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二十章:山河卷·风寒(5)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40 2019-06-20 18:27:24

  青阳裴用公主的冷傲和高贵冷哼:“因为你是吾的面首,也仅仅是吾的面首!你我之间莫说本就有深仇大恨,就算没有,你我才认识几天?你就让吾相信你的真心?你的真心怕不是和你熬的东西一样恶心吧!”

  姜漓漓直白地说出了裴面首的心思,他一定是被她戳到了痛处,不言一语,转身就走了。

  作为一个男人,青阳裴应该无颜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吧。

  姜漓漓走到院子里,北冥信风大概去休息了,院子里此时站着的,是那个蠢得不能再蠢却又异常胆大的侍卫。

  姜漓漓踱步走到他面前,问:“哎,吾问你一个问题。”

  “公主请问。”

  “没有吾的允许,为什么一夜之间,有些人对裴面首的态度好很多了?”

  “根据属下的猜测,大概是因为青阳公子昨夜得了您的宠幸,他从前是被囚着的,如今有了您的宠幸,大家自然得对他刮目相待。”

  姜漓漓:“……”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姜漓漓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吴铭,铭记的铭。”

  姜漓漓正与吴铭闲谈的时候,她那很少谋面的大王兄来了,他带着他的侍从来到了她的宫门口。

  姜漓漓朝他行了一个礼,叫了一声:“大王兄。”

  姜淮说道:“听闻王妹病得厉害,所以吾特地来看你。王妹能下床了,吾甚是高兴。为兄此去封地,没有三年五载,怕是难以回王城,王府中一些大补的药材吾留着也没用,便拿过来留给你。”

  她只是得了一个小小的风寒,也不知传闻把她传成了什么样子,连姜淮都来看她了。

  “多谢大王兄如此挂念,吾只是染了风寒,无甚大碍,王兄既然来了,就进殿坐一坐吧。”

  姜淮连忙对侍从说:“你们把这些东西给吾抬进去。”

  吴铭指挥着侍从把东西收好,姜漓漓和桑羽退到院子中,静等姜淮的离去。

  姜淮的侍从把东西送进屋子后便出来了,有两个侍从经过姜漓漓身边时突然抬起了头,双眼齐瞪,目露凶光,拔出了藏在袖口的匕首朝她扑来。

  姜漓漓心里暗想,遭了,是刺客。

  躲避下刺客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她反应快,可是回手就不行了,会暴露她的修为。

  姜漓漓退了两步,朝旁边躲去,桑羽已经大叫了起来,姜淮反应也很迅速,一脚就踢开朝她扑过来的刺客,将她拉到他身后小心地保护着。

  吴铭与另外两个侍从见状立刻拔剑与刺客打了起来。

  不知是谁人大叫一声:“有刺客!保护公主!

  随着这一声大喝,宫门中又进来了三个刺客,他们蒙面而来,目的在姜漓漓。

  厮杀声响起,守门的暗卫也不是纸糊的,三人只进来一人。

  进来的这个刺客直奔姜漓漓而来,功法好强,光是剑气就逼得人连连后退,他已经离她越来越近,好在姜淮武艺也不小,但对抗得很吃力,他身上好几个地方都挂了彩,他仍然没有跑掉,赤手空拳同刺客对抗着。

  姜漓漓和姜淮已经退到了院中的小池塘边,看着刺客一步步逼近,心急如焚,明明她的修为是姜淮功力的十倍还不止啊,她能轻而易举就把刺客杀了。

  可墨寒再三叮嘱,她不可以姜漓漓之名暴露修为。

  正当姜漓漓因纠结而大汗淋漓的时候,刺客身后已经聚集了大半的侍卫,刺客绝对走不了了,今日他必然折于这里,但……姜淮已经受伤倒在了一边。

  刺客猛然一剑刺来,将视死如归的得意化作他生前最后的希望,冷剑靠近了姜漓漓的脖子,剑气凌人,她迅速向池塘边弯身躲去,然后反手撑着地面,以横卧的姿势朝他踢了一脚。

  他一击不成便化剑为割,姜漓漓本能的朝旁边躲去,腾空的惊恐传来,然后冰凉的触感传遍全身,“噗通”的响声传遍整个院子,她这一躲就躲到了池塘里。

  池塘里可养着几条名贵的稀罕鱼儿,可别把它们压坏啊。

  刺客的剑朝水中刺来,还没等他下手,一柄长剑已经贯穿他的胸部,他握剑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血顺着剑滴落,在姜漓漓所处的池塘中晕染开来。他保持着怪异的姿势口吐鲜血怒目圆瞪仍死死地望着她,一副死不瞑目的骇人模样。

  北冥信风抽出手中的剑然后揪着刺客的手把他丢到了一边,免得脏了公主心爱的小池塘。

  北冥信风跳进水里,将她捞了出来。

  这场争斗来的快,去的也快。

  青阳裴听到动静跑出来观看时,只看到姜漓漓在池塘里的情形。

  他想要跳进池塘来救她,但慢了一步,她已经被北冥信风捞了起来。

  一上岸姜漓漓就再度晕了过去。

  她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黑暗中她听见了阵阵琴音,那琴声哀伤到了极点,她对它很熟悉,似乎早已听过千万遍,它指引她朝某个地方走去。她跟随琴音而去,黑暗渐渐消失,四周是一片美好的林子,越过林子她看见了一座沉寂高雅的轩宇,院中一棵长得极美的寻木正开着紫色的花,有一个人坐于树下,风撩起他的长发,儒雅而美好,原来是他在抚琴。

  他好像认识她,对她微微笑着。可她看不清楚他的容颜,她对这陌生的人好似有一种深深的畏惧,她想要逃离,但无论如何也迈不动步伐。

  “你回来了?”

  梦中人一句话把姜漓漓惊醒了。

  醒来后她又想了想梦中的情形,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大概那只是一个虚妄的梦吧。

  “公主醒了。”

  有个清悦的声音说着。

  四周点了烛火,原来已是深夜,有好几个人立于她的床侧,有王兄,有母后,有医官,还有一大众侍从。

  “王兄……母后……”

  她想起床,给她的王兄和母后行个礼,姜越说:“得了,你就好好躺着吧。”

  医官们查看完她的病情后,同姜越与太后去一边探讨了。

  他们探讨了很久,回来时表情都很怪异,明明都微笑着,却笑得深沉,似强颜欢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