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二十五章:山河卷·刺客(3)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15 2019-06-25 20:28:29

  姜漓漓很愤怒,因为自她十五岁以来,从无败绩,身上也从未挂过彩。

  这是她的耻辱!

  她用功力震出插入肩胛骨上的镖刀,执剑而去,让那人一剑封喉,再跪地而屈。

  剩下的两个人颤颤巍巍,武者的尊严不允许他们后退,他们仍然手持利器,朝姜漓漓冲来,他们的眼睛里有着对她的仇恨,有着杀她的决心。

  虽然他们配合得好,但他们到底还是败了。

  姜漓漓的剑横扫,挑了他们用来杀她的剑,击入了他们的身体。

  当她以为一切了结时,从树林最阴暗的地方,徐徐走出来一个人,他穿着黑衣,也带着面具,面具是铁做的,通体漆黑,将他的脸紧紧裹住。

  姜漓漓知道,戴面具的人大都如她一般,不能以真实身份见人。

  他的半边脸隐入了林中的影子里,恰巧天色昏黄,又下起雨来,雨中夹风,呼啸又阴冷的风在林间悠荡,如同山间幽冥的哀嚎。

  他疾声厉色地说:“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坏我的事?”

  姜漓漓肩膀上疼的厉害,她提剑的手都麻了,大抵是体力有些不支了。

  她笑着用低沉又沙哑的声音说:“你的好事都已经被我坏了,你又当如何?”

  他咬牙切齿用同样低沉的声音说:“姜国公主在哪里?”

  “被我藏起来了。”

  “把她交出来,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如若我说不呢?”

  “哼!那就去死吧!”

  哼?他对她哼?他莫不是太胆小了,只敢说狠话,不敢对她动手吧?

  “那你还废话什么?”

  姜漓漓提剑朝他攻去,本不打算一剑要他命,只是先试探一下他的修为,但他执剑挡住了她所有的攻击,看来修为不低。

  姜漓漓运气作厉风,朝他猛攻,他有些招架不住,便凌空跃起,朝她跃来企图压制她。

  姜漓漓翻身后退再以极快的速度撩剑而上,割开了他腹间布料,他纵身往下,立于地面。

  得赶紧速战速决才好,她已经有些头晕了,如若他不死,那她就会亡。

  他似乎对于青琅功法有些熟悉,她攻他便守,她劈他便扫,所以招架了她这么久。

  他这样的剑法让姜漓漓对他的身份感到好奇,他今日定要揭开他的面具。

  姜漓漓运足气力,将力量投入剑中,剑离她手以它代心,刺入他腹间,她再趁机紧握拳头,一拳打在他额间,她的手被他脸上的面具震得老疼了。

  戴着面具的人连连后退,剑插在他的腹部,他拔剑而起,鲜血自他腹部流出,染湿了他黑色的衣服,他一手按住流血的伤口一手将剑握于手中,仍执着地朝姜漓漓走来。

  姜漓漓气喘吁吁的立于一棵梓树旁,粗糙的树皮因为浸染了冬日的雨而冰冷,她两眼昏花,全身都疼,终是失了全身的力气。即使有冰冷的雨打在她头上,也未能使她清醒半分,她只能看着一个模糊的人影朝她走来。

  姜漓漓强装镇定,提剑运气,准备了结了他,他丝毫不害怕,踉跄着提剑朝她走来,捧着他流血的腹部边走边笑:“怎么样?毒发了吧!”

  原来他们的剑上涂了剧毒,呵,她也真是够倒霉了。

  北冥信风不见踪影,看来是没有救兵了,杀了他之后,她要孤孤单单上黄泉了。

  或许是有些悲伤,她突然想起了墨寒,原本还因为今天傍晚时分就能见到他而高兴,看来是不能了。若是她死了,他就只有孤单单的一个人了,他那孤冷的性格,大概也会为她伤心吧。还有裴面首,她怎会突然想起他呢?她怎么会想起了他微笑时的样子呢?大概他笑起来的容颜太美好了吧。

  戴面具的人提剑刺来,姜漓漓昏沉间似乎看到了幻像——他突然惊恐万分,退得老远。然后对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气阴冷,他说:“果然是你!”

  他说完,转身就逃之夭夭了。

  他以为她是谁?

  “漓漓,你怎么连他都打不过,还受伤了。”

  清冷的声音响起,姜漓漓才发觉她的身旁站了人。

  一个让她独自生了许久闷气的人。

  她拄剑而立,悬着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她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委屈着说:“墨寒,我好像晕得看不见路了。”

  姜漓漓知道,她一装可怜,墨寒就会心软的。

  墨寒将她横空抱起,他果然不怪她与他冷战了许久。只是她本该是受了万千宠爱的得意模样,可此时却紧张起来。

  因为他身上有着淡淡的香味,估计是从那些花草药材上沾来的,清冷又高贵。而她……她不仅全身被雨淋湿了,美丽的袍子被她扔掉了,头上的金钗也拿去杀敌人了,头发乱糟糟的,就连她这件白色的衣上都沾满了泥泞和血迹。

  墨寒深沉又清冷,她却脏兮兮的,他把她抱在怀里显得那么突兀,就像茫茫洁白的雪地里被人踩了几个脏兮兮的脚印。

  她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形象不够美好而拘谨着。

  墨寒说:“你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不晕了?”

  真是奇了怪了,墨寒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怎么知道她望着他呢?

  “我……我……你走太快了,没把我抱紧,我快要掉下来了。”

  墨寒停了下来,姜漓漓以为他要扔了她,没想到他只是调整了一下抱的姿势,然后摘下了她的面具,抱着她跃到了马上。

  他一手紧紧搂着她,一手拉着缰绳,朝前走去。

  远远的,姜漓漓看见司徒信北带着几个侍卫朝这边奔来,手里还提着她不知何时扔掉的装满金银珠宝的大包袱。

  还好,他们大都活着。

  但她这样不顾形象的靠在墨寒的怀里,将士们若是传了出去,定有人说她不爱名节,不顾贞操和男人暧昧不清的。

  哎……怕什么呢?反正她是被他抱大的不是吗?

  姜漓漓闭着眼睛疑惑地问:“墨寒,你怎么会下山呢?

  “听闻你生病了,我不放心,来看你。”

  “哦。”

  姜漓漓早已经感动的一塌糊涂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