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五章:山河卷·双生(3)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99 2019-06-05 21:52:15

  那时她小,姜王和王后太过纵容,所以才会童言无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人的冷漠。

  碍于她公主的身份,他不得不接了姜漓漓的桂枣糕,不过只是拿在手心里,并没有吃。

  姜漓漓觉得,这个人有点儿奇怪,他穿着一袭黑衣,明明白日当头,望见他却如清冷寒夜一般。

  墨寒打量着她,打量了许久。原来,叶舟收的徒弟竟是这般模样,又矮又小。她见到他竟然不害怕,如此看来,再过几年,她必然成为一个顽劣不堪的儿童。

  姜王呵斥姜漓漓:“不得无礼,这是墨寒公子!”

  姜漓漓呆呆地望了望墨寒,悄悄记下了他的名字。

  他叫墨寒,是一个修行的人。

  姜王进了王后宫中,同王后交谈许久后就随墨寒走了。

  那天睡觉前,姜越突然神神叨叨的对她说:“吾听说你要去山上玩了,是真的吗?”

  “山上有什么好玩的?我才不去呢!”

  姜越若有所思,“哦”了一声,然后很开心地说:“你不去啊,那吾就不用担心了,今天宫里来的那个人是来抓小孩的,他把小孩抓到山上就会扔了,听说山上有猛虎,有毒蛇,有野猪,还有怪物呢。”

  姜漓漓的头皮一阵发麻,毕竟是那么好看的人,却是来抓小孩的。

  第二天清晨,她的母后把她叫醒,满脸忧愁:“漓漓呀,你父王和墨公子都在等着你呢,母后帮你穿好衣服带你去见他们。”

  她被带到了大殿中,看见了静静等待的姜王和墨寒,墨寒的出现,加剧了她可怜的命运,因为他是奉叶舟老道长的命令带她走的。

  姜王说:“漓漓,从今天开始,你就要跟着道长去青琅山了,去好好修行,父王不要求你练就什么本领,只要你在青琅山好好生活就行了。”

  她的父王……果真要把她送到山上!

  姜漓漓当时“呱”的一声哭了出来,“父王……父王……我不走,我要和母后在一起……母后……母后救我!”

  王后当着她的面转身走了,走得极快,头也不回,谁能理解她当时的无奈呢?

  想起姜越的话,姜漓漓害怕极了,她要被道长带走了,带到山里过野人的生活了,山上有猛虎,有毒蛇,有野猪还有怪物啊!

  她不停地喊着她的父王,企图让他帮她,别让墨寒把她带走。

  她的父王只是望了望她,然后恳切的对墨寒说:“孤的女儿就拜托了。”

  “墨寒定当竭力而为,护公主安全。”

  姜王对正在高声哭泣的姜漓漓说:“不准哭!再哭孤就不准你再回来了!”

  她的内心一颤,仿佛被人彻底抛弃了一般,彷徨再无依。

  墨寒把她抱了起来,对着姜王说:“王君,吾带公主走了!”

  姜王的话让姜漓漓害怕,她乖乖地伏在墨寒的肩头,停止了大声哀啕,但眼泪和抽泣还是忍不住,仿佛呼吸都很难受。

  墨寒帮姜漓漓顺了顺气,她觉得好多了,她趴在他的肩头感觉到一丝摇晃,是墨寒走路时引起的颠簸,他是真的带着她走了,不是骗她的。

  恐惧和不安再一次猛烈的席卷了过来,姜漓漓又小声地哭了出来,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掉落在了墨寒黑色的袍子上,她再看不到熟悉的景物,哽咽了一阵,小声地说:“父王……如果我想你和母后了……怎么……办?

  “你想他们了,我会带你回来。”

  事隔多年,姜漓漓和墨寒之间发生的许多事情她早已忘记,唯独他说的这句话,牢牢地印在了她的心里。

  姜漓漓被带到了青琅山上,理由无外乎两个,让她能活得久点,或者让王室和青琅的关系更亲一点。

  由于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姜漓漓时常想起姜越对她说的话,于是嚎啕大哭,墨寒怎么哄都没有用。

  青琅山上的人蜂拥而至,像看怪物一样来看她,除却她出生时就名动天下,还因为她年纪轻轻莫名其妙就成了他们开山师祖叶舟的徒弟。

  他们也不想一想,姜漓漓,她,一个非比寻常的人,哪是他们想见就能见到的?也不看看她的护花使者是谁,有多厉害!

  在墨寒的阻挡下,他们大都只听到了姜漓漓的哭声就无奈地走了。

  姜漓漓哭喊着要回去,任凭墨寒怎么劝,怎么讲高深的道理都没用。

  在她撒泼之际,有个自称是她师兄的人听闻墨寒把他的小师妹带回来了,特地来瞧她。

  殷岱心目中的小师妹是一个可爱嘟嘟的女孩子,结果让他失望了,他看到姜漓漓随意地坐在地上,衣服脏得不成样子,头发乱得像杂草,鼻涕口水直流,眼睛肿得像核桃时,他失望透顶了。他终于相信了民间的传闻,公主是一个丑小孩。

  墨寒那时也不劝姜漓漓了,大概是劝累了,他坐在椅子上同来看姜漓漓的人悠闲地喝着茶,他们一点儿也不考虑她的感受。

  可她是谁?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怎么能因为别人而打乱她大哭回宫的计划呢?

  “聒噪!”

  殷岱忽然一声大吼,吓得姜漓漓一震,姜漓漓因懵圈安静了一瞬后哭得更厉害了。

  墨寒指责他:“你吓她做什么?她魂魄本就不全,可别把她的小魂吓丢了。”

  殷岱灵机一动,说:“她这么哭着让人很心烦,你把她关进小黑屋吧。”

  墨寒实在没有办法,听了他的话把姜漓漓关在了小黑屋。姜漓漓被关在了黑黢黢的屋子里,她害怕极了,害怕到连哭声都带着绝望的嘶哑,谁能理解四岁的她呢?

  她到的是一个陌生的环境,所有的人都显得不友好,处处都充满恐怖的气息,孤苦伶仃,谁人都不识,她怎么能不感到惶恐呢?从前的锦衣玉食不再,也不能恃宠而骄,要什么就有什么,这样的落差谁能接受得了呢?

  被关在小黑屋的姜漓漓哭得更加撕心裂肺,她边哭边恨那个提议把她关进小黑屋的人,她恨透他了。

  夜半时分,小黑屋里跑进来一只猖狂的怪物,怪物在房间里东奔西顾,嘶嘶作响,她一度吓得瑟瑟发抖,冷汗涟涟,大声叫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