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卿卿神君别渡我

第五十二章:山河卷·容霜(2)

卿卿神君别渡我 墨时君 3022 2019-07-22 21:08:23

  姚槐轻飘飘地问:“你可听明白了?”

  她点头不语,静待他的指示。

  “你再听听东边,山门的那边有什么?”

  姜漓漓侧耳去听,她听见淙淙的流水自山涧而出,路过一个拐弯,水流撞击着涧边的石头,发出泠泠之声,旁边的绿草定是被清澈见底的水打湿了。

  “是水……声吗?太远了,我听不清楚。”她无力地回答。

  “蝉声可怕吗?”

  她摇头。

  “风可怕吗?”

  她也摇头。

  “水声呢?”

  “……”

  “既然如此,那你便睁开眼睛看看。”

  姜漓漓上次因为听信他的话直视黑暗而被吓晕的阴影瞬间涌上心头,她怕她这次依然被黑暗吓晕了过去。

  于是她支支吾吾地问:“将军,你见多……识广,可曾知道这世上……是否……有鬼怪?”

  “鬼怪?”姜漓漓听到了姚槐在夜中突然叹了一口气,说:“本将军不曾见过鬼,只见过妖。”

  “妖?”

  姜漓漓突然想起苍眠之地见到的那几个奇异的人,于是讪讪问着:“将军可否,说与我听听?如若将军,给我讲个故事,我兴许就不怕了。”

  姚槐鄙夷,他何曾给人讲过故事?他推脱着:“我没有什么文采,讲不好故事。”

  “能听就行了,将军不讲,我害怕。”

  姚槐思虑飘远,目光望向他脚下的山川,他轻叹一声:“好吧。”

  “容霜城是座老城,本将军就给你讲一讲这容霜城的故事。

  南宫家自姜氏建国以来,世代守此城,为一城之主。

  那年清晨结霜,老城主的家中诞下一个女儿,唯一的一个,老城主给女儿取名南宫容霜,以城为名。

  城主与驻守甘城的大将军是患难兄弟,恰巧将军家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于是南宫容霜在生下来的那一天,便与大将军家五岁的儿子结下了亲。

  后来战争平息,大将军便带着儿子回了都城,都城繁华,将军家年轻的公子四处浪荡,泛舟河上,与人斗殴,不幸落入河中。

  他是被一个妇女及女童救起的,妇女是青楼的老鸨,孩童是她捡的。

  后来他时常和王宫贵胄留恋于花街柳巷寻欢作乐,如此便是十二年,只为照顾老鸨生意,报答她相救之恩。

  将军家的儿子二十三了,他舞刀弄枪,精通兵法,勤于修行,做了少将军,却玩世不恭,丝毫没有娶妻的意愿。大将军和将军夫人一催再催,他也不愿娶素未谋面的女子。

  南宫容霜长大了,容貌美丽,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声名远扬,是老城主的掌上明珠。

  少将军小时候曾见过南宫容霜刚出生的样子,皱皱巴巴的,瘦瘦瘪瘪的,他抱了一下,还尿了他一身。

  少将军不喜欢这个南宫容霜,从小就是。他成年之后听到和南宫容霜有婚约的消息时,震惊的不得了,摔门而去。

  他想,他的终身大事怎么能这么草草了事?怎么能娶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如果那女子泼辣不堪奇丑无比呢?

  他想要的绝不是这样平平无奇的被父母安排的人生。

  少将军又去了青楼,沉迷于声色酒水之间,烂醉如泥倒于地上,一个女子盈盈踱步,将他扶起。少将军在醉眼迷蒙之间对女子吐露了心事。

  她是个可怜的女子,是从前救他的老鸨的养女,叫王扶音,从小在青楼长大,虽身处青楼,却半点不沾风尘气,总是笑眼看他人,少将军就是被王扶音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所吸引的,他觉得她大气,不似红尘女子。

  少将军酒醒,看了看自己的荒唐行径,没有底气地问:‘敢问扶音,可是服侍了我一夜?’

  呵,谁曾想,尤妓爱上了将军。

  扶音思虑良久,缓缓回答:‘既然将军不知所爱何人,而奴家倾慕将军许久,将军亦对奴家有些情意,就让奴家随将军入府,日日侍候将军宽衣,如若将军真要娶一个不喜欢的女子为妻,也有奴在您身边为您解闷,您看如何?’

  可是将门世家,怎么能容忍青楼女子进门?

