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三十章:山河卷·沧海(3)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3030 2019-06-30 23:00:29

  姜漓漓自个倒了一杯凉茶,静坐榻上。看着姑娘这般柔情似水,优雅地吹奏着长笛,不禁也生出一番闲情逸致来。

  这旋律似乎听过,又似十分陌生,可是听着听着,她胸闷沉郁,坐立不安。

  “别吹了!”

  姑娘眉角轻挑,眼中的魅惑不再,尽显无限的杀意,呵,特地为她而来,怎么会不吹这《离魂》。

  她变换节奏和旋律,增加了吹笛的神力,原本低沉的笛声添了几分霸道,让姜漓漓头痛欲裂,心痛如绞,浑身如噬,如魔音贯耳,生不如死。

  姜漓漓疑惑着问:“你是谁?”

  “与你有宿世冤仇的人。”

  难道是曾经比武时所结下的仇家?

  “吾与你有何冤仇?”

  “吾衷心为主,为她报仇!”

  姜漓漓痛苦地说:“谁?谁是你的主人?”

  她那双眼睛里如同埋藏着利刃一般,凶狠毒辣又浮现出轻蔑的神情:“算了,你又怎么会记得!”

  她浩大的神力贯穿着魔音,让姜漓漓生无可恋。

  姜漓漓尽力立于长榻,手控四溢的杀气集于杯上,将杯子朝那人扔去,一柄带着神力的长剑突然出现,姜漓漓当做武器的杯子被人生生用剑击碎了,另一个人自窗口跃进来,杀意更甚。

  她额上青筋暴起,较好的面容因痛苦而狰狞可怖,她如走火入魔万箭穿心般难受。

  姜漓漓没有理会来人,挣扎着直接朝那专心吹笛的人攻去。

  眼看掌心就要击中吹笛人的脖颈,她不得不本能的凝聚修行的力量,抵御别人的攻击,即使如此,她还是被来人的掌风轻而易举的击倒在地。

  来了一个满脸沧桑的男子。

  此人太强大了,她堂堂修行天才,竟不是他的对手,他轻微的掌风就把她击的倒地不起,这种能让她无地自容的人,定不是普通的修行之辈。

  姜漓漓的身体像散架一般,加上魔音的折磨,恨不得立马就撞墙而亡。

  太痛苦了,原本还可以痛得打滚,现在连滚都做不到了。

  男子徐徐朝姜漓漓走来,周身散发着阴暗的气息,眼里尽是嗜血的光芒。仅仅一眼,姜漓漓就知道,他那没有表情的脸和那双有些邪魅的眼里显露的是对她滔天的仇恨。

  由此,不说缘由,便要杀她。

  她什么时候惹过这样的人啊?今天这霉倒的也太冤了点吧,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掉可不在她的意料之中。

  “你……为什么要杀我?谁派你来的?”

  “你不配知道理由。”他冷冷地说。

  突然,邪风乱窜,骤雨奇袭,浓雾齐聚,房间里昏暗一片。

  男人往身后望了一眼,心中的不安袭来,他催促着这吹笛的女子:“快些,他找来了。”

  姜漓漓不懂,他要杀便杀啊,为什么不直接下手,偏偏要让这魔音折磨得她生不如此。

  姜漓漓心存侥幸地想,他们行事磨磨唧唧,磨磨蹭蹭,保不准就有了变数。

  变数还未来,魔音已更加刺耳,姜漓漓头痛欲裂,痛到连骨头都像要断了一样。

  突然,一柄断剑破空而入,穿过帷幔直接刺中吹笛人,笛音戛然而止,笛子掉落到地上,在暗色的地板上溜去好远,吹笛人的手僵持在空中,眼神还是刚才吹笛时的眼神,但——她已经死了,死的毫无痛苦,没留下半句遗言。

  “巫瑾!”

  男人一声呼嚎,十分痛心。

  他不甘,为什么!明明就要成功了,那人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候闯来,让他功亏一篑!

  朦胧的西窗处,出现了一个“诡秘”的白色身影,他所散发的神威如排山倒海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伤她的人拔腿就要逃走,突然被无形的神威压制跪到了地上,仿佛正朝着她行稽首大礼一般,他双膝跪地的声音响彻房间,震落房梁上的无数尘埃,他一脸不甘的样子,脸直直朝着她,眼中恨意了然,这样的眼神真让人毛骨悚然。

  他的膝盖上汩汩流出许多鲜血,他丝毫不在意,只想拄剑而起。无奈用尽力气,双腿仍像被钉子牢牢钉在了地上。

  白衣人不怒自威,说:“吾今日不杀你,是等着白瑟醒来亲手了结你,如若你再犯,吾便让你活不到她醒来的那日!”

