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三十三章:山河卷·沧海(6)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3071 2019-07-03 21:51:27

  可这次墨寒却不顾什么男女有别直接推门而入了。当然,进来的还有宓香。

  顾虑到她还不耐烦地躺在床上,宓香进来就关了门。

  然后,姜漓漓看见了她房间外通天的火光,逆旅老板带着老嬷子以及一大堆人举着火把来到她的房门口。

  他们也不怕一不小心把房子烧了。

  姜漓漓真是后悔,那晚来守阳城时,万不该找青楼老嬷子问路的。

  老嬷子记性太好,当时月黑风高,竟然还记得她的脸。不,或许是墨寒的。所以她这么快就带人找上门来了。

  逆旅老板唯唯诺诺地说:“将军,他们就住这两间房。”

  有人推门,想要闯进来,门开的那一刻。房间里响起了“哐当”的声响,是墨寒使用了他的修为,他操控着他的神力自屋内掀起了一股大风把门关上了,她安然地躺在床上。

  屋外的火把越来越多,她烦躁着坐了起来,听到屋外一个粗犷的男声说:“里头的人给我听着,快点开门,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墨寒亲自打开了门,姜漓漓看见火把把那位将军的影子映在了镂着花用纱蒙着的窗上。

  将军走到了墨寒的面前,抬头望着墨寒。

  哼哼,说不定这将军是个强者,一番打量之后就要开火了!

  哪知架还没有打起来,这将军就问:“这位可是青琅的墨寒墨公子?”

  大失所望,这将军竟然是个女的,将军半夜来此,表面上是来抓她,莫不是在哪打听了消息,借此来会墨寒的吧?

  “我是,你们深夜来此有何事?”

  姜漓漓只好从榻上坐起来,从满地狼藉的地上走过去,想要去门口看一看究竟。

  谁知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见这剽悍的女将军一声呵斥:“谁给你们胆子!竟敢来此打扰公主和青琅墨公子!”

  姜漓漓走到门口,这才见到这英姿飒爽的女将军,这人竟然是北冥信风的妹妹,北冥小玖!

  北冥小玖在门口以臣子之礼朝姜漓漓稽首跪拜,她说:“见过公主!”

  然后所有人都这般恭敬拜她。

  姜漓漓惊讶地看着眼前这穿着一身戎甲的人端庄着说:“不必拘礼。”

  看到小玖的这一刻,姜漓漓脑子里一片混乱,似乎有什么事情等待着她想起。

  她静下心来想了片刻,终于想起了在青花楼见到的那枚深绿玉佩。

  那玉佩好像是她父亲的。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姜漓漓也不好问北冥小玖。

  借此机会姜漓漓便打探打探用笛音伤她的人。

  这已经是第三批人行刺她了,即使她再强大,也绝禁不住多次这样折腾。

  姜漓漓问那抖来抖去的老嬷子:“你青楼派人行刺本公主,吾都没有追究,你这老嬷子竟然还带人来兴风作浪!这是何用意?”

  老嬷子“噗通”一声双膝跪地,像跪祖宗一样跪着说:“公主恕罪,那姑娘是贱民今日才收留的,那姑娘可怜,又吹得一手好笛,贱民才决意让她服侍公主,哪知她是有所图谋啊!”

  “算了,你请北冥将军来也是为了弄清事情真相,难得有一颗良善之心,行事也有张有弛,今日之事,吾可以不追究。更深露重的,吾今日累了,你们且散了吧。但,若是今日有一人传出吾逛了青楼之事,败坏吾名声,吾便定要在场所有人知道,本公主恶名昭昭,是有一定道理的。”

  姜漓漓在外头的名声一直都不好,尽管她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在宫中显得脾气差了点,可在老百姓中不仅传出她极丑的谣言,还说她凶神恶煞,恶毒不堪。

  一直在姜漓漓身边的墨寒冷冷地说:“公主累了,你们都走吧!”

  众人散尽,北冥小玖却留了下来。说很久没有见到都城的人了,要与她共话家常,逆旅老板以闪电的速度收拾好了房间,还殷勤地送来了许多黑乎乎的木炭。

  不远处传来了几声鸡鸣,又吹来几阵寒冷的风,姜漓漓知道,北冥小玖定是要同她说些事情,但她实在是困了,姜漓漓说:“天大的事情,也明天再说吧。”

  姜漓漓醒来时,屋子里亮堂堂的,然而太阳没有照进她的屋子里,估计已经不早了。初春已过,树上长满了新芽嫩叶,也有了蝉鸣声声,如此美好的年华里,她的心情却有点沉闷。

  若是此刻有酒就好了,她本已经颠倒了日夜,若是能醉别无知就好。

  她与墨寒竟如落花与流水,本想落花随水流,你走我便走。可结果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还好还好,昨夜她并没有表现得十分较真,之前还编了一个去青楼找纨绔子弟的谎言,墨寒大抵会认为她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他……大概不会放到心上吧。

