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四十四章:山河卷·欺骗(2)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3075 2019-07-14 20:23:01

  不知道为什么,姜漓漓就是不伸,她嘟囔着说:“我才不信这些。”

  青阳裴有些执着,威胁着她说:“把手伸出来,不然我将这水全泼到你的身上。”

  姜漓漓横眉一瞪,冷冷地说道:“你敢!”

  她嘴上虽然蛮横着,手却听话的伸了出去,青阳裴将手中清水悉数撒于她的手上,一阵冰凉的触感传来过后,他卷起袖子又从水中捧着水,淋在她的手上。

  青阳裴虔诚地说:“惟愿魑河水涤尽漓漓手中污秽,祛除病魔,保我漓漓安康无虞。”

  姜漓漓从来不信这些,在这指尖一瞬便流逝的水,又怎么能带走邪魔污秽和那积攒了许多年的病根?

  不过是求个心安罢了。

  青阳裴用他的衣袖为姜漓漓拭去手中水渍,然后把她拉入怀里,坐在一方长长的大石块上。

  今天的他穿着她昨日送他的衣裳——绣了许多银色梨花的黑色长袍,微风吹动他的裙摆,他长袖微湿,颇有一股英姿飒爽的风采。

  四周的人都比较欢快,笑声、戏耍声荡漾在这魑河河畔,久久不散。

  独青阳裴沉默不语,明动的眸子中并没有一丝喜色,刚才他望着她的时候,眉宇间还浮现过一瞬她看不懂的忧愁。

  青阳裴突然问她:“你的墨寒师兄,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姜漓漓笑了,难不成,他一整天的郁闷都是因为吃着墨寒的醋?

  姜漓漓已经有些时日没有想起墨寒了,他啊,人如其名,如墨如霜,是除却她母兄外,她最在乎的人。

  “修为深厚,才貌双全……品德高尚的人。”

  哎,早知道就应该多看点文人的墨笔,这样夸赞起墨寒来就不会找不到词了。

  “他待你可好?”

  “他不待我好待谁好?”

  “如此,那……你……”

  “你怎么了?怎么说话突然吞吞吐吐的?”

  “他于你而言是否重要?”

  “自然重要。”

  “如何重要?”

  “如若我知道他有所求,我便踏尽世间也要为他求到,如若世间有人要与他为敌便是与我为敌。”

  “我与你的墨寒师兄相比呢?”

  他与墨寒相比?该如何选择?

  见他她沉默不语,青阳裴皱了皱眉,望向了烟波浩渺的河对岸。

  她笑了,脸上的天真无忧使她增添了几分灵动,她说:“莫非你是吃醋了?”

  他亦未回答他。

  嗯,一定是吃醋了,这该怎么办呢?

  姜漓漓主动挪了挪身体,与他靠得更近一些,在他的耳边轻轻叫他的名字:“阿裴。”

  他转过头来看着她!机会来了!她亲上了他那诱惑着万千少女的的嘴唇,虽然有些微微干燥,但亲起来还不错。

  姜漓漓毕竟是要面子的,大庭广众之下,她可不敢放肆。所以她“偷袭”完毕,就想立刻逃开。

  但,他拥住了她,他黑色的衣袖在三月的微风中摇曳,他的双手攀上了她的肩头,他闭上了星辰般的双眼,他绵绵的吻停在了她的唇上。

  她贪恋着这瞬间的柔情过后,青阳裴并不太温柔的对待着她,他攀住她肩头的双手力气变大了许多,他似乎要把她揉碎在他的怀里。

  他内心的情感起伏怎么如此大?难道他的醋意并没有消去,反而越来越深?

  无力感窜遍姜漓漓的全身,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但,他如此深情,她怎么忍心推开他?是她勾起他的醋意,他只有如此才能泄愤不是吗?

  只是,周围的人这么多,他们这样……不太好吧。

  果然,姜漓漓听到了许多的声音,她听见一个粗犷的声音说:“世风日下,竟有人这般无耻,罔顾人伦,恶心!”

  还有人对他们不屑一顾,直接吐着口水,打发了他们一个“呸”字。

  两个女子谈论说:“我原本看着他一表人才,竟是如此衣冠禽兽。”

  “哎,可惜了。”

  “……”

  姜漓漓不禁纳闷,姜国民风开放,她与青阳裴你情我愿,他们怎么会把话说的如此难听?

  哦……她想起来了,她现在覆以半截面具,束发带冠,穿锦衣男袍。

  青阳裴终于放开了她,她睁开眼睛,看到了他那双略带忧伤的双眼。

  青阳裴说:“漓漓,我该如何做才能拥有你?”

  这……这是什么话?莫名其妙,叫她如何作答?

  他并未在意她的回答,说完又微微皱眉,看向站在水边的两个姑娘。

  真是的,是谁昨夜说眼中有了她,就再不会去看别的女子了?

