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五十四章:山河卷·容霜(4)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3031 2019-07-24 19:50:09

  姚星尘他悲痛欲绝,竟然也流泪了,他痛捶着胸膛,呵!也许他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他定然是后悔的,她走了,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留,他还没有和他的妻子好好的、认真的爱过,连她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

  姚星尘失魂落魄,追悔莫及,只恨不能与她同去黄泉。”

  “那……他爱南宫容霜吗?”

  “也许爱,也许不爱吧……后来,王扶音对我一直很好,好到把我当做她自己的孩子一般照顾,尽管我记恨着她。

  十九岁之时,我与父亲在甘城之外被敌人围攻,敌人人众兵强,有备而来,无奈军中出现了叛徒,他们又设下重重埋伏,将士们死伤惨重,我父亲也受了重伤。”

  “我曾经听说过这场战争,听闻山河遍地尸骨,我方险胜,想必是将军带着将士们力缆狂澜。”

  他不屑地说:“我可没这么大能耐,且不说当时我只有半条命吊在那儿,累都快累死了。”

  “将军谦虚,定是诓我不懂兵法。您威名在外,除了您,还有谁能扭转乾坤?”

  他呼出一口气轻叹,久久之后才缓缓说:“那本是不能转圜之战,眼看着我与父亲便要死在疆场了,是王扶音,她冲了出来,双眼通红,红得可怕,犹如怪物一般,她用奇门异术,招来了狂风暴雨,飓风席卷了平岗,暴雨从天而降化为滴滴利刃,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水长流,三千敌人,无人生还。”

  姜漓漓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区区一个青楼女子有如此巨大的能力?她的姚槐司马上将军,诓她呢?

  姜漓漓疑惑:“是她救了你?”

  “你可知被一个自己恨了多年的人救了是什么感觉?”

  姜漓漓有些懵逼地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什么感觉?”

  大概有点开心吧。

  “犹如女子被毁了清白,羞辱万分,宁愿去死。”

  “……”

  “后来我在阴暗的洞里见到她那可怜的样子,便没有那么恨她了,她同我说了许多这些年来她不曾坦露过的话,我便连着心里的那一丝恨意都消失了。”

  在寂夜中,他沉默了,良久,姜漓漓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王扶音区区一个女子怎么有如此能力?敌人中定有修为卓绝的,哪怕最那些修为高深的修行者也不能一下灭了这么多人啊,难不成她才是妖?”

  “对,她才是妖,一只修行了两千年才修得人形的兔妖。”

  “两千年?”

  妖兽真的能化成人?成人还要这么久?怎么在墨寒的故事中,那些妖兽几百年就化成了人呢?

  姚槐冷冷应到:“嗯。”

  “后来呢?王扶音怎么样了?”

  “她修为耗尽,已是残存之躯,被我父亲带去军中修养,后来士兵们嫌弃她是妖兽,忌惮她的能力,便劝我父亲将她赶走,父亲不忍,便将她藏了起来。”

  姜漓漓皱了皱眉,叹了一口长长的气,王扶音救了将士们,他们却恩将仇报,让姚星尘将手无缚鸡之力的她赶走。

  姜漓漓竟然心生了悲悯,在墨寒对她说的故事中,那些妖兽都是威风凛凛的,它们能力卓著,穷凶极恶,不择手段。王扶音这堂堂的千年妖兽,却甚是可怜,她企图独占姚星尘的爱却又狠得不彻底,甘愿当人家小妾,抚养别人的孩子,最后还落得如此下场。

  “后来我偷偷去看了他,她白发苍苍,形同枯槁,已是可怜。况且她说,她当时只是想气一气我母亲才把当年容霜城的事情告诉给她,她没想到我母亲会难产至此,我母亲之所以能坚持到把我生下来,并且看见了我,是因为王扶音损耗修为取万物之灵在助她,所以我出生时才会出现方圆几里灵物尽灭的情况,也许她的孩子胎死腹中也与此有关。”

  “她的话你相信么?”

  “我选择相信她。”

  姚槐又沉默了一阵。也许他是想起了一些从前的事情,而姜漓漓,却总结了一个道理:不该爱的人便不要去爱。

  如果姚星尘当初没有被王扶音吸引,那么就不会发生一系列的事情,南宫容霜不会死,王扶音仍然美滋滋地看着这世间的风尘。如若南宫容霜没有爱上姚星尘,那么她就不会被一封帛书便引出了家门,她仍然是城主的掌上明珠,不会家破人亡,或许如今还是某个王公贵族的夫人。如若王扶音没有爱上姚星尘,她便是这世上最逍遥的妖兽,能尽享荣华,能养无数个小白脸,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至于修为尽毁,不得善终?

