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二十四章:山河卷·刺客(2)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36 2019-06-24 22:37:42

  赶路的第六天,他们终于到了青琅山脚下的树林,林子里有许多梓树,许多树木的树叶都掉光了。

  这是去往青琅山唯一的路。

  天下起了一阵小雨,他们只得在一棵大树下躲雨。

  雾气氤氲的林子里,看起来很清幽和凄婉,适合掩埋枯骨。

  北冥信风走了过来说:“公主,雨小了,这天气阴沉不定,说不定会有大雪,趁着白日地面还未结冰,咱们须快点赶路了。”

  “好,咱们走吧。”

  如若不然,到了临崖而建的马道上,即使想快些,也不敢了。

  姜漓漓踏步上车,众侍卫们也翻身上马,准备出发。

  忽然,北冥信风的马儿啼叫了一声,其余马儿也都嘶鸣着,怎么都不走。

  侍卫们纷纷将剑拔了出来,警惕地望着四方。

  她散开灵识,仔细聆听着四周的动静。

  来了不少人。

  她掀开帘子望了望外面,果不其然,仅仅一瞬间,就从四面八方涌出来许多黑衣人。

  他们人多,初步望去,大概百来人。黑衣人来势汹汹,使得地上层层铺叠的枯叶都四处飘散着。

  北冥信风指了指四个侍卫说:“你们守在公主身边,切不可让敌人近身一步。”

  立刻就有四个侍卫跃到了她的马车旁,其他人即刻就扛着刀剑去厮杀了。

  一番厮杀之后,姜漓漓望向挡着黑衣人的北冥信风,他的周围虽倒下了几个敌人,但他的肩膀已经受了伤。

  北冥信风舞剑的动作慢了起来,不如之前那么流利了。如若这样下去,后果不敢想象。

  地上早已血红,侍卫倒下去了好几个,而那些仍然在战斗着的,无一不在拼死斗争。

  她的手抓在隔窗上,她强忍着自己跃出窗外的冲动,有水珠顺着她的脸滑落,那不是雨水,而是她忍出的汗,她虽面无表情,其实内心早已心急如焚,

  最近的一个侍卫已然招架不住,黑衣人大把向她袭来,而她安然无恙坐在马车里。

  刀剑的碰撞激起了许多火花,华丽的马车上被溅起了不少血,离她最近的一个侍卫被人打倒在地,侍卫说:“公主,小心。”

  她想起来,前不久她把手炉借给这个侍卫暖了手,所以他在最危险的时候还不忘提醒她小心。

  黑衣人瞪着眼龇着牙抬起剑就要往他身上刺去。

  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看着他们为了保护她而在她眼前死去?

  不能的。

  她不能做这样的人,侍卫们也是人,他们一样有精彩的人生,他们不该为了她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姜漓漓拔下头上的金簪,运足力量朝黑衣人扔去,黑衣人将刺入他脖子上的金簪拔了出来,以不甘的眼神望了她一眼便倒下去了。

  她如释重负。虽然墨寒千叮万嘱不准她暴露修为,但如若她不这么做,她会一辈子不安。

  他大概是要记住她的样子,好化成厉鬼来寻她吧。

  姜漓漓立刻起身,朝车外走去,北冥信风惊慌地叫道:“公主,危险!快回马车里!”

  他想过来护着她,奈何被黑衣人缠着身,移动不了分毫。

  有一具黑衣人的尸体横摊在马车与马的中间,姜漓漓迅速拔出插在黑衣人身上的剑,朝扑向一个侍卫的黑衣人砍去,黑衣人反应了过来,要来杀她,但不及她剑快,死在了旁边。

  被她救下的侍卫脱身不了,因为又有好几个黑衣人围着他。姜漓漓赶紧提剑砍断车与马之间的绳子,还好,他们只是来杀她,并没有对马儿下手。

  姜漓漓坐上马,提着剑,挎着包袱,驾着马从人少的地方冲过去,她往后一看,黑衣人果然大部分跟了过来。

  漓漓以剑代鞭,抽打着马儿,让它朝最阴暗的地方去,她得去一个侍卫看不到的地方!

  很庆幸,马儿原本是匹千里马,黑衣人被她甩去了老远,她迅速从包袱里拿出面具戴上,然后掀了外衣,散了头发。

  但……那些黑衣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迅速赶来,看见她换了装。

  这又有何关系呢?反正他们也快死了不是吗?

  姜漓漓下了马,把包袱扔到马上,拍了一板马屁股,它听话的跑进了长满树木的树林,然后她凝神提着剑朝黑衣人杀去,风自她而起,强劲地朝黑衣人刮去,那是她周身的杀气。

  姜漓漓信誓旦旦邪邪一笑:“你们来得好巧,吾正好让你们有去无回!”

  她飞速向他们冲去。黑衣人也并不是弱茬,他们以十对一,接住了她几招。

  经过一番战斗之后,林中还剩下五人,这五人,都是罕见的高手,很不巧,这些高手碰见了姜漓漓,就只能是她的手下败将。

  她提起剑,慢慢朝他们走去,她死死地盯着其中一人,那人见着了她眼中的杀气,徐徐后退。墨寒曾教她,修为到一定程度时,自会有气势。有些高手,光是那周身散发的气势,就能把人吓退。

  姜漓漓脚点着地面,运足周身灵力朝其中一个看起来还算彪悍的人冲去,她的剑在空中化剑为风,朝他脖子刺入,彪形大汉在此生死一瞬间以刀抵挡,挡住了她的轻飘飘的一击,但也后退了老远,他的脚没入枯叶里,眼神里全是惊慌,仿佛从前所学的武功绝学都失效了一般。

  姜漓漓撤出剑,他抓住这个空隙,粗粗的扁刀自他手上灵活地转了一个圈,便朝她扫来。

  然,这一起一落间,剑已经没入他肥胖的腰部,她的剑精准的从他的肋骨间斜斜刺入,穿破他的脏器,但没有横穿身体,因为被他体内的脊骨抵挡住了。

  黑衣人的扁刀再也不能向她扫来,连“哐当”落地的响声都没有,悄无声息地掉到了枯叶里。

  “蝶儿”他死前叫唤着,姜漓漓听得不是很清楚,大概是他的女儿或情人吧。

  姜漓漓拔出了剑,还来不及替他感慨这百态的人生,就转身朝她背后更凶猛更恶毒的敌人刺去。

  一击便中了,但另一个人也伤了她,她的肩膀被那个看起来最胆小最瘦弱的人用镖刀刺中了。

  是她粗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