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二十三章:山河卷·刺客(1)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16 2019-06-23 21:21:12

  姜漓漓已经醒了三天了,精神大好,能吃能喝,说话也不哑了。

  于是她又过上了早起晚睡的日子,她总是夜以继日,不到深夜不罢休。

  昨日夜里,气温骤降,天下着蒙蒙细雨,树叉上挂了不少雾凇,地面湿濡一片,有些地方还结了冰。

  今晨,姜漓漓走出大殿,没有看见桑羽的人影。

  桑羽这个贴身侍女一点都不够称职,还不如青琅山照顾她的宓香。

  她只好随意叫一个侍从:“你帮吾去找一副竹笠和蓑衣来。”

  姜漓漓拿了放在院子中的鱼竿,那鱼竿可是她昨日亲自捣鼓了半天才弄好的,她还特地嘱咐北冥信风帮她看好她的鱼竿,免得被东厨烧火的人当作柴烧掉了。

  姜漓漓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坐在池塘边垂钓。

  天气有些冷,她哈了一口热气在手上,搓了搓手往池塘望去。满池的鱼儿,清晰可见,好几条都在她鱼钩旁游动着,可迟迟不上钩的鱼。

  她有些急了。

  然,她又抬头望了望在屋檐下躲雨的北冥信风,心生一计。

  姜漓漓说:“北冥将军,你去那边用你的剑往池子里戳戳行不行?帮吾把鱼赶过来,吾可还一条鱼都没钓着呢。”

  北冥信风颇有些无奈:“公主,您病才刚刚好,回屋去吧,这天冷又下着雨的,未免受寒。”

  北冥信风虽这样说着,但还是提着剑过去帮她赶鱼了,他边走边说:“公主您若是想吃鱼,属下差人捞上来不就得了?哪用得着这么麻烦呢?”

  北冥信风想,他这将军可真够称职的,有着将军的头衔,做着侍卫的事情,操着老婆子的心。

  “那怎么能一样呢!”

  怎么就不一样了?

  宫门口的侍从忽然说:“拜见太后。”

  姜漓漓抬头望去,是她母后来了。

  还没等她问好,太后就指责着北冥信风:“信风,你怎么也同漓漓胡闹!”

  “是属下失职。”

  太后有些生气,姜漓漓也不好再钓鱼了,只好收起鱼竿。

  桑羽她终于冒了出来。

  等等,她刚才好像是从偏殿出来的?西边第三间,那不是裴面首的房间?

  也许是她看错了吧。

  太后让姜漓漓进殿,坐在榻上。侍从搬来了一汪炉火,放在姜漓漓旁边。

  太后娥眉微蹙:“漓漓,今日你觉得怎么样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母后不必忧心,吾已经大好了。”

  太后欣慰地微笑,“如此便好,从青琅山上带的养护身体的灵丹还有么?”

  “还能吃上两个月。”

  姜漓漓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便快速奔到架子前,在楠木盒里取出一个小玉瓶递给太后。

  “母后,都怪女儿不孝,您四十岁的生辰都没能去祝寿,这驻颜丹是女儿从青琅山上特地为您带回来的寿礼,吃了这个东西,能使人容颜不变,脸上不长皱纹,还能延年益寿,可好用了。”

  太后接了过去,脸上却并没有露出笑容,姜漓漓疑惑地问:“母后,是不是吾送的东西您不喜欢?”

  “漓漓送的东西,吾怎么会不喜欢呢?”

  “那母后为何不高兴?”

  “母后没有不高兴,母后只是担心你,你回宫不久,却接二连三地生病,宫中的医官又不如墨寒道长这般妙手回春,你不在他身边母后不放心。”

  “哎呀,不碍事的,医官不是说了么?吾只是感染了风寒。”

  “怎么会没事?你在床上都躺了一个月……所以漓漓,吾让北冥将军送你去青琅吧。”

  姜漓漓知道,这场让她躺了一个月的小小风寒可能是她即将离开人世的征兆。

  可她不想那么快就回去,往年她也是元日以后才走的。

  “母后,元日快要到了,我想和母后还有王兄一起过元日。”

  “那有什么要紧的,母后只要你好好活在这个世间,健健康康的,在没在一起又有何重要?你的墨寒师兄,他为人沉稳,医术精湛,你必须去青琅。”

  太后音量不高,却言之凿凿,毫无商量的余地。

  姜漓漓思考片刻,便应承:“好,我去青琅。”

  其实,她也不喜欢待在王宫,王宫中的日子百无聊赖,死气沉沉,她不过只是想要陪陪她的王兄母后罢了。

  太后说:“北冥将军熟悉去青琅的路,吾仍然让他送你。”

  “嗯。”姜漓漓应着。

  “漓漓,你是否怪母后常常让你一个人在外孤苦无依?”

  “我怎么会怪母后呢?我知道,母后都是为了我好,而且青琅山的人对我很好,我也不算是孤苦无依……”

  太后握着姜漓漓的手说:“吾的好漓漓。”

  太后这样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让姜漓漓很不自在,她习惯了她们之间因彼此客气而产生的距离感。

  姜漓漓将手抽了出来毫无表情地说:“母后,您回宫吧,我怕我走的时候,您舍不得。”

  太后走后,她立即收拾好一大包袱金条银子,什么最值钱就拿什么。

  姜漓漓要走了,轻易不会回来了。

  她朝偏殿望去,那门紧紧闭着,这两天来,青阳裴从未来见过她,估计是对使用美男计这一计策已经放弃了吧,姜漓漓问吴铭:“裴面首呢?”

  吴铭有些疑惑地问:“公主可是舍不得青阳公子?”

  她舍不得裴面首?

  她怒道:“吾只是让你好好看着他,别让他跑了!”

  她拿着包袱向北冥信风走去。

  “走吧。”

  姜漓漓就这样匆匆忙忙地走了,她回来是为了赶她父王的葬礼,曾快马加鞭,扬起一地尘土。哪知回来后丧服加身,悲恸不已。

  她是坐马车离开的,她明明有大把的时间去看一看这些年来她不曾好好看过的王宫,可她只是紧紧闭着眼睛。她怕她所看到的繁荣景象,是她时日不多里的最后一眼。

  她也会心酸啊,尤其是马车出了宫门的时候,北冥信风还特地提醒她:“公主,咱们已经出宫了。”

  古央高高的城墙外,姜漓漓终于鼓起勇气掀开帘子望了一眼王城,她的家在这里,可她真的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