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四十三章:山河卷·欺骗(1)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3033 2019-07-13 21:32:11

  时光如逝,度过寒秋与残冬,已然到了多雨的暮春时节。

  今夜无雨,长夜寥寥,星夜如辉,和风袭袭,皎皎月光从镂花的窗子照进姜漓漓的大殿,她很喜欢这样的夜晚。

  榻上被褥杂乱不堪,姜漓漓和青阳裴谁也没有时间去管它。

  今夜她全然与他巫云楚雨。这样的感觉于她来说,真是新奇,是世间之最美,如蝴蝶找到花朵,月光伴着水影,清风掠着柔波。这样的美丽,她从未想过,她希望能与他时时如此,日日如此。

  她这样想,是不是有些荒淫无度?

  从前她理智尚存,因为她清楚的记得第一次在承辉殿中看到他眼里的森森恨意,这些自他身上若隐若现的寒意,总让她望而却步。所以她会在自己将要陷入他的情网时提醒自己:他足够隐忍,足够聪明,一定对她不怀好意,他表现的再温柔,也只是虚情假意,她不能掉入他的陷阱里,还是如此明显的一个大坑,上面连茅草都不曾盖。她是堂堂姜国公主,可以逢场作戏,但绝不能假戏真做。

  而现在,姜漓漓把从前的偏见抛诸了脑后。从前是她想多了,他虽是敌国王子,却可能是真的爱她。毕竟世间男女之情,又有几人能看透?

  抛却偏见,于是她发现,如青阳裴所愿,他需要的爱已经水到渠成。

  他的呢喃软语犹在耳畔,他终于予以她亲切的称呼,他声声唤着她“漓漓”,而姜漓漓,把藏在心里的那几声“阿裴”叫出了口。

  经过一夜缠绵,到底是累了。

  青阳裴重新攀上她的肩头,宛如世间最温情的男人,轻轻让她附在他的肩上,一手把玩着她散乱的长发。

  她闭着眼睛,倚在他的怀里。

  青阳裴问她:“是不是累了?”

  “没有,你同我说说话吧。”

  姜漓漓只想这样静静躺在他的怀里,听他柔情地说三道四,尽享旖旎时光。

  “亥时已过,公主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

  “我自然知道,是上巳节。”

  “听闻今日宫中祭司会在魑河边设神坛祭祀?”

  “嗯,大祭司和女巫会去魑河边为人们衅浴除灾,届时百姓们会去河边嬉戏,临河而盥洗,洗去冬日的尘垢,许多达官贵人还会在河边设宴,把酒言欢,文人们也会去河边赋诗几首,可热闹了。”

  “公主看过这样的情景么?”

  “偶尔吧,很久以前,我常住在青琅山,那时我的父王还在世,父王他不准我私自回都城的,但是我不甘只守着青山绿水,于是一逢上巳节就会求墨寒带我下山游玩……”

  那时啊,她认为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青阳裴突然没有说话了,原先的喜悦在这一瞬间一扫而空,他把她抱得越紧了。

  想来,他在她宫中已经三年多,这三年来,他从未出过这宫门半步,也许,他是想出去走走,看看不同的风景吧。

  姜漓漓翻个身,摸了摸他略带忧郁的眉眼说:“阿裴,怎么了?是不是想去宫外走走?要不……等今日天亮,我陪你出去看看吧,反正我也在这宫里憋的慌,今日又是上巳节,不找个理由寻开心怎么行呢?”

  “这几日风大,公主身体才好,不宜出门。”

  “到时我都城的女子都会前去,你就不想看看么?”

  “我的眼中有了你,怎还会去看别的女子?若是我出现在魑河边,那也一定是为公主祈福。”

  “那就随我出去吧,我带你看看我都城的繁华。”

  “好。”

  他已经可以在王城自由行走,她带他出宫,想必她的王兄不会怪她的。

  也许是被青阳裴莫名奇妙的忧伤感染了,她竟也变得忧郁起来。

  “阿裴,若是以后我死了,你会不会同其他女子如我们这般耳鬓厮磨抵足而眠?”

  她的阿裴,会不会同别的女子行苟且之事?

  “不会。”

  “你发誓!”

  “我青阳裴对神明发誓……”

  曾几何时,她需要别人用虚无缥缈的誓言来证明他的衷心呢?不,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墨寒曾说过,世间万般,诸生鬼相,誓言于心,说出皆是浮云虚妄。

  她害怕誓言,她怕一语成谶誓言成真。

  “算了……”姜漓漓堵住他的嘴说,“天快亮了,睡吧。”

  姜漓漓醒来时,天大亮,估摸时候不早了,床上不见青阳裴的身影,她往光亮的地方望去,青阳裴落寞地立于早已燃尽的灯火前,他寥落的背影显得有些孤单。

  “阿裴,你在那干什么?怎么起来了也不叫我?”

