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三十八章:山河卷·静候(3)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3022 2019-07-08 22:16:45

  “我气你当初一言不发就走了,没有给我留下只言片语!我在这里等了你两年,公主,你可否知道,这两年里我每日都在盼望着你回来,我每日都希望能见到你……”

  她冷笑一声:“你是说你爱上了吾?既爱吾为何要杀吾?”

  青阳裴颔首,那双明动的双眸里涌现出了滚滚深情,他的千言万语只化成一句未说出口的话:“我……”

  青阳裴有些恼怒,大概是被她的冷笑戳中了他欲作孽的良心,她直截了当地问他,他反而不说了。

  姜漓漓又冷笑一声:“理由呢?”

  “什么理由?”

  她冷冷地说:“你东扯西扯说爱我的理由。”

  他似乎被她问得蒙圈了,惊了好一阵,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哼,得了吧,说不出理由?你想杀我直接说就是,何必扯一大堆虚假的话?”

  姜漓漓把匕首握得更紧一些,面对敌人,她向来凶狠,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可是他的眼睛有些明媚,他的气质有些温和,他望着她,一脸天真无害。

  她冷冷地说:“青阳裴,最好闭上你的眼睛,否则看到自己血溅当场可别怪吾没提醒你,吾的手法太毒辣。”

  “你杀了我吧,死在你手里,我也算解脱了。”

  呵!他想死?她怎会如了他的意呢?

  姜漓漓突然间失了所有的兴趣,为什么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人不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人呢?如果那人也如他一般用花言巧语骗她也好啊。

  呵,那人,怎么会是说花言巧语的人。

  姜漓漓本就没有打算要伤青阳裴,面对他绝色的容颜她也下不了手,毕竟他没有当着她的面犯下什么滔天的罪孽。只是宫中年岁漫长,她来寻些乐趣。

  而今她失了全部兴致,连话都不愿说了。

  姜漓漓招来侍卫毫无兴致地说:“把他放了。”

  说完她便往门口走去,也不去看侍卫和青阳裴的脸上是何种表情。

  宓香跟了上来。她问她:“公主,咱们去哪儿?”

  “出来吹吹风,散散心。”

  风刮得老大了,她的衣袖在风中飘舞,她顺风而走,头发被吹得有些凌乱,也许是穿得少,她竟觉得有丝丝凉意。

  为了不让自己那么冷,于是她甩着袖子,扭着小腰,哼着小调,跨着大步往青石长路走去。

  宓香望着姜漓漓行走的背影,几经思量,几度欲言又止,最终敌不过作为侍从的职责,她叫了声:“公主……”

  宓香叫完她就不说话了,姜漓漓懵圈了好一会儿宓香都没有继续表达她的想法,好奇的她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宓香。

  “你叫吾作甚?”

  宓香神秘兮兮东张西望了好一阵。

  这里离长守宫不远,很少有人敢在她的地盘放肆,周围明明半个人影都没有,宓香还一副胆颤心惊的样子,真是笑死她了。

  姜漓漓等了老半天,宓香才开口说:“公主……您这样走路的姿势不太雅观,免得被人瞧见了,又得传您的不好……”

  姜漓漓:“……”

  姜漓漓好不容易爽了的气又被宓香憋在了心头,于是调整了那像鸭子一样左摇右摆的走姿,快速向前奔去。

  她终于走到长和殿大殿外,欲要好好与他的王兄探讨人生,谁知走到殿外,四周安静的可怕,侍从们战战兢兢,都低着头,就连见到她,都只敢用蚊子般的声音打招呼。

  “发生了什么?”

  姜漓漓疑惑的往长和殿中望去,只见姜越一脸乌黑,怒发冲冠,端坐殿堂,殿中跪着好几个臣子,听老黄门老辛说姜越的宠臣岑良都匍匐跪地……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这些人竟然跪到姜越的寝宫里来了。而且是双膝跪地,在姜国,只有拜祖宗,祭天地敬神明才会这样跪的。

  这情景,她哪里还敢进里头呢?她在门口像贼一样弓着身子偷看着,她威武无比的王兄大发雷霆,他蹬鼻子上眼站起来吼道:“尔等自称都是忠臣良将,却公然拉帮结派,结党营私,如今还在吾面前上演官官相护的深情把戏,维护一个私吞上万粮草的贼臣……他姚星尘的儿是儿,难道边境那数万将士就是从石头缝里生出来的?难道那些舍生忘死护国的人就该被他姚槐一人活活饿死?枉他爹还是大将军!吾姜国的脸都被他姚槐一人丢尽了!”

