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浮生令若梦

第六十二章:推波助澜

浮生令若梦 弦涞清晓 4536 2018-09-14 20:00:00

  庄默问的问题一击即中,问得华慕登时鸦雀无声,面色恐慌,忐忑不安。

  “姐姐,华慕哥哥你也在。”容绣从栽植园回来,见到庄默原是开心的,后来见到华慕就变得端庄有礼,她还以为他不在瑞祥阁。

  “四小姐,属下告退。”

  “华……”

  “小四,我要的药草,你帮我摘到吗?”容绣正要喊住华慕,嘴巴都开着了,却被庄默无情地打断了。

  “摘到了。”容绣放下篮子,转头看着华慕的身影跨出瑞祥阁,又回头看着庄默,闷闷不乐地道,“华慕哥哥为什么一见到我就要走?”

  她还以为经历过南下一趟后,大家不知不觉地走近了,感情也自然有增进,可她反而觉得华慕比从前躲她躲得更厉害。

  庄默边秤着药材边回应道,“他有事心烦,近期别去理他。”

  容绣满腹疑惑,瞪大眼睛凝注在庄默的脸上,“他有事心烦,怎么可以不理?”

  庄默不怨其烦地解释道,“人烦心,有的时候,一个安静的独处比别人的关心更重要,这样才可以安静下来,想想自己该怎么做才对。你不理大师兄不是错,他需要静一静,你越理他,他就越心烦,你想他不心烦就难了。”

  容绣听懂了,随即绽放出无邪的微笑,“姐姐,明日我想下山去市集买布,你要不要随我一起去?”

  又是因为上回瀛川走得太仓促,原本买好的布都没带回来。

  “你去吧!”庄默暂时没心思出去散心,“为什么忽然要做新衣?山庄有近来喜事吗?”

  “我也希望有喜事。”容绣含着遗憾的目光凝视她,“快入严冬,我想挑些布料给大家做新衣。姐姐,你的衣服太少了,没有一件能熬得过严冬的,要不要随我去布庄挑喜欢的?”

  “你挑的我都喜欢。”庄默要赶制琼折散就不去了。

  “庄中没人受伤,这里的琼折散也还一些存货,不急着用。”

  “我也希望不急用。”她嘀咕地说,心里当然不希望有事情发生,但防患于未然何时何地都非常重要。

  容绣没听清楚她说什么,凑近她问道,“姐姐,你在说什么?”

  “反正开头了,还是赶紧做完较好。”庄默顿了一顿,“一般布庄都有布板,你带布板回来给大家瞧瞧,不怕挑到不合适的会浪费。我要出庄下山,得问过渊哥哥才行,他近日事务缠身,忙得不可开交,我不想打扰他,你叫上惠娘一起去,也顺道问杜箬有没有空陪你去。”

  前阵子,容竣经过杜箬嘴皮上的指导,他粉饰新院落的工作做得得心应手,不必杜箬再多多操心,而容祈又没给她布置新任务,所以近日来落得一身清闲,反而浑身很不自在。

  “那我去找杜箬姐姐问问吧!”容绣不强人所难,说罢就出去找别人。

  庄默抬起头呼口气,她也想去市集挑些材料做腰带送给容泽,可惜时日不允许,有太多事想为他做,在有限的时日下只能挑选重要的先做。容泽下次出门可能遇险受伤,她必须赶紧做好琼折散给他带出门防身,而且去市集挑布买布至少要大半天,她能与容泽相处的日子所剩不多,并不想把时间耗费在去市集上。

  第二日,容绣带上惠娘和杜箬出门,庄默一个人在瑞祥阁忙得不可开交,没多留意昌平有命人送来午饭来,随后来收膳的女侍见饭菜原封不动,不敢打扰庄默,就向昌平报了这件事,再往上报自然而然报到容泽。

  他一听见她没吃饭,立即安妥手上当前的事宜交给别人,冲出英贤阁来到瑞祥阁抓人,心急却保持温和的语调,“妍儿。”

  她忙得天昏地暗,从一堆药材茫然抬头,“怎么了、你怎么来了?”

  “你是不是有事忘记要做?”

  庄默停下手,认真想想他说的话,一一确认哪些答应过他事没做,但想了又想,还是摸不出半个倪端,“什么事?”

  “是你出事,忘记吃午饭了,对不对?”

  她不由地倒抽一口气,容泽最关注她的生活作息是否妥当,此刻忘记吃饭这件事於他而言是大事,“现在是什么时辰?”