  还没等她抱怨完,他体内的灵力四溢,化力量于无形,四个男人齐刷刷地被他的灵力冲进了水里,“嘭”的一声溅起了无数精彩的水花。

  河边的那两个姑娘却还安然地立于河边上,他到底还是怜香惜玉的。

  姜漓漓竟再一次有些不安起来,他与她一样是修行奇才。只是如她一样,他从来没有显露他的功夫罢了。

  今日为何,却突然将他的能力显露了出来?

  青阳裴问姜漓漓:“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姜漓漓看了看北冥信风,北冥信风神情严肃,他应该也觉察到青阳裴的不同寻常。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姜漓漓对北冥信风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多注意防备,哪知北冥信风会错了意,只朝他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侍卫匆匆向两名女子走去,掌掴了她们一人一巴掌。

  侍卫掌掴完女子之后面带愁色向姜漓漓复命:“还请公子原谅属下,属下从未打过女人,所以下手有点轻。”

  姜漓漓望了望那面红耳赤哭的伤心的女子不禁感慨,哎,堂堂北冥信风将军,竟然与属下为虎作伥!将军啊,你可知那些区区诋毁她的话,她根本就不在意啊,他们骂就骂吧,近二十年来,她听得少么?

  世人纷纷逃离她,他们对她的指责更深了,虽然他们没有再把那些污秽的话说出口,但她看到了他们幽深的、厌恶的目光。

  姜漓漓没有搭理侍卫,也不去看那两个哭的楚楚可怜的女子,而是有些心虚地望着高高的神台,然后对身后一直沉默的北冥信风说:“北冥将军,你可有所求?”

  北冥信风用毫无情感的声音回答他:“无所求。”

  姜漓漓早就料到了他会如此回答,毕竟看他那张无欲无求的脸就知道。

  “桑羽你呢?”

  桑羽有些奇怪,竟然不敢望她,手还有些颤抖,她说:“奴不敢有所求。”

  姜漓漓继而问青阳裴:“阿裴,你呢?你可有所求?”

  他反而问她:“你想求什么?”

  “我并不信神灵。”

  “那你可有心愿?”

  “万事太平,母兄安康。”

  有个眼熟的侍卫对姜漓漓说:“公子,属下早就想对您说了,所求若是说出来便不灵了。”

  他们没有再说话,径直穿过人群,走上了高高的神台。

  神台以山为碑,以古石为祭台,建于魑河水上。

  偌大的神台上人却很少,只有三名女子,其中两位女子是一道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衣着华贵,似是王宫贵女,她们从神台上起身,绕过姜漓漓的身边,往台下走去。

  估计是想要老天赐她们一段姻缘吧。

  在这高台之上,姜漓漓看到了一个跪在香烛之前的女子,她长发如墨,声音温婉,亭亭玉立,显尽大家之风。

  她带着哭腔说:“我仍然爱他,所以只求神灵让我忘了他,忘了他便好,从此见面不识,各自安乐。”

  真是奇怪,既然爱他,又为何要忘了他?又如何忘得了呢?

  青阳裴跪在地上,他闭上了眼睛,犹如一个虔诚的信徒,许下了心愿:神啊,我青阳裴此生别无所求,只求姜漓漓所忧皆忘,所需皆得,所爱……所爱能与之白头。

  姜漓漓望了一眼虔诚许愿的男子,也跪了下去,拜着莫须有的神仙,她在心里说,各路神君啊,我名唤姜漓漓,我只有一个心愿,唯愿君心似我心。

  她睁开眼睛,看着青阳裴起身,伸着骨节分明的手将她拉了起来。

  姜漓漓好奇地问他:“你刚刚求了什么?”

  “没什么。”

  “阿裴,你就告诉我吧。”

  “说出来可就不灵了。”

  “我才不信这些。”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今天……我就信他一回吧。”

  她嘟囔着:“不告诉就不告诉。”

  姜漓漓甩手,准备独自去高台的边缘,看看风景,可是青阳裴却紧紧把她的手攥在他的手里。

  背后突然传来北冥信风大喊的声音:“公主小心!”

  自峭壁上跃下来上百个黑衣人,他们手持利刃,如卷动的疾风,朝他们奔来。

  与此同时,河边人群中没有了欢快的笑声和嬉闹声,取而代之的,是慌乱的尖叫声。

  姜漓漓往台下看去,许多黑衣人持刀屠戮着姜国的子民,人们哀嚎痛哭,惊慌失措,四散而逃。

  杀声四起,顷刻之间血流满地。

  生死攸关,作为姜国的公主怎可忍?

  但她还不能下去救他们,因为这神台上的敌人也多,北冥信风和几个侍卫招架不住的。

  五个持刀的黑衣人朝她奔来,他们穷凶极恶,步步杀招,不留余地,青阳裴一把搂着她在空中翻了一个身,她躲过了黑衣人的攻击,青阳裴拉着她的手就要往下逃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