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十六章:山河卷·风寒(1)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82 2019-06-16 20:09:22

  她想,这世上,那些未出嫁的女孩子中,说自己毒辣来毁名声的人除却她姜漓漓恐怕再无他人了。

  她这般无礼取闹,青阳裴经得住,她却已经有点儿疲惫了,毕竟天太晚,她吼的又多。

  他脸色惨白的朝她走来,眼里尽是苦楚的风情,她竖起精神提防着他,他该不会是被她骂到恼羞成怒要搞报复了吧?

  侍卫没有姜漓漓的命令,不敢阻止他。

  青阳裴在离她不过一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似乎有点儿开心,也许是吃了蜜糖卤的雄心豹子胆,竟然还敢回话。

  他说:“是我不好,公主朱唇皓齿,眉目如画,仪态万方,倾国倾城,如此美貌,是我不懂得欣赏。”

  他说得诚恳,即使她知道这是昧着良心虚假地赞美她,她也甚是开心。

  姜漓漓莫名其妙的对其中一个侍卫道:“裴面首这话说得吾很满意,你去找桑羽,让她把吾从青琅带下来的生露膏拿来,给裴面首养伤。”

  侍卫瞧了瞧姜漓漓的脸色,弓着身子走了,他从没见过像她这样善变的人,一会儿要打一会儿心疼的,公主一定被裴面首的美色以及那甜言蜜语给诱惑了。

  姜漓漓抬头看了看青阳裴,他脸色苍白,仿佛连站立都是勉强支撑。

  果不其然,他倒了,晕在了她怀里,本来他可以摔在地上的,都怪她,似乎是出于一个修行者的本能,在他摔倒的那一刻,她竟然出手扶住了他。

  强者大都会同情弱者的,若是青阳裴与姜漓漓没有对立的处境,她也会同情他。

  他皱着眉头,冷汗涔涔,姜漓漓瞪了一眼杵着的侍卫,有点无语,但也原谅他。

  她又说:“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吾亲自把裴面首扔回偏殿?”

  侍卫端倪着姜漓漓说:“公主恕罪,奴以为您要在此刻与裴面首……花前月下,所以不敢妄动。”

  姜漓漓:“……”

  难道她看起来很好色吗?

  侍卫把青阳裴扶起来,送回了偏殿。姜漓漓抬头望了望天,已是深夜多时,月光隐入云中,还有冷风袭来,她有些困了。

  桑羽睡眼迷蒙,拿了生露膏走过来,见了姜漓漓强打起了精神,朝姜漓漓行了礼后就朝裴面首殿中奔去。

  “裴公子?裴公子?你在里面吗?公主让奴送生露膏来。”

  桑羽声音很柔美,说起话来如小鸟的歌声一样动听,但也许受到了姜漓漓的影响,此刻只觉得桑羽的声音很聒噪,他不想理会。

  敲门声还在继续,桑羽在门口问:“裴公子,我进来了?”

  几经思虑,他终是无奈地说:“进来。”

  桑羽推开门拿起一盏烛火点燃着床侧的另一盏,将烛台摆好后坐在床上,同情地望着他。

  桑羽柔声说:“裴公子,听闻您受伤了,奴给公子拿来了生露膏。”

  “你放旁边吧。”

  桑羽起身,打来了一盆水,帮他拿出了一套他平常穿的干净的衣裳,沉声说道:“裴公子,奴颇懂医术,就让奴为您擦身涂药换上衣裳吧。”

  青阳裴柔声问:“桑羽,你如此对我,你们公主会不会为难你?”

  桑羽为着他的明媚嫣然一笑,她说:“为了公子,被骂一骂也是值得的。”

  桑羽之心,昭昭在前。

  她小心翼翼地脱去他身上的衣裳,娇羞的红着脸又小心翼翼的为他擦干净身体,眼中尽是怜惜,几乎心疼地哭出来。

  她微红着双眼一边抹着生露膏一边说:“公主可真是狠心,公子可恨公主?”

  这药很管用,冰冰凉凉,涂在身上火辣辣的痛感立刻就会消失。

  青阳裴淡淡地说:“不恨。”

  “为什么?她如此对公子,听闻她在大殿上还……”

  她的那一巴掌,维护了他们姜国的颜面,也打醒了他。青阳裴曾经以为,让他这样活着,不如死了,也好过万分屈辱。可现在想来,做姜漓漓的面首也挺好。

  至少在他阴暗的生活里留下了一道光。

  青阳裴目光灼灼,他除了想要一雪前耻的愤怒,还有隐藏不住的雄心壮志。

  他会平安活着回去,也要再度归来,那时,他一定会兵临城下,做这江山的君王。

  桑羽再一次叫他,不安分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中,她说:“裴公子,咱们不谈公主,奴陪您说说别的话可好?”

  她还舍不得走,青阳裴皱眉望着她说:“天色不早了,你明天还要早起,我这里又太冷,你快点去睡吧,若是受寒了就不好了。”

  桑羽会心一笑,说:“公子这是关心我?”

  “嗯。桑羽妹妹这般贴心,总是让人忍不住就关心。”

  桑羽的心如吃了蜜桃一般,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果然她的裴公子与她心有灵犀,她会心一笑,想了想说:“公主性格怪异,总是拿奴出气,那……我明日再来看望公子。”

  青阳裴没有力气,淡淡应了一声:“嗯。”

  姜漓漓一觉睡到天昏地暗,醒来时发现桑羽站在床前,她说:“公主,该起床吃午食了。”

  姜漓漓觉得很冷,已是深秋了,冷很正常,她眯着眼睛望了望门外,庭院中一地金黄,烈日当头,看起来还很晒的样子。

  出太阳还那么冷,看来冬天到了。

  她在床上动了动,眯着眼睛不耐烦地说:“你去忙你的吧,吾不想吃饭。”

  桑羽皱了皱眉,说:“公主,饭菜已经备好,都是您最爱吃的,裴公子也早早等着您。”

  裴面首?他不好好待在偏殿里,等她做什么?难道还嫌鞭子挨得不够?

  算了,别想那么多,睡觉要紧。

  她闭着眼睛,根本就没有爬起来的欲望。虽然肚子有点饿,但还忍得过去,只是胸口闷闷的,异常难受,但这也阻挡不了她浓浓的睡意。

  突然,姜漓漓咳嗽了起来,怎么忍都忍不住,这不咳还好,一咳就停不下来,让她胸闷气短,看起来憔悴不安。

  一直帮姜漓漓顺气的桑羽突然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桑羽突然一惊,“呀!”她说,“公主,您额头很烫,看起来是发热了,定是昨晚受了风寒,奴这就去禀告北冥将军,让他把医官找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