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锁爱:赫连大人宠翻天

第四十一章

锁爱:赫连大人宠翻天 慕葵灵 2404 2018-12-07 15:36:44

  “皇家的手段真是越来越高明了,连小陌的枕边人都替他计划好了。”赫连涑半眯起双眼,声音轻蔑,又带着老者的感馈,“听说你让小陌追了三年才回应他的感情,他哪里受过这种冷待,自然觉得你很特别,你们也真是厉害,敢这样算计我赫连家族的继承人!”

  难怪阿陌那么生气,原来是以为她一直在算计他,不曾有过真心……

  江幻笙收敛起眉眼里的冷淡,认真道:“不管您信不信,我对阿陌是真心的。”

  赫连涑冷笑一声,连脸上的皱纹都显露着他的不屑:“呵呵,原来江小姐这么喜欢讲笑话。”

  江幻笙望向虚空,不想再开口。

  “来人,把江小姐带去休息,不许她踏出房间一步。”他答应了宝贝孙子不会动江幻笙,就绝不会动她,但是皇家人实在可恨,他不动她不代表不默许其他人动。

  穆娅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她怕自己因为嫉妒一开口会失了分寸,给赫连涑留下不好的印象,她一直用一种不咸不淡的目光看着江幻笙,好像两人从不相识。

  江幻笙独来独往惯了,前些日子穆娅刻意的陪伴她也根本没放在心上,如今碰上了自然当她是个陌生人。

  赫连涑出去办事之后,甫园很快便有人蠢蠢欲动。

  在屋子里闷了那么久,江幻笙只口渴喝了杯凉茶,没一会儿便意识到浑身没劲,头脑发热。她冷静地把门反锁好,躲到洗手间,心中全是不详的预感。

  果然,她被人带走了,过程一点也不吵闹,感觉得到是一些训练有素的人在行动。她被人扛在肩上大步流星走了十几分钟,最后将她扔到了一个刚够栖身的小沙发上,她无法动弹,只感受得到那里潮湿闷热的空气,猜想这里可能是个少有人走动的地方,至于具体位置她想不清楚,而后止不住昏睡了过去。

  她醒来时只看见昏暗封闭的房间和十步开外四个形色各异的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游昊她见过,是个欺软怕硬、不被人喜欢的角色。

  江幻笙觉得头疼,稍稍调整了个姿势,努力地去听他们说话。

  游昊临走时不忘递了包药给其他三人,轻挑道:“事情办完了把这东西给她灌下,扔到隔壁去,让旁边那个下贱东西也享受享受!”

  尖脸男人接过那包药,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

  方脸男人小声问道:“为什么不直接灌了药扔给他?我们兄弟三个也好脱事儿……”

  游昊瞪他一眼,“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还会害你们不成?”

  “……”会……

  游昊交代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尖脸男人首当其冲走到沙发旁边,伸出大手往江幻笙小腿上摸去。

  她穿了条牛仔短裤,小腿部分露在外面,纤细白皙。

  突然,暗室里响起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江幻笙酝了很久的力,飞起一脚正正踢在尖脸男人的胯下。尖脸男人瞬间疼得连脏话都说不出口,只抱着下身边跳边嚎。

  其他两人迅速靠过来,见江幻笙从沙发上坐起身,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三人。

  她早就醒了?她不害怕吗?

  男人喜欢温柔美丽文质彬彬的女人,有时候也喜欢性格出挑新鲜刺激的女人,但是这种高高在上、冷漠无情的女人会让他们的占有欲望瞬间锐减。

  她看起来不像个女人,反倒更像个掌控一切的王,可她明明是被动的一方!

  这种女人他们不想上,也不敢上,因为她的眼神似乎在告诉你,要是你敢碰她一下,她就会让你下地狱。再联想到她是大人的女人,大人的东西不要了,就算拿去毁了他们也碰不得啊!

  尖脸男人疼得牙痒痒:“兄弟,快帮我报仇!弄死这女人!”

  江幻笙的声音如同她的脸色一样冷静:“刚刚那个人是游昊吧?他说的话你们也敢听?”

  “……”方脸男人与身旁的男人对视一眼,彼此不言。

  江幻笙感觉喉咙干涩说话很疼,但气势要做足,她冷笑道:“要强暴我,他为什么不自己来?长了脑子的都知道你们大人有多喜欢我,他不敢碰我,你们三个要是听他的正好成了替罪羊。”

  尖脸男人恶劣道:“废话他妈多!你们别信她的!”

  江幻笙不理他,抬眸问其他两个男人:“这是哪儿?”

  方脸男人不自觉地回答:“蝶苑。”

  又是蝶苑,到底在搞什么鬼?是谁把她带到这儿来的?

  尖脸男人又在后面吼,但自己也不见有什么行动:“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刚刚答应昊哥的转眼就忘了?一个女人你们怕个毛啊?”

  江幻笙见面前两个男人算是有点脑子,沉默一阵后道:“你们先去告诉游昊完事儿了,过几天阿陌回来……”

  尖脸男人不甘示弱地打断她:“你在做什么白日梦?你个皇家的细作,大人都不要你了,去w省也不带上你,他回来也不想看到你!要不是大人默许,不然你以为有谁敢把你从甫园带到这儿来!”

  江幻笙的目光冷漠摄人,阿陌没带她去w省是事实,其实在走之前阿陌多次欲言又止,是在等她服个软,只要她开口说句好听的话,他就一定会带她一起走。

  可她当时想,两人之间需要时间和距离冷静冷静……

  一墙之隔的另一边。

  “主子,您忍着点儿。”

  黑衣少年应越已经在这里研究了近一个小时,试图解开男人脖子上血迹斑斑的铁锁。

  解开这个锁分三个环节,哪一个环节都不能有分毫差错,否则铁锁反噬会直接夹断男人的脖子。

  应越小心翼翼地处理着精密的锁,全身都已经被被冷汗打湿,每一个毛孔都透着紧张。

  男人试图分散他的压力,“你怎么进来的?”

  应越回道:“进来得非常顺利,我也奇怪,好像有人在故意帮我们一样。”

  男人勾起眼睛,露出一个美丽又讽刺的笑容:“谁会帮我们?这里的探子都是皇暮泽的人,一个个巴不得我早点儿死呢。”

  突然,隔壁传来一阵凄厉的哀嚎,应越惊得一颤差点毁了手上的锁。

  应越一个激灵按住了铁锁左边的小孔,里外按压一阵之后锁竟然开了,应越又惊又喜地将锁取下来,“开了,主子,打开了!”

  男人早已学会福祸不惊,边揉脖子边问:“隔壁关了什么人?”这赫连家的俘虏还真多。

  “是个女人,我就是混在一群保镖之中从甫园把她带到这儿来的。”

  “女人?”无论男人女人,俘虏被送到蝶苑的第一步就是被好几个男人轮番调教,那为什么刚才哀嚎的声音是男人的?

  “嗯。”

  男人想了几秒后回归正题:“计划好怎么走了吗?”

  应越道:“七月二十三号,赫连达参加完成人礼后当天就会去半月港乘私船离开,目的地是z国,以目前我们的人手来看,走海路最安全。”

  男人把铁锁又套回自己的脖子上,锁已经被解开了,他想取下时随时就可取下,“这几日你多观察半月港的地形,再暗中在赫连达的身边安插两个我们的人。”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