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六章:山河卷·回宫(1)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114 2019-06-06 20:37:47

  她用嘶哑的声音高声尖叫:“救命!有怪物!有怪物!救命啊!母后!”

  她叫了好一阵,都没人理她。

  黑暗中的怪物离她越来越近,她吓得寒毛直竖,心都搭到了嗓子眼,黑暗中的她清晰地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她害怕怪物也会听见她的声音。

  眼泪忽然就流了出来,她战栗,惊恐,良久,不平。

  “漓漓!”

  门外一阵清寒的声音响起,怪物造成的响声也随之消失。

  是墨寒,是墨寒在叫她。姜漓漓记得墨寒独有的声音,她的心稍稍安定下来。

  墨寒亲昵地叫着她:“漓漓,你答应我以后不再哭了我就放你出来。”

  只要能出去,她什么都答应。

  “好……”姜漓漓本想应承的,她的心已经说了,可她忽然发现,她明明说了“好”,可声音并没有传入耳中,她不仅发不出声音,连动都动不了,现如今想起来,那时候她傻了,是真的吓傻了。

  姜漓漓无法搭理墨寒,他大概认为她不答应他吧……她真的答应啊,不哭就不哭了……

  姜漓漓如是想着,泪又不由自主地从眼睛里滴落。

  墨寒隔着门又对她说:“以后要听我的话。”

  他说完,门便开了,他在月光里走来,带着一盏摇曳的烛火和周身的清冷。

  墨寒看见了瑟缩在角落里的姜漓漓,她甚是可怜的模样让他忍不住想起了一些年代久远的前尘往事,心中那丝愧疚如青烟般又升起。

  也只有她,让他这无数年来毫无波澜的心内疚着。

  墨寒扔掉他携带的烛火,走到姜漓漓身边,把她抱了起来朝月光里走去。

  墨寒抱着小小的姜漓漓往他的房间走去,他让她伏在他肩头,他希望能成为她的依靠,帮助她安度余生。

  墨寒皱眉想,真不该听殷岱出的馊主意。

  姜漓漓已经不怕了,可余悸产生的反应仍在她的身体里久久不散,她仍然颤抖着,她发抖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墨寒,汲取着他身上冰冷的温暖。

  墨寒轻轻地怕打着姜漓漓的背,他说:“不怕,不怕,我来了。”

  良久良久,姜漓漓的身体才恢复正常,她眼中噙着泪水,她用嘶哑的声音说:“有怪物……”

  墨寒稍稍错愕,因为在他的眼里,怪物是不存在的。

  墨寒说:“没有怪物,那只是一只老鼠,你五师兄抓来吓你的。”

  哎,这都是她自找的啊,谁让她敬酒不吃吃罚酒呢?

  彼时,五师兄已经走了,他现在欺负她,她发誓,等以后长大了,她就欺负殷岱,她长大后,定能欺负他!

  虽然委屈,但姜漓漓再不敢哭了。

  墨寒抹掉姜漓漓散落的眼泪,他把她抱回了他的房间里。他本想要把姜漓漓放在榻上,但姜漓漓怎能轻易放开他的手?她紧紧地攀着他的脖子,不愿松开他。

  毕竟那时她还是个孩子啊,她怕她一松手,便又只有她一个人了。

  姜漓漓觉得墨寒是天底下最君子的君子了,她脏成这个样子,自己都嫌弃自己,可是他一点儿也不嫌弃,任由她挂在他的身上。

  墨寒说:“漓漓,我今日把你关进小黑屋,是想要告诉你,人要有尊严,哭是很丢脸的,只有无能懦弱的人才会哭,哭多了还会伤身。你是一国公主,就应该要有一个公主的气节和风度,当你遇到困难时,就要想办法解决问题,而不是懦弱,当你难受伤心时,更不能以哭解决,你要坚强,否则人人都会笑话你。”

  这一长串的道理让漓漓头晕,她望了墨寒许久,以至于让他误会了。

  墨寒问:“没有听懂?”

  聪明如她怎会听不懂呢?不过就是不准她哭罢了!为了让墨寒不再白费力气,小漓漓糯糯地说:“我懂了。”

  自此以后,姜漓漓就再也没有哭过了,哪怕日子太清贫,墨寒太严厉,练功太煎熬,受伤太疼痛,被人用虚情假意伤的体无完肤,她都不曾掉过一滴眼泪。

  曾经年少是不敢,此去经年是不会,因为有人教会了她坚强。

  漓漓的师父之前有六个嫡传弟子,大师兄在外打架死了多年,二师姐也两百多岁了,早就嫁作人妻,为人母,为人祖了,三师兄就是墨寒,墨寒有多大年龄姜漓漓并不知道。姜漓漓自从认识他,十多年了,他的容颜就从未变过。四师兄叶霖是师父的儿子,修行高超,天赋异禀,且容颜不老,虽然只是打理了青琅事物,但日后是要正式接管掌门之位的。五师兄身在王宫,是个翩翩美男,教姜越修为,有一个要权时有权的闲散官职,叫少傅。六师兄殷岱,是师父无聊,下山游玩的时候在外捡来的,师父想起自己多年来未曾亲自传授弟子绝学,便把他收做了高徒。

  姜漓漓的六师兄殷岱,她一开始对他是极其不满意的,他提出把她关小黑屋的事情一直让她怀恨在心,一见面殷岱还总是捏她的脸,她一点也不喜欢他。

  可是,姜漓漓越长大就越喜欢殷岱,因为他不会像墨寒一样让她学这个学那个,他会带她上山捉鸟,下水摸鱼,跟他下山时,哼哼,还能逛青楼,看俊男美姬。

  越和殷岱接触,姜漓漓就越看清他的本质,他就是一个单纯的浪荡公子,除了浪荡还很顽劣,他提议把她关小黑屋且只扔进来一只老鼠已经看在她是他师妹的份上了。

  叶舟收的最后一个徒弟是姜漓漓,在她不知情的时候就成了事实,她是莫名其妙成为他徒弟的,当然也只是挂个名而已。

  姜漓漓不知道她父王是怎么想的,竟然同意这样的荒唐事,让叶舟老道长做她的师父,他也不怕乱了辈分。

  老道长和她太太太太爷爷曾经生死与共,而如今她成了老道长的徒弟,哼哼,那岂不是比她父王还要高出好多辈?况且她的五师兄也算是姜越的师父,如此看来,她比她王兄的辈分还要大。

  当然,这点得意的想法姜漓漓是不敢跟任何人说起的。

  后来姜漓漓还是有些怕生的,所以不愿与青琅山中不相干的人往来。即使如此她依然听到有人说一些这样的言语:咦,这就是师祖在外面收的徒弟?怎么是个这么小的女娃娃?

  小点声,听说是公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