  姜漓漓木讷的从榻上坐起来,看见了特诡异的一幕,北冥小玖在她的房中,一时拿着她的神剑舞来舞去,一时又拿着她的剑细细抚摸。

  那样子像极了一个发癫的野公鸡。

  真是的!拿了她的剑经过了她同意么?若不是看在姜越的份上,她早就破口大骂了,想起她神剑的威力,她赶紧朝墙上望去,免得一不小心屋子都塌了。

  还好,墙上没有裂缝。

  北冥小玖举着剑做完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后转过了身,她终于望见了姜漓漓。北冥小玖望着她的那一瞬间,眼睛可贼亮了,那眼睛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糟了!北冥小玖不会是要打她神剑的主意吧?

  虽然北冥小玖跟姜越的关系极好,对她也不错。但……这神剑可是神君送给她的心意,是天下至宝,而且从昨日到今日,它在她手里还只有短短一晚,就算她不喜欢它,但如此宝贝,姜漓漓真是舍不得啊。

  果不其然,北冥小玖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搂着她的肩膀谄媚地说道:“漓漓,我的好公主,你终于醒了?”

  姜漓漓嫌弃地瞥了她一眼。

  她把断剑从她手中拿了过来,问:“你大清早怎么在我房中?”

  “公主,已经不早了。”

  “嗯,我知道。”

  “几年未见,公主越发倾国倾城了呢。”

  “本公主向来倾国倾城。”

  想要用花言巧语来骗她的宝剑?没门!

  “公主啊,你这剑怎么得来的?”

  “一个人送的。”

  “谁人送的?”

  “怎么了?”

  “哦,没事,这剑啊,锋利无比,光剑气就能伤人,可不是一般青铜铁器做的。”

  “那是自然,到吾手上的东西能一般吗?”

  北冥小玖对姜漓漓使了两个眼色,她继而笑着说道:“漓漓啊,你一个如此文静端庄的女孩子,又有墨公子贴身保护,这剑你也用不到,干脆送我吧,我用它上阵杀敌比在你手里可有用得多呢!物得尽其用不是吗?”

  “不行,我也很喜欢这剑!马棚里有匹千里马,估计你也很喜欢,我把千里马送你吧!”

  北冥小玖大惊,原本发着光的眼睛又亮了几分,“什么?你还有一匹千里马?”

  姜漓漓有点鄙夷地说:“嗯。”

  北冥小玖没有过多的考虑,立马便说了:“漓漓啊,若是你把剑送我,我就答应你任何条件。”

  “容吾想想。”

  一盏茶时间后,她问:“想的如何?”

  “千里马可以给你,但我的宝剑不行。”

  它一脸颓唐:“哎!可惜了这把宝剑,不能物尽其才咯!”

  北冥小玖是一个极其聪慧的女子,常常同姜越一同在宫中习武,武艺超群,精通史书,既懂排兵布阵,也知策略计谋。

  只是有点心高气傲。

  北冥小玖是真的爱这把宝剑,她又说:“公主啊,我的好妹妹,既然你不愿意送给我,那就把剑借我用用总可以吧……”

  “恐怕是有借无还。”

  “不会的……”

  “容我再想想。”

  “想得如何?”

  北冥小玖的双眼放着如此豪光,俨然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模样,今天,她可能耗上她了。

  哎,一把剑而已,那就答应了她吧。

  她耍着小脾气说:“剑可以给你,但是是你自己说可以答应我任何条件的!”

  “那是自然,公主想要什么?”

  “没,还没想到,想到了就告诉你。”

  北冥小玖得了她的宝剑,她反而沉静了下来,坐于榻上,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烦的模样。

  姜漓漓想,她是不是魔怔了。

  “漓漓啊,你不发一声便外出多年,可有想你的亲人?”

  “有一点儿。”

  司徒小玖较为惆怅地说:“漓漓,如果我是你,我便日日陪在爹娘身边,这样的日子才是好的。只可惜,我想陪,他们早就已经不再了。”

  听了司徒小玖的话,姜漓漓也有些感伤起来。

  “我不是你,有很长的一生去尝试各种事情,我必须趁早把我爱看的风景看够,喜欢的事情做完,这样,才算不负此生。”

  北冥小玖望着她:“可是漓漓,你母后病了。我想你应该回去看看她。”

  这是她从没想过的意外。

  姜漓漓问:“怎么会?她身体一向好的很。”

  “漓漓,你母后十分担心你!派了许多人去寻你,却没有半点消息。再加上……忧心王君的婚事,整日忧心劳累,便病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