  众人不言一语,头都埋到了地上,无一人敢上前答话,看这架势,姜越的怒火一时半会儿也消不了,她像花蔫了一样转了个身。但她也不甘心就这样回去,于是调转方向,朝太后宫中走去。

  日暮时分,太后留她进晚食,她本就巴巴的盼着太后留她吃饭。不巧,姜越来了,姜漓漓是很害怕他的,生怕他一个不就神,便城门失了火,殃及了池鱼。

  还好,吃饭时,姜越很正常,正常到对太后和她都是笑呵呵的,只是偶尔干咳几声,找侍从要了几次茶水。

  哼哼,嗓子不舒服吧?定是骂多了的缘故……谁让她肝火那么旺呢?区区清汤寡水怎能扑得了这愤怒而生的心火?

  直至晚饭结束,姜越才对她说起:“漓漓,听闻你白日来长守宫找孤,可有什么事?”

  “哦……没什么,只是多日不见王兄,便想去看看,那时见王兄在训人,我便不敢打扰。”

  姜漓漓只听见姜越叹了一口长长的气:“哎……”

  站立在一旁的太后忧心地问:“越儿,何事如此忧心?”

  “不过是朝中琐事,不提也罢。”

  “你是一国之君,大事小事的,自然都要考虑周全些,今日之事,吾也曾听说了,姚槐他父亲战功累累,你父王在世时,曾帮助你父王良多……”

  姜漓漓大概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将军姚星尘之子姚槐私吞军粮,如今这批粮食还下落不明。

  早就听闻姚槐的威名,他名声也不是很好,如今更是犯下了大错。好在他父亲姚星尘驻守西北,劳苦功高。姚星尘十六岁参军,虽只有区区五十岁,却已是三朝元老。而姚槐是姚星尘独子,又远在边关,即使姜越震怒,却也只是罚姚星尘巨额钱财,充当粮饷,念他父子守城灭贼有功,官职不变。

  “母后提醒的是,孤本来也不打算处置姚槐,他虽挪用军粮,却救了半城民众,也收服了贼寇,只是朝中有些人看不惯姚槐的行事作风,又恐他兵权过大,与他为敌罢了,孤也刚好借此机会磨磨他的傲气。”姜越转头望着她,说:“母后独自在宫中,也没有体己的人说说话,漓漓你可要常来陪陪母后。”

  还没等姜漓漓回话,太后便说:“越儿啊,你若早些娶妻,再纳几房夫人,何愁宫中不热闹?”

  听太后如此说,敏感的漓漓想,也许她去陪太后,双方都有些不自在吧。

  太后又在借机催婚了。不过也是,姜越也不小了,怎么着也得娶个人当媳妇了吧。

  姜越说:“母后,孤倒是不急,您还是早些替漓漓物色物色个夫家吧,她都是个老姑娘了,再不寻,就怕嫁不出去了。”

  怎么说着说着就说起她来了?她刚刚可一句话都没搭腔。好啊!姜越,竟然把她当做挡箭牌!

  姜漓漓嘟起嘴,虽然嘟起的嘴被戴好的面纱拦住了,但她还是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说:“王兄就知道欺负我……”

  姜越脸上扬起了笑容,“孤哪是欺负你,孤说的是事实。”尔后,他语重心长地说:“漓漓啊……若你实在嫁不出去,就跟王兄说一声,孤下一道旨意替你赐婚,万事都能解决,你可不能再想着你那墨寒师兄了!”

  太后皱着眉头,做些沉思状说:“你王兄说的不无道理。”

  “……”

  姜漓漓不能对他们娘俩无言以对,她伶牙俐齿的,怎能无语呢。于是她说:“母后,您还是多替王兄选一选夫人吧,王兄与我不同,看人家姜淮的王妃又有身孕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她与姜越对比,她不用继承家业,而他要为了姜国的根基考虑。姜越与姜淮对比,姜淮身为淮王,早就妻妾成群儿女三四。可姜越呢?他的娃在哪呢?别说娃了,连女人都没有……

  她悻悻地想,她再不济,好歹还有个面首。

  姜漓漓望着姜越,坏坏地笑着,谁知姜越说:“孤与你自然是不同的,孤有万千女人想爬上孤的床,只是孤不稀罕,而你……孤把你白白送给人家,人家都不要呢。”

  扎心,他的话真的如针扎心啊……

  姜越打击完姜漓漓,笑得更欢了,而姜漓漓只能瞪着他说:“我头疼,想回宫休息了……”

  姜越脸上笑得像猴一样的神情让她看着烦,他说:“漓漓,要不要让孤叫医官来看看!”

  她没理他,径直走了。

  真后悔,她做什么不好,偏要来长和殿看他呢?

  是夜,明月当空,微风千里,回到长守殿中,洗漱完毕,沐浴更衣,晾干头发,躺于软榻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