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二十一章:山河卷·风寒(6)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51 2019-06-21 21:09:08

  难不成她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她的王兄也很奇怪,竟然没有刻薄地数落她,只是落井下石一番,他说:“你这个懒货,连母后的生辰都误了,那些官员的夫人们给母后送了许多礼物,母后原本是打算都送给你的,但谁叫你这么不争气,这下好了,礼物没了!”

  原来她这一晕已经晕了很久,连太后四十岁的生辰都错过了。

  姜漓漓嘟着嘴,泪眼汪汪地说:“没了就没了!”

  太后赶紧说:“漓漓,别听你王兄的,那些礼物啊,母后都帮你留着。”

  姜越也道:“哎哟,吾都还没说你,你就要哭鼻子了?都这么大人了,还爱哭,丢不丢人啊,你看人家姜漪可比你懂事多了。”

  她都是装的啊。

  但姜越老是把她同姜漪比来比去的,她心里怎么这般堵的慌呢?

  “身为吾的亲王兄,你就不能多说说吾的长处吗?”她嘟着嘴,“吾……哪里……哪里不懂事了?”

  太后说:“越儿,你快些回去休息吧,明日还有许多政务必须要处理。”

  姜越见她又要哭了,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过分了些,毕竟病着的人很脆弱。

  “好了好了,太医说漓漓没什么大碍,孤也就放心了,母后也应该多休息,不如也随孤一同走吧。”

  姜漓漓瞪着两只大眼睛乖巧地说:“你们就走吧,我没事的。”

  太后交待侍从:“你们务必要照顾好公主,如若公主再有任何闪失,吾便唯你们是问!”

  “诺。”

  待他们走后,姜漓漓一脸严肃地问桑羽:“医官同王兄母后都说了些什么?”

  “奴不知道。”

  姜漓漓指着另一个女侍从说:“你当时离他们最近,你说!医官同太后说了些什么?你若不回答,吾便把你送去勤苦宫。”

  侍从立刻答着:“医官说‘公主风寒虽好,但心脉衰竭,又不进食,已形同枯槁,恐时日无多。”

  原来如此,他们才如此匆匆离去。

  她突然想起为她受伤的大王兄。

  “淮王怎么样了?”

  “王爷只是受了轻伤,已大好了。”

  她淡淡应了一声:“嗯,知道了,你们都出去吧。”

  待他们走后,姜漓漓独自坐在榻上,良久。

  虽曾幻想过自己死了无数遍,但面对生死,她还不能彻底释怀。

  太后和姜王走出了宫门后,青阳裴立刻来到了大殿之内。

  他把侍女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原来传言是真,她果然……他的心,竟然也会为她而痛么?

  他看见了落寞的姜漓漓,她坐于榻上,眼神空洞,没有了以往的灵动和跋扈。

  她大概是在伤心吧,曾经趾高气扬的她,也有这般无助的时候。

  许久之后,他还是轻声叫了叫她,声音中平添了几分温柔:“公主,您可是还觉得冷,要我抱着入睡?”

  姜漓漓竟没有发现青阳裴默默地站在这里。她没有心情跟他贫嘴,她本来也不是那等嚣张跋扈毫不讲理之人,她只说:“裴面首,我躺着背疼,你带我出去走走。”

  “好。”

  青阳裴很庆幸,她没有同往常一样,三言两语便同他发起脾气来。

  他找来一件狐裘给她披上,带她到院子里散了散步。

  明月当空,漓漓的惆怅久久未散。

  她说:“吾这长守宫是新建的,原本是这宫里唯一没有冤魂的净土,如今也浸染了不少血迹。”

  青阳裴戴着铁链的手扶着她,他黑发如墨,眼眸微闪,清冷的月光把他照的风霜高洁。他低头回复着:“哪有王宫之土不染血迹的?”

  “若是当日刺客得手了,现在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你是否很高兴,因为自己可以趁乱逃出去了?”

  姜越既然没杀他,定然是有所顾虑,不是不杀,而是不能杀。

  如若她死了,他至少不用再背负面首之名了吧。

  她看见青阳裴皱了皱眉,冷冷地说:“你怀疑我?”

  “难道不该怀疑吗?”

  “不是我做的,我也永远不会杀你。”

  “哼哼。”她笑了,她想起了在长和殿中他说的话,那日,他义愤填膺,对天起誓说:今日你不杀我,他日我回国之时,定要率吾珉国三军踏破你古央城头,血溅你姜室族人,今日吾是面首,他日,吾要你国的公主扒光衣服在吾面前求饶,然后把她们卖入青楼,为娼为妓!

  姜漓漓笑着说:“若是以后有机会,你怕是要让吾生不如死吧。”

  青阳裴微微皱眉,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都病成这个样子,还要同他争论这些琐事。

  “不会,如若当真如此,我一定不会这样对你。”

  语气平淡,如和风细雨。

  她冷哼一声:“难道你忘了你在长和殿中的誓言了么?”

  青阳裴无比认真地望着姜漓漓说:“漓漓,你与别人不同,我绝不会伤害你。”

  多么温柔的甜言蜜语啊,到底不过是虚假的情意,那她就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看破不说破吧,免得误了裴面首的“情深义厚”。

  姜漓漓望着他如暖阳般的眼睛,然后主动牵起他戴着铁链的手说:“嗯,吾相信你。”

  姜漓漓对着他笑了,他也在月光下微微笑着,心满意足,如朝霞升起,云雾散尽,明媚到晴空万里。

  姜漓漓觉得,他的微笑假的逼真,真到让人动容。

  姜漓漓问:“你开心什么?吾相信你与不相信你有什么区别么?”

  “有区别,对我来说很重要。”

  是很重要,毕竟她若不信他的话,他日后要怎么利用她呢?

  “难道你对吾动心了?”

  他只是抬头望了望天空说:“今晚的月色很好。”明月斜照,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几声朦胧的鸡叫声。“你知道吗?漓漓,我很开心,你能在今日醒来。”

  “今日有什么好的?”

  “今日是我的生辰。”

  “那又如何?”

  “你在我生辰之日醒来,也许我们是天定的缘分。”

  骗人也不是这样骗的。

  姜漓漓想了想说:“你若承认你对吾动了心,吾便送你一个生辰礼物。”

  青阳裴柔情地说:“漓漓,就算你不给我生辰礼物,我也承认,对你动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