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二十九章:山河卷·沧海(2)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2032 2019-06-29 18:14:54

  她突然好像感受到一股神力自墨寒而起,她细看时,墨寒一脸如常,毫无表情,根本没有施展神力。

  也许是她的错觉吧。

  反正她总有这样那样的错觉。

  与此同时,一阵极猛烈的风划过,这风刮得太诡异了,风速过快,平地而起,毫无征兆。

  “哐当~”

  “哎呦!我的鼻子!”

  风推着楼上的窗户,窗户猛然一关,撞到了女子的鼻子。

  “哼哼哼~”她忍俊不禁,笑得一脸阴险,墨寒突然牵着她的手,她立刻停止了笑,生怕她的笑会惊扰牵着她手的墨寒。

  她跟着墨寒往楼上走去,姜漓漓就这样静静地感受着他手上温度,任由这一抹深夜的温情在她心荡漾。

  真想让时光停留在这一瞬间。

  “我想再玩一会儿。”

  “夜晚太冷,等天亮了再说。”

  “那……好吧……刚才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哪件事?”

  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个女子被窗户撞了鼻子……”

  “不是!”

  墨寒把她快速拉进了屋子里。

  不是就不是,急什么。

  天亮后,宓香给她找来一身男装,穿上这身衣服,她便是姜梨,她没有戴面具,墨寒也不曾指责她。

  姜漓漓坐着她的千里马,踏着白雪,潇洒地去走天涯。她跟在墨寒的身后,默默看着他孤寒的背影。他骑马昂扬在前方,挡住了所有的风雪,偶尔回过头来看她,有时面容和煦,有时冷若冰霜。

  墨寒带着她去了悬崖之巅,看了山花烂漫,去了大漠荒原,看了海市蜃楼,去了深山老林,看了奇珍异兽,去了神秘的仙山,看了六月飞雪。什么悬泉瀑布,什么亭台阁宇,她都欣赏过了。

  踏雪寻梅,青梅煮酒,只要有墨寒在的地方,便是天涯任她潇洒。这是她开心的两年时光。

  姜漓漓成功的活过了十八岁,在外游历了两年,她装钱的大包袱也已经瘪了。

  但她还有想去的地方,她想看一看她父王和王兄以及众万将士开拓的疆土,那些曾经属于珉国的土地,如今是她姜国的城池,她想去这些地方。

  于是她去了守阳,那是她父王殒命的地方。

  他们三人骑着三匹骏马,带着一只狐狸,悠然地走在昔日繁华的守阳街头,如今的街头看起来有些冷清,大街上空无一人,可能是已经很晚的原因。

  他们一路不急不躁,到时,天已经黑了,幸好月色皎洁,不远处又有一家青楼,灯光冉冉,姜漓漓花了点银子向老嬷子打听到了住宿的地方。

  一番沐浴过后,她穿上男装,正了头冠,在铜镜中照了照自己,那浓长的眉间透着一股英气,如果使出一个凌厉的眼神,配上她练习多年的沙哑的声音,还真是雌雄难辨。

  姜漓漓在点着烛火的黑夜中等了许久,等到隔壁房间杳无动静之后,于是猫着身子蹑手蹑脚屏气凝神缩到窗户口,窗户下的小狐狸睁开了它发光的眼睛,她和蔼地摸摸它毛茸茸的头,它的眼睛又闭上了,毕竟它整日奔波,从白狐狸变成了黑狐狸也十分不容易。

  来时,她可看见了路边有一家青楼,那是殷岱最想去的地方。

  姜漓漓许久没去这些地方了,她突发奇想,想去弄清楚,为什么那些男人总是对这烟柳之地如此流连忘返。

  青楼里娇笑连连,生意特别好。

  姜漓漓一踏进那楼,立刻就有一个嬷子来接待她,嬷子热情地问她要什么类型的姑娘。

  姜漓漓回答:“随便吧。”

  这青楼虽其貌不扬,不如古央的繁华,但处处点着灯火,欢声笑语一片,看来生意都快赶上古央了。

  姜漓漓拿出足够的银子给老嬷子,说:“你们这儿都有些什么人光顾?”

  “都是些如公子您这般风度翩翩的贵人。”

  “哦?”

  “公子您第一次来我青花楼?”

  “嗯。”

  “来我们这儿的公子,都如公子一般一表人才,出手也如您一般阔绰。”

  老嬷子还很地道,叫了一个面容清秀的姑娘任姜漓漓蹂躏。

  旁边正在赏着淫歌艳舞的两个伙计悄声讨论着:“你可知道昨日我去山上打猎捡到什么东西了吗?”

  “你还敢去山上,听闻那边怨气可重了,可别沾上什么东西!”

  “可不是,那地儿阴森森的。”

  “你捡到什么东西?”

  那人把东西拿出来给旁人看了看,在亮如白昼的厅堂里,姜漓漓清清楚楚地看到他手中的玉佩。

  上好的绿色玉佩,那绿色特别浓郁,使玉佩好似如水一般透亮晶莹。

  他果然捡到了好东西,只是这玉佩怎么她好像在哪儿见过呢?她可是从来没来过守阳的。

  老嬷子交待一女子说:“今夜你可要务必把公子服侍好!”

  姑娘笑意盈盈妩媚多姿,她牵起姜漓漓的手说:“公子,我带您去房间吧。”

  姜漓漓跟着她走进一间别样的屋子,房间如亭子一般,特别空旷,有窗口却没有窗纱,只有帷幔轻飘,春画诱人。

  她记起从前,殷岱偷偷带她溜下山,他总是不带钱的,他总是用各种理由“借”走了她的钱,拿了她的钱后便把她抛在某家逆旅里,独自去纵享人生乐趣。

  殷岱回来时,要么带回一大把银子,要么带回来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

  有一次姜漓漓恭维地问他,“五师兄,你怎么那么厉害,为什么那些姑娘心甘情愿的把钱给你,人也愿意给你呢?”

  殷岱很嫌弃,翻着白眼说:“人间趣事,你懂什么!”

  他嫌弃完又得意地叹气,说:“哎……唯有花言巧语,才能纸醉金迷啊!”

  唯有花言巧语才能纸醉金迷。

  此刻,姜漓漓似乎有点明白殷岱说的话了。

  姜漓漓使出阳光般明媚的笑容对眼前的姑娘说:“美人你真是气质非凡,娥眉清扫如远山,点绛红唇,明眸皓齿,不知谁人有福气能把如此天仙娶回家。”

  姑娘羞红了脸,在她的手上摸来摸去,她三分浅笑,七分魅惑,她说:“公子,让奴家为您吹奏一曲吧。”

  “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