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五十八章:山河卷·甘城(2)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3070 2019-07-28 21:03:37

  英雄们视死如归,满腔热血,这才将敌人逼出城门口,站在城门口,姜漓漓看清楚了城门外的形势。

  那密不透风的、黑压压的一片……是两军交战的士兵么?难道司幽国是举全国之力来攻打甘城?

  姜漓漓惊愕之间,突然从城墙之上射来长箭,是敌人的弓箭手,杀的是她姜国的人。

  敌人在城楼上占了上风。

  “小心!”

  姜漓漓一声惊呼,数支利剑齐齐朝姚槐射去,好在他反应快,躲过了几支,嗯,不容她思考,她便运足力量,飞身越到姚槐的马背上,替他挡住那些自他背后射来的暗箭,那些他没能躲过的,直直朝她射来,她的心一惊,来不及运足力量了,好在身上除了被狠狠戳了几下,痛了一阵外,并无任何不适。

  因为那射来的长箭都被她身上这脏兮兮的袍子挡住了。

  哦,瞧她这记性,这青狸袍寻常刀剑可是不入的,算是个好宝贝。

  姚槐回过头来望她,眼里都是真切的关心和惊奇。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修为。

  他急切地问姜漓漓:“你怎么样?”

  “没事,将军。”

  其实姜漓漓不去替他挡,这区区破箭也伤不了他分毫。

  姜漓漓分心去望姚槐的时候,她的马儿已经被人砍倒在地,一柄长枪朝她刺来,她抢过敌人的长枪,朝敌人刺去,那人想躲,但姜漓漓的力量不是他能躲得了的,他死了,被长枪穿肠破肚。

  姚槐的马在姚槐的驾驭下依旧向前冲去,姜漓漓只能越下马,举着剑朝攻打她的敌人刺去。

  于是她与姚槐在战场中失散,他急急往北厮杀,姜漓漓想,他定然担心着着他的老父亲。

  姜漓漓就比较倒霉了,如同见了鬼般,敌人见识到了她的实力,不仅不躲开点,反而一股脑儿都朝她攻来。

  真是的,为什么一个个都急着上黄泉呢?

  她被他们缠住了许久,杀了一波又一波,提剑的手臂麻木得不能再麻木了,不知已过了多久,只见太阳斜照,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染红了城前的整片草地,与污泥陷在了一起,有些地方在阳光的照射下早已凝成黑紫色,原本青绿的草坪早已凸凸斑斑,就连她那青色的袍子都污的不像话,都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姜漓漓甚是苦恼,太阳都已经西照了,战场上的人虽是少了许多,但刀枪剑戟的交错声却仍然没有停止,也不知这场战争要何时才能结束。

  她看见了古聪和古城,古聪被人砍断了臂膀,然后一剑封喉,死于非命。

  她听见了古城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弟弟”。

  原来他们竟然是兄弟,是她一直不知。

  好在姜漓漓修为深厚,又看见过太多的生死,否则定熬不住这绵长而又惨烈的斗争。因为在这里的每一瞬都成了煎熬,叫人看不到希望。

  古城红了双眼,朝杀古聪的敌人砍去,他不是那彪形大汉的对手,两招就被人撂在了地上,若不是她及时出手,只怕他已见不到晚上的月亮。

  彪形大汉就此与姜漓漓较上劲了,她只好凝聚灵力,小心应对。

  彪形大汉杀气凛冽,出手极快,朝姜漓漓刺来,姜漓漓身体一斜,提剑朝他的手砍去,他收手极快,只可惜,被姜漓漓的剑气伤了筋骨。

  他又顶了两招,便越上了一匹马,往前冲去。

  打不过就想跑?以为她好欺负?

  姜漓漓提剑去追,奈何他跑的贼快,把她引入了贼窝。

  姜漓漓瞧见了众多的敌人,一人一马,提弓拿剑。逃跑的人躲在一个英姿飒爽、气势卓然的人后边。

  她颤抖着望向那人,真是世事难料,他们曾一起举杯对饮,谈话家常,如今却兵戎相见,势不两立。

  姜漓漓的心沉到了谷底,她只想赶快逃离这地方,却又不得不凝聚灵力集于剑上。四周杂草蓬飞,她手持长箭奔于空中,自上而下朝他刺去。

  他周围的众多高手想要齐齐朝她冲来,他手一抬,众人暂且按兵不动,把姜漓漓引来的那个彪形大汉说:“小心,这人狡猾!”

  狡猾?她?