  总之,不能爱不该爱的人啊。所以那些明知不该爱的人就不要去招惹了吧。

  姜漓漓望着迷惘的黑夜,可笑,她怎么又想起青阳裴了呢?明明她已经竭力忍住不去想他了,明明他伤她至此,让她有家不能回,在这孤山上吹着寒凉的风。

  她是怎么了?是非不分了吗?从前那般深深的恨意怎么涌不出来了呢?

  她突然想起了他,想得深沉,她想起了他站在她面前对她温柔微笑的样子,想起了他站在庭院前安静地等她回去的样子,想起了他牵着她的手在古央街头游荡的样子。

  她的心一阵一阵地疼痛,不,不,他的容颜不应该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如此伤她骗她,他们应该势不两立,或者当做互不相识。

  “怎么了?”姚槐微微一笑,“被我的故事吓到了?别当真,吾说的都是编的,天底下哪有如此荒唐的事情?”

  她听得如此认真,他却说这故事是假的?她不信。

  姜漓漓捂着心口说:“我想起了从前的往事,心口有些痛。”

  “那就不要想了。”

  “嗯。”

  不该想的,便不要想了,没有意义。

  姜漓漓听见她的肚子在寂静的夜中咕噜咕噜地叫了好多次,大概是饿太久了。饿得她真真没有力气了,她裹着袍子倒在地上。

  姚槐戳了戳姜梨,见他没有反应就把他拉了起来,说:“你看远处。”

  姜漓漓朝远处望了一眼,又看了看姚槐,她看到了一片黑暗,还有黑暗中模模糊糊的人。

  这不望不要紧,一望吓一跳:大概是刚才听故事听得太入迷了,她竟然没有发现,原来她早睁开了眼睛。

  姜漓漓意识到自己仍然处于黑夜之中,虽然还有一点点慌张,但并没有那么怕了,恐惧的感觉没有袭来,怪物也没有出现,一阵清凉的风拂动着林中的树叶,也吹在她戴着面具的脸上,这风啊,是那么的清爽!

  姜漓漓压住自己心中的惊奇和激动,问:“远处有什么?”

  姚槐说完了那风起云涌般的故事后,带着几分静观风景的惬意说:“你看,天上散去了乌云,冒出了几颗星星。”

  姜漓漓仔细瞧了瞧,天上果真冒出了烁烁星光,遥远的天边,一缕曙光冲破黑暗,照着这山林,天快要亮了。

  “果然有几颗。”

  “你还怕么?”

  她犹豫着摇了摇头。

  寥寥黑夜,有了丝丝蒙蒙的光,她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她摇头。不过想来是看见了的,因为姚槐起了身,往远方走去。

  “将军……你去哪儿?”

  “就来。”

  脚步声渐行渐远,姜漓漓只好依旧朝远方望去,透过层层黑暗,她望向了天上星光,明明灭灭,绚烂美丽,她从未如此认真的在黑夜中瞧过美丽的星空。

  不一会儿,有一个人朝姜漓漓走来,步履稳重,少年老成,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迎头望去,起身相接。

  姜漓漓沙哑着声音无力地叫了声:“将军。”

  姚槐径直坐了下来,没等他示意,姜梨便坐在了他的身边,他只好往旁边挪了挪。

  毕竟,男子之间没必要挨得那么近。

  奇怪,姜漓漓不安地想,她明明没有挨着他,姚槐挪什么挪呢?怎么了,他怎么突然与她生疏起来?

  “给。”

  “这是什么?”

  他又没理她了。

  姜漓漓接过来一看,大概是一包用树叶包着的东西,模模糊糊的,看得一点儿也不真切,只知道是黑黑的一团,凉凉的。

  姜漓漓剥开树叶,淡淡的肉香散发了出来,打开一看,是一块极具诱惑力的肉脯。

  看来,是她想多了,将军并没有要疏远她的意思呢。

  她的口水直流三尺,虽然很想吃,但将军在旁,胆小如她怎敢轻易下口?万一将军只是让她帮他拿一下就尴尬了。

  经过一夜交谈,姜漓漓自己感觉同姚槐亲近了不少,可万一只是她自个儿自我感觉良好呢?

  姜漓漓问姚槐:“将军,这是?”

  “在老李那儿弄来的,快些吃吧,下次可得早些去打饭。”

  果真是给她的。

  也许是她肚子里的呼噜声太响了,扰了将军清幽。

  “谢将军。”

  姜漓漓咬下又凉又有些硬的肉脯,狼吞虎咽,然后抹去满嘴的油,承着微笑说:“将军如此体恤,属下感激不尽,这是我这么些年来吃过最好的肉脯,比从前在相国府里的山珍海味更好吃。”

  姜漓漓清晰地看见姚槐的表情,他咧嘴笑了,虽然只是对她笑了区区瞬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