  那人望了姜漓漓一眼,没有怒目圆瞪,只深藏仇恨,然后咬紧牙关,挺身而起,朝东窗闪了出去。

  随后骤雨急停,浓雾散去,逼人的气势也已经无踪无影,只剩下一个白衣人站立在白纱处。

  他隔着白纱望着姜漓漓,她将死未死的样子,让他有一种冲动,想立刻了结了她。

  奄奄一息的姜漓漓也打量着他,他白衣微动,定是气宇轩昂,玉树临风。

  “公子……救……我……”

  姜漓漓的求生欲让她的脸皮厚了起来。

  他不急不缓朝她走来,姜漓漓真想看看这人有着怎样的容颜。但奈何她的眼前忽然乌黑一片,看来是快要神形俱灭了。

  好在她还有意识,她闭着眼睛,感受到有人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塌上,那朦胧的不远处,琴音复又响起,伴随着悠扬的琴音,姜漓漓的脑中出现了许多幻影:她站在了雪山之巅,苍穹之中,白雪倒飘,自下而上,身之所触,皆是冰寒,目之所及,只有一个朦胧的人影,然后嚎声四起,百鬼齐聚,朝那人攻去。

  她吓得连连后退,这样诡异到让人心悸的地方,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地狱?

  姜漓漓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幻,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那悲悲凉凉的琴音一次又一次传入她的耳中,使她放空了一切,她忘记了所有,她险些不知道她是谁。她在这无尽的迷茫中不知所措,让她惶恐的,还有一声声在她耳中萦绕的呼唤声。

  那清脆又年轻的声音对她说:“白瑟,归来吧……”

  是谁?谁在唤她?是谁唤她时这般无奈?

  归来?归哪儿?王宫吗?她会回去的。

  琴音悲凉,她的脑海中突然又生出诸多幻像,扰她心智,乱她思绪。

  “回来吧,白瑟。”

  “不……不……”

  白瑟是谁?不!她只是她,她姓姜,以国为姓,名也很有风情,若梨花带雨弱柳扶风,叫漓漓。

  做姜漓漓已经够辛苦,她不愿再做别人。

  琴音流转,哀婉凄凉,姜漓漓本该爱极了这样的曲子。但幻像四起,充斥着她的头脑,她感觉到了森森寒意,无尽悲凉,她看见了流莺婉转,若木逢春,柴扉草房,爱人相拥。然后她竟忽然悲哀起来,无尽的,无法言说的悲哀,让人窒息,让人寒冷,让人战战栗栗。她看到她死了,那人似是她又不是她,一柄长剑贯穿了她的身体,她死在了成堆的尸体之间,死在了无尽的腐泥里,死时天空浊黑,黑云翻滚,惊雷与雪。

  “别害怕,瑟瑟。”

  “不……不……我是姜漓漓,姜国的长公主,我不想死……不……”

  困顿之间,姜漓漓听见神君一声悲凉的叹息。

  然后,她听到了变化了的悠悠琴音……这琴音啊,如清晨的一滴雨露折射着太阳的光辉,如一股清泉在山间细细流淌,如妙龄少女情窦初开。恍然间,琴音不再悠扬,变得急促,变得彷徨,然后琴音沉郁,低沉无比,哀伤凄婉,如血如泪,如泣如诉。让人把所有悲伤的,痛苦的事情全都浮现在眼前,连她这个从不掉泪的人都有些忍不住。

  琴音悠悠而止,幻像尽散,她还是她,她还有知觉,仿佛刚才只是做了一场噩梦,梦中的内容她已忘了大概,不知是什么缘故,竟然这么快就忘了,只记得梦中的一个凄惨结果:她死了,死的凄凉。

  姜漓漓轻叹一口气,算了吧,她常做这些虚妄的噩梦,四师兄说她常做梦,是她先天不足的原因,容易被邪魔侵扰。

  姜漓漓感觉到有人靠近,这人的手触及她的心,用神力护住她的心脉。

  他的神力让她感觉到很亲切,神力游于她全身,重塑了她的经脉,她变得有力气起来,身体也没有那么痛了。

  他又喂了点东西到她的嘴里,那味道真是百味参杂,有苦有辛,有甜有酸。

  这不大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个人,姜漓漓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说:“神君,为何要救这小姑娘,这不是最好的时机吗?”

  神君?原来救她的人果真是传说中的神,这世间真的有神!墨寒没有骗她!

  只是啊,这神君的语言有些凄凉,他说:“她不愿意。”

  这个神君的声音很好听,与世间其他男子的声音不同。其他男子的声音或是豪迈有英雄气概,或是粗犷似屠夫卖肉,或是严厉如夫子教学,或是尖锐如女人撒泼,又或只是一般音色无甚特点。神君不同,他的声音温温柔柔,如余音绕梁,不似墨寒般深沉冷冽,不似姜越般浑厚豪爽。他的声音让人一听就想到了冬日的阳光,夏日的和风,让人一听,便想靠近。

  谁曾想有着这样声音的人能把那阴险却又神力高超的来人吓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