  那就让他见识见识。

  姜漓漓笔直冲上了他的马,朝他的身体刺去,他身形一闪,持剑挡住了她的进攻。

  姜漓漓变化招式,砍掉了他骏马的脑袋,马血喷涌而出,他眼疾手快,掠夺了她手里的长剑。于是姜漓漓只能取出腰间的匕首,是从与她最志同道合的六师兄殷岱那儿搞来的那把,能削铁如泥。

  姜漓漓的右手撤回长剑,与此同时挥舞着匕首,朝他的左肩砍去,他的身体以飞快的速度往右边闪去。

  那马被她砍掉了脑袋,在空中僵持了一会儿,才轰然倒地。

  姜漓漓在空中翻了一个身,安然落地。

  他也安然落于地上,踩着一地的污血,姜漓漓握紧武器,一直凝聚着神力,奔去他身边。

  她攻他守,她守他攻,他的速度不如她快,可是他修为浑厚,招式老练。他与她对抗的情景与那年青琅山下他戴着面具刺杀她时如出一辙。她与他多年师门情谊,他毫不留情,要她性命。

  原来如此。

  见到他在战马上的那一刻姜漓漓便明白了,那年冬天,在青琅山下戴着面具刺杀她的就是他,是她的六师兄——殷岱——叶舟那糟老头子同情心泛滥时在外私自收的徒弟。

  几个回合下来,姜漓漓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不如速战速决。于是她调集全身修为,展出恢弘气势,因体内神力涌动,使她的衣袂无风自动,额前的乱发也飘来飘去。

  “噗通。”

  “唉哟。”

  周围几个武艺不精的士兵被她的灵力震慑,摔去了丈远外。

  姜漓漓看到殷岱的嘴,他忽然笑了,笑得莫名其妙,笑得奸诈狡猾。

  她的匕首划伤了他的手臂,而他的长剑抵住了姜漓漓的喉咙,剑气如梭,不偏不倚。

  姜漓漓只能刹住脚步,不再向前。

  殷岱忽而说道:“我不杀你,你快跑吧,别出现在吾面前。”

  声音低沉,姜漓漓甚是熟悉。

  他定是也认出了她。殷岱怎会认不出她呢?她的匕首就是在殷岱那儿搞来的。

  可,哪里来的贼子散发出的匪夷所思的良心,她姜漓漓才不领情。

  她不相信从前想方设法要杀她的人在战场上会变得慈悲起来。

  但,他果真松开了他的剑。

  他不杀她,但她不能放过他。

  嗯,擒贼先擒王。

  姜漓漓迸发神力不顾自身安危用匕首朝他刺去,他闪躲不及,眼中的痛苦一闪即逝,因为他被姜漓漓用那削铁如泥的匕首刺中了腹部。

  也只是腹部,还是脏器特别少的地方。

  殷岱立刻便以雷霆之势来反击她,她运足神力往后退去,还是被他刺中了,他的长剑刺破她的袍子,千钧一发之际,她躲开了,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伤。

  殷岱再没有力气与她抗衡,身后的两个人急急地扶住他,大喊一声:“王君!”

  男人们眉目尽显忧虑。

  王君?

  她怎么忘了,司幽国历代国君都姓殷。

  他竟是司幽国的新任王君?

  那一身银甲身姿不凡号令三军的人竟是带她下山喝酒吃肉逛青楼耍流氓的殷岱,是司幽国的国君。

  姜漓漓见他大汗淋漓捂着肚子翻身上了马,欲要离去。

  离去前殷岱说:“活捉。”

  他冷冷地一声。

  两军交战,他竟不下狠手,想两次留她性命?真是荒诞无稽。

  那年冬天他带着百多号人剑上抹着毒刺杀她的狠劲去哪儿了?

  不容她多想,殷岱周围那群隐而不发的人突然间以飞快的速度朝她攻了过来。

  “啊!”

  一柄铁棍打在了姜漓漓的背上,竟然趁她出神的时候在她背后搞袭击?

  虽然这些人的修为没姜漓漓高,剑法不如她精湛,但……他们人多,且养着精蓄着锐,而姜漓漓战斗了一天,神力已然耗费殆尽,她似乎……敌不过。

  但他们想活捉她,让她受辱?不,宁死不为。

  他们骑着马将姜漓漓围了起来,她插翅也难逃了。

  虽然对方只说要活捉她,但刀剑无眼,她恐怕要被捅成筛子了。

  姜漓漓决定不顾身后的危险,破开他们的围攻杀出一条血路,于是她挑剑变幻招式往前冲去。

  奈何肩上一痛,一柄长枪从她背后刺来,竟刺破了她的袍子,刺穿了她肩胛骨。她生生忍住了穿骨之痛,依然往前冲去……他们严防死守,她血流喷涌,已没了太多力气。

  呵,她就要命丧于此了。

  想不到她堂堂姜国公主,青琅开山祖师叶舟的七弟子竟然要死了。

  以无名小卒的身份。

  死于荒凉之地,万人之中,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姜漓漓一剑下去,前方被她劈死了一个,另外几人又围了上来,前方的路并没有被她劈开,好几柄长剑朝她刺来,其中好几个人的武力并不弱,她已避无可避。

  “啊——啊——”

  突然,随着两声破天荒的惨叫,一个凶神恶煞的大胡子和一个英气逼人的少年人倒在了地上,一个被人贯穿心胸,一个被人用压迫性的力量往前推了一把,插在了他同伴的剑上。

  来人是姚槐,姚槐来了,来救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