都交给宓香了,你一定要记得按时吃。”

  “嗯。”

  她沉默了许久,墨寒也没有再说话,她深深长长地呼吸了一口古央的空气,然后勉力保持着微笑转过了身。

  “宫中无趣,我把湾湾……也留下来陪你。”

  墨寒的话一说完,湾湾就松开了爪子,从姜漓漓的身上跑了下去,跑到了墨寒的身侧,朝姜漓漓摇了摇九条尾巴。

  姜漓漓嫌弃地说:“算了,湾湾更喜欢你。”

  宫中再无趣,也是她的家,她可以自己寻欢作乐,花前月下。但墨寒就不一样了,她回宫后,在青琅山上无人陪伴。有湾湾陪着他,总比他一个人守着千年孤寂,温他那颗寡凉心要好。

  姜漓漓蹲下来对小狐狸说:“湾湾啊湾湾,你可得记住你是一只神兽,可别再像狗一样摇尾巴了。”

  然后姜漓漓趁着墨寒不注意时钻进了他的怀里,用浸了千万离愁的声调说:“墨寒,如果你有空,一定要来宫中看我。”

  墨寒如同小时候那般,宠溺地摸了摸姜漓漓的头发,在姜漓漓耳侧柔声说道:“好。”

  她突然想起四岁那年,他抱她出王宫时,也是如此模样,那时他说,如果她想她的父王母后了,他会带她回来。

  多年以来,他从未食言,这次,应该……也不会吧。

  早就已经戴好面纱的姜漓漓朝侍卫驾来的马车里奔去,随后宓香也钻了进来。

  走了一小会儿,姜漓漓扒开车帘,往后头望去,墨寒仍然立在那儿,目送着她离开。一向好动的小狐狸也没有动来动去,如墨寒一般望着她。真好,没有摇尾巴了。

  可是,他们在她的视线中越来越模糊,一个拐弯之后,她看不见他们了。

  姜漓漓只能暗自伤神,泪水在她的眼睛里打旋。她始终不敢让泪水留下来,因为她谨记着墨寒对她的教诲,即使再痛苦人生再艰难,也是不能哭的。

  她闭上了眼睛,哀叹着这自由的时刻。

  从此以后,就别做梦了,接着在浮世里沉浮吧。往后余生,待她平定心猿,伏御意马,便踏雪寻梅,盼岁月静好。

  踏进了宫门,姜漓漓想着,应该先去见太后,毕竟长幼有别,尊卑有序。于是她径直奔去太后宫中,太后早早的在外头等着她,刚巧姜越也在。不仅姜越在,还有许多她不认识的公子小姐,这些围绕着太后的女子,可能是姜越的准夫人们。

  太后长呼:“漓漓,你终于回来了!”

  “嗯,母后,我以后都不走了。”

  “好,好,吾的好漓漓,让母后看看你……你怎么瘦了?”

  太后的手搭在她的肩上,脸上尽是笑意,可眼睛里,没有温情。

  “还黑了。”她王兄精确地补充,“你这野丫头,在外头玩的都舍不得回来了。”

  “嘿嘿……”

  她笑着,笑得灿烂。

  “在外头可有被人欺负?”姜越担忧地问。

  “我可是堂堂长公主,没人敢欺负我的!”

  “也是,你带着青琅墨公子,没去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姜漓漓朝姜越做了一个嫌弃的鬼脸,虽然戴着面纱,他并没有看到。

  太后问她:“你面色苍白,在外头可吃的好?”

  “吃的很好呢,吾带的那一大包金子银子都用来吃了。”

  “听说半夜逛青楼呢。”姜越很开心地说。

  当着众人的面,姜漓漓不敢让姜越这个家伙难堪,毕竟他是堂堂王君呢,谁敢跟他叫板啊。

  姜越高兴地说:“来,让王兄也瞧一瞧,看看是不是又丑了些。”

  姜漓漓走到姜越面前,特意朝姜越行了一个礼说:“可漓漓再丑也是王兄的妹妹呀。”

  “嗯,丑妹妹。”

  “母后……王兄他欺负我!”

  “哟,丑妹妹还生气了。”姜越抬起手来,捏住了姜漓漓的脸说:“你看,你看,这不是更丑了,怪不得嫁不出去呢。”

  姜漓漓真是生气了,竟然说她嫁不出去,她气愤啊,于是说:“你还说我,你不也是娶不到吗?”

  姜漓漓说完这句话后,大家都屏住呼吸,连动都不敢动,要不就是用可怜的眼神望着她,要不就是细细打量着姜越。

  他们所想看的,大概是看她如何倒霉,或者姜越如何生气吧。

  姜越说:“你这个野丫头,还敢揭孤的老底,当着众人的面也不给孤留点面子,看孤不惩罚惩罚你!”

  “怎么吾一回来你就想着惩罚吾?”

  她的父王可是叫他好好照顾她的。

  “来人。”姜越说。

  该不是真的要找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惩罚她吧。如果这样,姜越岂不是违背了先王遗愿?

  别啊,姜越,她可是他的亲妹妹,一母同胞,他可别真的罚她啊。

  有位年轻的侍从双手呈上来一件青色衣袍,他小心谨慎地端着,如同端着稀世珍宝一般。

  程鹏弯着腰将袍子端给这个带着面纱的公主,谁知公主迟迟没有将袍子接过去。

  他背上的汗水已经浸湿了衣衫,听闻公主性格古怪,难以侍候,若是公主对这件袍子不满意,他有可能就要遭殃了。

  程鹏听见王君说:“吾就罚你整日穿着这件衣袍。”

  姜漓漓撩起来看了看,虽然这袍子摸起来很软,特别软,可看起来着实不好看,没有花纹点缀,也没有其它颜色映衬,就一单调的青色。

  真丑。

  当着众人的面她不能说实话,她问:“这什么料子的?摸起来真舒服。”

  旁边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突然叫了一声:“公主。”

  旁边一位端庄的女子想要去拉她,从长相上看,应该是这位小姐的姐。但因为姜漓漓的目光,她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

  这位说话的小姐媚眼生姿,柔声细语,她说:“这是相国大人进献的,听说是用千年风狸做成的,穿上这衣袍可是刀枪不入呢。”

  姜漓漓赶紧感激地望向姜越,眼中闪着感动的热泪:“多谢王兄。”

  她望了望在场的年轻男人女人,眼里无不都是羡慕的目光。

  她想,有个经常欺负她的老哥也是可以很虚荣的。

  太后说:“漓漓,你身体不好,在外头站了这么久,赶紧进殿歇歇吧。”

  那些姑娘们也懂事地行礼告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