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十九章:山河卷·风寒(4)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48 2019-06-19 20:21:27

  人世这么美好,她怎么能舍得死去?

  越是忧伤,她觉得越难受。独自难过了许久后,终是敌不过身体的无能,她的脑袋昏昏沉沉,她又想睡了。

  只是被褥太薄,天气太寒,又无人暖床,让她不禁感觉寒冷。

  姜漓漓扯着嘶哑的嗓子叫唤:“桑羽?桑羽?”

  无人应声,许是殿门离她太远,侍从听不到。

  她又叫了声:“桑羽?”

  房间里仍然是凄凄凉凉,无人搭理。

  她只是冷啊,想要人为她添上一条被子而已,或是生个火也行。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姜漓漓做梦了,她梦到她小的时候,梦到了雪花飘落的天空和屋檐下长长的寒冰,而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单衣,她睡于青琅山上墨寒的榻上,梦中的她依然觉得很冷,可她怎么也够不着棉被。

  “冷……我冷……真冷……”

  她在梦里说着。

  恍恍惚惚间,姜漓漓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床上便多了一个人,这个人用温热的身体靠近她,即使在梦里,她的本能告诉她,这是墨寒。

  姜漓漓向他靠近,往他的怀里钻,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

  姜漓漓在梦里说着:“墨寒,我还冷。”

  青阳裴微微皱眉,将她又抱得紧了些。虚弱如她,平日里也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只是,她声声呼唤的“墨寒”怎么让他有些意难平呢。

  姜漓漓感觉到床上的人动了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她又重复了初入青琅时被关小黑屋的梦境,惊恐良久。

  她战栗着说:“有怪物……”

  “别怕,漓漓,我在这里,别怕。”

  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叫唤她的名字,叫她别害怕。但身体的战栗仿佛成了本能,直到梦中墨寒出现,救她出黑暗,姜漓漓才放松下来。

  姜漓漓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趁着微亮的光,她看清楚了抱着她的人,他容颜绝色,天下无双,他闭着眼睛睡于她的床上。

  是裴面首!裴面首戴着铁链在她床上睡了一晚!原来她以为的梦中景象也不全然都是梦!

  姜漓漓强打起精神,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然后坐在床上,把被褥全部裹于自己的身上,裴面首一冷也醒了。

  青阳裴坐了起来,把冰凉的手贴到了姜漓漓的额头上,说:“热好像退了,公主你还冷么?”

  这不废话吗?不冷她裹着被子干什么呢?

  姜漓漓瞪着他说:“日后,没有吾的允许,不准你进吾的寝殿,你可听明白了?”

  裴面首微微笑了,他笑起来定没有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他说:“反正天下人人皆知我是你的面首,就算你从未同我睡过,在他们心中,你我都是睡过的人,况且我的人都是公主的了,我都不在意,公主又在意什么呢?”

  “你……”

  姜漓漓竟然无力反驳。青阳裴不在意她可在意的很啊!

  姜漓漓原本想要骂他,说出来的却是一句她自己都想不通的莫名其妙的话,姜漓漓问他:“你身上的伤都好了?”

  这是她第一次以如此温柔的语气同他说话,他微微笑着说:“公主这是在关心我?”

  这下好了,纵使她伶牙俐齿,有三寸不烂之舌也解释不清了。

  他继续说道:“公主的生露膏很管用,伤得轻的,连疤都好了。”

  姜漓漓从被褥里伸出手指着殿门,她冷冷地说:“既然你伤好了,就可以再挨一次鞭子了,如若不想吾现在动手,就给吾滚,别出现在吾的面前,如若你再对吾做出无礼之事,吾就让你变成吾的小黄门!”

  青阳裴一愣,怎么又变成这样了呢?

  “我既已是你的人,你想让我怎样便怎样吧。”

  裴面首有些苦涩地下了床,她现在不想看到他,他也不想惹她生气。

  姜漓漓看着青阳裴离去的背影,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

  “等等!”

  “公主还有何事要吩咐。”

  姜漓漓略带尴尬又无力地说:“裴面首,吾饿了,你去叫人给吾弄点东西吃。”

  裴面首走了,留给她一个清高的背影。

  她磨蹭了一会儿,就穿起衣服晕晕地踏出大殿的门,向院子里走去,北冥信风就在院子里头,盯着某个地方一动不动。

  姜漓漓看见裴面首从东厨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侍从,裴面首同端着碗的侍从们轻声交谈着什么,侍从们对他卑躬屈膝的样子让她很意外,于是她对着北冥信风冷哼一声,便晕晕的朝裴面首奔去。

  一个侍从谄媚地说:“公主可不知道,奴手中的汤是天未亮时裴公子亲自为您熬的呢,裴公子说您夜中多梦魇,身体又不舒服,便让奴去了珍药阁拿了鵸鵒肉,胜遇鸟心还有什么草……总之这汤闻起来很香呢!”

  “蘋草,可以缓解疲劳……”裴面首补充道。

  姜漓漓不耐烦地瞪了一眼侍从,说道:“想吃么?那吾便赏给你吃了!”

  侍从立刻跪了下去,带着诚惶诚恐的腔调说:“公主恕罪,奴错了,奴不该多嘴。”

  姜漓漓没有理他,既然是他精心所熬,她拿了汤便洒在地上,然后把碗一砸,往大殿走去。

  她故意这般无理取闹,是想让世人知道,她待青阳裴其实是苛刻的,是刁难的。

  青阳裴与桑羽跟了进来,桑羽把她没有倒掉的饭菜摆好便出去了。倒是青阳裴,很不识趣地站在她的身边。

  他一袭青衣,颀长的身影无时无刻不散发着魅力,偏偏骨节分明的手上戴着黑色的铁链。这铁链提醒着她,他青阳裴是她的面首,是敌国的储君,他不是她的良人,他没有真心。

  青阳裴轻叹,耐着性子问:“好端端的,公主忽然生什么气?”

  姜漓漓冷漠地说:“吾生气你管得着么?”

  “是不是我煮的东西公主不喜欢?”

  “对,看着恶心,你还不快些出去!”

  她的这句话激怒了他,他青阳裴二十四年来何曾为人做过这等事情?

  他万般无奈地说:“我已放下芥蒂想要真心待你,为何公主对我忽冷忽热,现在又要把我推得那么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