  “申时了,你该停下休息。”容泽伸手把她手里的东西拿走,然后抓她出去,来到一盘盘的干果糕点前,那些是昌平听了女侍的禀报后又命人送来的,她连昌平亲自来过两次也没留意,昌平见这些点心也没动才往上报,“端出去。”

  庄默端着那些点心跟着出去,到瑞祥阁外面的藤棚放下,有个女侍为他们备好了茶具烧水。

  “下去吧!不需要有人在侧旁伺候。”容泽吩咐道。

  女侍躬了一身就退下了,容泽将烧好的水倒入茶壶内,斟了几杯茶,一杯放到庄默面前,“开始吃吧!”

  “今日你怎么有闲情品茶?是有开心事吗?”

  “忙里偷闲,让惠娘跟着小四下山真是坏主意,没人督促你歇息,连午饭都忘了吃。待会儿早些吃晚饭,晚饭后你必须待在迎安阁早些歇息。”说着,他就塞了块枣糕给她。

  午时已过,要她吃午饭待会儿就吃不进晚饭,所以给让她吃些点心稍微充饥。

  “一时忙过头才会忘记,明日我一定记得吃午饭。”

  他喝了口茶,润润嗓子说,“明日我过来一起吃午饭。”

  “不必,我想惠娘明日会替你盯住我吃饭。”若是惠娘也知道她忘记吃饭,就算容泽没吩咐,惠娘也会主动这么做。

  “不麻烦,反正我也要吃的,看着你吃,我更开胃,而且还能亲自督促增加你的食量。”见她吃完枣糕,又塞了绿豆方糕给她,然后开始动手剥开银杏的果壳,他又道,“你为什么忽然要做那么多琼折散?”

  “未雨绸缪。”

  “你要绸缪什么?”

  “你们出外,若是不小心受了外伤,能有琼折散可用。”

  他好喜欢她这份心思,神情愉悦地往她手里放进剥了壳的银杏,“我让昌平派几个女侍过来帮你。”

  “我一个人忙得过来,早上去过栽植园,见好多花都凋谢了,又有不少果子要收割,昌管家正是用人之际,庄中上下都忙着入秋冬的事。”

  “入秋冬后天气转凉,小四今日带布板归来,你多挑几匹布做新衣,过几日,我忙完了带你下山散心。”

  “好。”庄默喝了口茶,瞧见华慕背着一大竹箩的草药,就朗声喊他,“大师兄,今日去采药,有什么收成?”

  “庄主,师妹。”华慕前来见一见礼说,“采了很多活叶草,可以酿制活血酒。”

  容泽立马大赞说,“正好,可以未雨绸缪。”

  庄默幽深的眼神投放到他脸上,心知肚明那厌血咒一直旋在他心里,所以总是怕她碰上人血。

  适逢容绣和惠娘回来,恰好化解了庄默脸上的尴尬,“我回来了。”

  庄默望着容绣问,“今日有什么收获?”

  “布庄有好多新布匹,姐姐不去好可惜。”

  此番话容泽听了笑得很深,好险没跟着去,否则容绣一定要逛到明日才回来,那么他今晚就要下山找人。他抬手接过惠娘递来的布板,仔细过目那些适合庄默的布匹,为她挑选出来做新衣,省得她伤心神。

  庄默说,“小四,你头上的簪子很好看。”

  容泽抬起头望去容绣髻上的簪子,记得庄默的发簪用来挡住容竣差点伤到杜箬那一剑,已经坏了,他转头问庄默,“你喜欢?”

  “我觉得这簪子戴在小四头上特别好看。”

  容绣笑得更喜滋滋,“姐姐好眼光!”

  庄默再说,“你今天心情特别好。”

  容绣有些害羞,不好意思说,惠娘就代替她说,“今日去市集巧遇一位白衣少年,是他赠给四小姐的回礼。”

  “此事细细道来。”容泽忽然变得严肃问道,兄长为父,担忧妹妹识人不清。

  “那白衣少年捡到我手绢,见手绢女红甚好,请我绣制一张孩儿周岁用的小棉被,我答应了。他原想付钱的,可是我觉得金银财帛好俗气,我的女红可是无价之宝,所以他就赠我这支簪子做订金。姐姐,你觉得我这样回应可妥当?”

  庄默无意间瞄到华慕的脸色沉了一片,清清嗓子说,“伯乐难求,难得外人赏识你的女红,你当作结识一个朋友,多认识几个朋友甚好,视野拓展了方知外面有许多选择。”

  容绣就放心了,“我约了那人明日山下再见,给他绣图过目。姐姐,你要不要陪我去?”

  庄默再偷瞄华慕说,“我还没弄好琼折散,不如大师兄陪你去,如何?”

  容绣瞧见华慕身边的竹箩,看似很懂事地说,“华慕哥哥刚去采药回来,应该又要忙了,别打扰。”

  “惠娘和溥泉陪你去。”容泽说了,把头转向庄默,“你明天等我过来吃午饭。”

  庄默苦笑,暗暗嘀咕,真是辛苦他了,辛苦他好端端坏了能大师兄和小四的好机会,亏他之前还想着要找机会撮合他们。

  第三日,庄默特别留意时辰,正午一到,立即停下手上的活,容泽也出现得非常准时,他们如昨日那般又在那顶藤棚下吃饭闲聊一番。

  “今日你可有见过大师兄?”