  “没什么……”

  他转了一个身,落寞散尽,满身光华,嘴角噙着半抹微笑,端着一碟桂枣糕朝她走来。

  青阳裴徐徐而说:“公主应当饿了,先吃点桂枣糕,宓香在东厨忙活,我这就去让她来服侍你。”

  “哦,好。”

  宓香肯定重操旧业,去做菜了,她在青琅山上就痴迷于此。

  末春之际的今日,正好,骄阳不燥,微风不冷,还是一年一度的上巳节。

  姜漓漓冠以男装,覆半截面具对着青阳裴说:“吾这一身装扮如何?”

  他思索了片刻,便去架上拿来了她的青色袍子,风狸做的那一件。

  他将袍子披在她身上说:“若是穿上它就更完美了。”

  “我不想穿,都这个时候了,谁还穿袍子!”

  “穿上吧,漓漓,它好看。”

  “那……好吧。”

  她勉强一下就是了。

  姜漓漓招来北冥信风,带着桑羽去了宫外,把宓香留在了宫中主持事物。

  青阳裴牵着姜漓漓的手,他们一同漫步在辽阔的街道上,姜漓漓不时观察着青阳裴的神情,毕竟他很久没有出过宫了。

  她并没有察觉到青阳裴的有多么的兴高采烈。

  周遭的少女投来盈盈目光,更有甚者,把三月的桃花直接送到了青阳裴的怀里。

  光明正大来勾搭她的面首,这样的事情她怎么能容忍呢?

  于是再有女子抛来媚眼时,姜漓漓便让北冥信风亮出宝剑,把那些女子吓退。

  她们终于走到了西都城的尽头——魑河边。

  魑河水自巍巍高山流出,跨河的神台上已经没有了女巫和祭司的身影,他们来得太晚,祭祀典礼已经结束,人却没有因为典礼而散尽,不大的河边还聚集着近千人。

  河边的长廊上坐满了达官贵人,他们高谈阔论,吟诗作赋,满面春风。

  除去在河边盥洗、嬉戏的人,还有一些小贩在叫卖。

  一整天了,整整一天,青阳裴的脸上都没有露出那种久旱逢霖时喜悦的神情。

  难道他并没有因为走出囚笼而感到自由和轻松吗?难道他与她一同并肩携手并没有感到开心吗?

  她今日怎么会有些惶惶不安呢?

  “阿裴,我渴了。”

  姜漓漓没有亲自去为她买,而是对桑羽说:“桑羽姑娘,还劳烦你去买碗白豆汤。”

  也好,如此安排,甚合她意。

  姜漓漓取了一些钱给桑羽,然后拉着青阳裴走至河沿,人实在是太多了,而她走了许久也累了,于是在河沿边找了一块齐整的大石头坐了下来。河水澹澹,清澈冷冽。三月的水还很冷,姜漓漓很佩服那些敢光着脚丫在河中与情郎戏耍的女子,竟然不怕寒气入体。

  不远处的浅河滩上竟然站着唯一的一位银白头发的老妇人,她卷起裤管,在老头儿的搀扶下,脚在水中用力一蹬,溅起了许多水花,水花淋湿了老头的衣裳,老妇人满脸褶皱,却对着老头儿笑得像个小孩。

  她如此苍老了,佝偻着身体,也不怕在河中摔倒了。

  “呵。”

  姜漓漓也笑了,只是带点儿难言的忧伤——她竟然产生了期盼,期盼徐徐无期的未来,她与青阳裴也能这样携手相依。

  但……她的生命早已成了定局,虽然她已经活过了十八岁,但她注定早死。

  “公主也想去水中走走?”

  “不,河中石子太多,我怕硌脚。”

  青阳裴在姜漓漓面前蹲了下来,握住她的小腿,他没有想到会吓到她。

  姜漓漓本能的往后退了退。

  “你干什么?”

  他抬起眼望着姜漓漓,他说:“听闻今日的魑河水能消邪灵,去病除灾,我想替你盥洗盥洗……”

  不等她同意,青阳裴便皱着眉说道:“算了,你身体弱,水又太冷了。”

  正巧,桑羽买了白豆汤急急走来。

  她将白豆汤递给姜漓漓说:“公……子您要的汤我买来了。”

  “给我吧。”青阳裴说。

  他深情款款的来喂她,也许是魑河水掩映的缘故,他的眼里有看不尽的柔情。

  她爱极了这样的柔情。

  也许,是水波太晃,荡得她眼花了吧。

  “我自己来吧。”

  姜漓漓将那碗带着竹香的白豆汤一饮而尽,喝完后,将竹筒递给桑羽,然后朝她作揖说:“还劳烦桑羽妹妹替我拿着竹筒。”

  桑羽愣住了,有些羞愧地说:“不敢当。”

  青阳裴挽了挽长长的衣袖,将手伸进了魑河里,捧起了一捧凉凉的河水,溢出的水滴在太阳的光辉下滑落,他捧着水对姜漓漓说:“公子可否把手伸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