  少将军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酒醒后思量再三,对王扶音说:‘扶音,那你随我回将军府吧。’

  王扶音大大方方地点了头。

  少将军把王扶音带进了门。争吵如暴风疾雨涛涛不休,最终还是大将军和将军夫人获胜了,王扶音又重新被送进了青楼。

  不日,从容霜城中传来了帛书一封,帛书上说,南宫容霜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前来说媒的人已踏破了门槛,但由于和将军府早已有了婚约,所以便一直将前来说媒的人拒之门外。如今容霜大了,与少将军的婚事已是一拖再拖,再也不能耽搁了。

  少将军在大将军的安排下,踏马而去,悠悠去了容霜城,走时还偷偷带上了青楼女子王扶音。

  他在容霜城结识了城主的堂弟,他们一拍即合,把酒言欢,相见恨晚。

  于是少将军托帛书一封,拜请城主堂弟一定要将信送到南宫容霜的手里。

  那轻飘飘的东西,是他写的悔婚书。

  然则第二天,他便听到一个滑稽的消息,南宫容霜外出会见男人,昨夜被人掳走了,城主满城搜查,杳无音信。

  少将军只觉得可笑,他不得不佩服南宫容霜的手段,她定是见了他的悔婚书,闹脾气罢了。果然,不过是仗着爹娘宠爱而无理取闹的女人。

  三天后,一伙人惊扰了王扶音的晨梦,城主带着府兵将他们的住所围得水泄不通,她看到城主气势汹汹的质问着她的少将军。

  城主勃然大怒,不问缘由,便大叫:‘你这孽畜,还不快快把我女儿交出来!’

  城主要少将军交还女儿。

  少将军也带着怒气,说:‘我又没抢了你女儿,找我要什么?莫不是你女儿自己跑了出去,赖在我头上!’

  ‘你还敢狡辩!’

  城主不由分说便将一封帛书甩到了他的脸上。

  少将军捡起来一看,只见帛书上写着:容霜妹妹,你我自孩童时分别,多年未见,甚是想念,如今我已来了城中,今夜酉时,得望一见,城西树林,不见不散。

  少将军慌了,怎么回事,这封帛书根本不是出自他之手。

  他连忙问道:‘敢问城主,您堂弟可在城中?’

  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回答:‘城主只有堂姐堂兄,从无堂弟,定然是你,掳走了容霜妹妹,还死不承认!’

  少将军觉得自己闯了祸了,他安顿好王扶音之后,便外出寻找南宫容霜,两天后,他在玄阳关外的一个小村落里找到了南宫容霜,那儿虽离玄阳关不远,却是属于司幽国的地界,他费了好大的心思才找到她。

  有个人正对她进行龌龊之事,是他那日所瞧见的城主的‘堂弟’,他气愤填膺,本想一剑砍了他的头颅,但想着南宫容霜并没有见过这样血腥的场景,于是举剑贯穿了他的胸。

  前来阻挡他的人不少,估计都是贼子的侍从,管他们是谁呢,挡他者必死,他都尽数屠戮了。

  南宫容霜在他面前晕倒了,她衣冠不整,身体冰凉,面无表情,虚弱不堪。

  少将军把她抱回了城中,并吩咐她的侍从好生照顾她。

  他本是来悔婚的,可是见到南宫容霜这副模样后他说不出口了。

  他想着,此事因他而起,是他害了南宫容霜,如若他再提出悔婚之事,任天下再坚强的女子也定然是活不成了。

  南宫容霜回去之后,一心求死,却屡屡被救。三日后,少将军去找王扶音了,他同王扶音郑重地说了一件事:他要娶南宫容霜。

  王扶音沉默之后含着泪花说,将军本该如此。

  十里红妆,城主把南宫容霜送上了马车,并派了一队人马和自己的长子大儿媳护送。

  护送的人中,有城主最得力的属下孔贤,是那日叫南宫容霜为容霜妹妹的男子。

  一路上,南宫容霜总是沉默不语,冰冰冷冷的,少将军偶尔给她讲笑话,听到好笑的,南宫容霜也会附和着他微微而笑。

  就这样,南宫容霜带着嫁妆到都城和少将军成了亲。

  少将军与南宫容霜对容霜城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她恪尽职守,侍奉公婆,打理庭院,只是为人冷漠,脸上从无笑容,任他少将军将天下至宝送至她的面前,她仍然冷若冰霜。

  少将军心动了,他觉得,容霜身为他的妻子,与别的女子不同,不屑于他将军府的荣华富贵,也不在意他。

  她不在意他的悲欢荣辱,不在意他留宿花街柳巷,不在意他是不是爱她。

  或许她不爱他。

  于是他焦虑不堪,神魂颠倒,只恨没有早一点儿见到她。

  每每南宫容霜对他冷冰冰时,他便很生气,于是,少将军仍然流连于青楼,他只想气一气南宫容霜,可是南宫容霜却没有情绪波动。

  后来,他又看到王扶音,尽管他刻意避着,但还是见着了,在夜深人静的大街上见着的。

  见着王扶音的那一刻,他内疚了,连微醺的醉意都没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