  容泽盛好一碗热汤放到她面前,想了想才回道,“今早见过一次,说有几味药材没了要下山去找。”

  “他和小四一起下山?”

  “不,比小四迟一些。”容泽察觉她似乎知道了一些他不懂的东西,眸中浮现好奇之色,“你发现了什么?”

  “不晓得我是不是多心,我觉得大师兄这回下山不是去找药。”

  其实容泽也有同感,带着了然于胸的目光望着庄默,“莫非你觉得他去会一会小四说的那白衣少年?”

  庄默大胆猜测道,“也许是偷窥。”

  “华慕应该不会做那种偷鸡摸狗的事。”

  “我也希望是,猜猜而已。”有的时候,人会做出一些令自己也出乎预料的行径,她浅浅一笑道,“倘若我猜中了,就更有趣。”

  “到时莫忘算我一份。”

  “你已在其中,也许得靠你以大哥和庄主的身份对大师兄下猛药。”

  “看来我们那时在瀛川城烦恼他们的事终于能有个眉目了,妍儿,你真懂得把握时机。”容泽很开心,大赏她一块清蒸豆腐。

  庄默则夹块红烧狮子头回敬他,“过奖,明日你可有空去游湖?”

  容泽二话不说点头应允,“好,怎么如此好兴致?”

  “那兴致来自容绣,她能去游湖吗?”

  他马上听懂她意思,极有默契地反问道,“是否也带上白衣少年?”

  “关键人物固然要在场,此人,我心目中已有人选。”

  “尽管去办,我随时助你成大事,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媒人赏金。”

  “在此谢过。”

  当夜庄默去找容绣谈话,问了她有否见到在市集遇到华慕,容绣却说没有,她按计划约定容绣和杜箬隔日去游湖。

  又过一日,庆幸万里天空晴朗,还适合出门游湖。

  用过早膳,庄默、容绣和杜箬准备出门。不凑巧地,容竣发现她们秘密出游。

  刻意赶来迎安阁前拦截,“姐姐偏心,怎么可以只带小四出门玩?”

  庄默安抚道,“你不是要忙粉饰新院落吗?有空随我们去游湖?”

  “有箬姐帮忙,办得七七八八。姐姐,你们去哪儿玩?大哥准了没?为什么不带我去?”

  “渊哥哥自然是准了,他似乎有事吩咐你去办,所以不能带你去。小四,你先上马车等我,我和他说几句就来。”目送容绣先走,庄默才对容竣说一部分的实话,“这关乎着小四的幸福,怕人多会搞砸。”

  “小四要你相伴去见那白衣少年?大哥是否知道此事?”

  因容绣与那白衣少年的缘分已经传开,容泽并无阻止她与白衣少年交往,包括容竣在内,其他人暗自猜测他这回有意为容绣找婆家。

  “他准了,当然是知道的。”

  “小四一直属意华慕大哥,怎么会突然移情至别人了?”

  “小四寻得一心人,我们该为她高兴才是。”

  容竣也妹妹感到不值,“姐姐说的是,华慕大哥一直不回应小四,想必小四一早就心灰意冷,但愿那白衣少年也是不错的人选。”

  庄默浅笑,其实她没说容绣移情别恋,容竣对妹妹实在不够信心,“你乖,去找渊哥哥说我们要出门,游湖时我们会万分小心。”

  “你们玩得开心。”容竣尚不知实情,笑脸迎人送她上马车,然后走去英贤阁找容泽,“大哥,姐姐小四她们出门去游湖了。”

  容泽没抬头地随口应一声。

  华慕在旁得听得惊讶且疑惑,之前不曾听说她们去游湖,怎么那么神秘?

  容竣追问道,“大哥,你真有意将小四许给那白衣少年?”

  容泽一副忙得不可开交的模样,认真低头批文道,“若那人与小四情投意合,且待小四真心真意,我不反对。”

  “但我们都不清楚那白衣少年的底蕴,这般给小四找婆家实在马虎。”

  “我们轮生门没有查不出的人,当然也不许小四糊涂地定终生,那边的批文都是写好的,替我分发出去。”

  “是。”容竣抱走那些批文离开。

  “华慕,我没吩咐了,你退下。”

  “是,属下告退。”华慕揖了揖就离开。

  容泽一股正经地多写些字,这姿势维持了良久,伸直头确定不再见到华慕的人影,匆匆且悄悄地出了英贤阁,赶到马厩骑上爱驹去太湖会合庄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