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锁爱:赫连大人宠翻天

第六十三章

锁爱:赫连大人宠翻天 慕葵灵 3120 2019-01-12 02:29:23

  雷鸣般的的爆炸声响起。

  同一时间,黑色雨伞下,赫连昔陌用空出的那只手伸手蒙住了她的右耳。

  身后火光冲天,剧烈的响动将整个q城笼罩在一场盛大的死亡之中。有人震撼,有人恐惧,有人愤怒,可谁也阻止不了生命的消亡。

  江幻笙一直没有回头。

  那里面,何止皇家的上百号人?那里有它原本的住户,有无数为了生活辛苦奔波的人,还有许多无父无母的孤儿,也许,他们才刚刚进入梦乡,渴望着明天的生活能够顺利一点,或者只是希望明天能吃个饱饭,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无情地终结了他们的生命!也永远毁灭了他们的愿望!

  雨水的流逝如同生命的流逝。

  直到赫连昔陌叫她上车,她才回过神来。

  面前的不是刚才那辆银灰色的轿车,变成了一辆深红色的跑车。雨水落在车壳上,滴滴答答,绽放着血一样的光彩。

  她站在车旁没动,赫连昔陌也不动,只耐心地为她撑着伞。

  成千上万的雨丝漫空飞舞,却没有一滴落到她身上。

  “小幻,你答应了要跟我走的,现在不会想反悔吧?”他认真地撑着伞,终于含笑问她。

  江幻笙侧眸冷笑,“你不是说,你是为了将计就计吗?”那之前说过的话还该作数吗?

  他刚刚在仓库时,神情那么冷漠,眼神那么高远,她受到了冷落,现在就想膈应膈应他。

  赫连昔陌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

  “可我只愿意与你将计就计,换了其他人,我根本就不会将。”他说话的口气半真半假,说完,唇边还绽放出一个绝美的笑容,在朦胧的雨中显得无比清晰耀眼。

  江幻笙的心动了一下。

  她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眼神一晃,她才惊觉雨水打湿了他的大半个肩膀,头顶的黑色大伞,一直偏向她这边,她连一根头发都没沾上那纷乱的雨水。

  他坚定地看着她,没有多余的话。他的眼神,清澈剔透,似乎可以付出一切只愿为她遮风挡雨。

  终于,她躬身钻进了车里。

  坐在驾驶位上等了好久的王启暗暗松了口气,开始启动车子。

  车上有空调,很暖。

  江幻笙找了块毛巾帮他擦掉头发和身上的雨水。他一直配合她的动作,嘴上不自觉地衔了一抹笑。

  他的肌肤如同婴孩一般,吹弹可破。细细的水珠挂在他的头发上,更添几分诱惑。

  她擦着他的头发,随口问道:“为什么把头发染成这种颜色?”

  他一愣,“你不喜欢吗?”

  她撩起他的发丝瞅了瞅,说不出什么感觉。

  “我以为你会喜欢的,”他又说,“你喜欢的花,玫瑰月季蔷薇曼珠沙华,都是红色的,你还有好几条红色的裙子,所以……”他抿唇笑了笑,双眸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不肯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呵呵。”江幻笙含蓄地笑了两声,手指顺着他的头发滑到他的脸上,这么风华绝代的一张脸,无论配什么颜色的头发都有着独特的韵味,红色,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他看不懂她的表情,于是抓住了她的手,不依不挠的问,“你不喜欢吗?”

  现在,他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喜欢粘着她,一直都在努力想办法讨她喜欢的赫连昔陌。

  她嘴角上扬,应道:“当然喜欢。”

  “那,你也把头发染成红色好不好?”他笑得十分单纯,抓着她的那只手缓缓移动,最终与她十指相扣,“答应我好不好?”

  江幻笙闭眼想了想,“我染红色的头发,会不会很奇怪?”她只能想到一连串杀马特,非主流之类的词来形容自己。

  “不会奇怪。”赫连昔陌一口否定了她的想法,满眼期待地望着她。

  他好想和她拥有同样颜色的发。这样每当她看见自己头发的时候,理所当然就会想起他。

  江幻笙天马行空地纠结了一会儿,无奈之下终于答应了。

  贫民窟的烈性爆炸将无数的生命拉入地狱,却对在q城最奢靡的娱乐会所桃源里逍遥自在的人们没有分毫影响。

  桃源里灯红酒绿,热闹非凡,流光溢彩的舞台上有几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只身着一层薄纱,随音乐跳着火辣的舞蹈,小腰一弯小臀一翘,妖冶魅惑,惹得台下的男人们心急火燎,跃跃欲试。

  桃源是q城的另一个世界,进去玩儿的人,把每一天都过得如同末日狂欢。

  今天三楼的金牌包厢里,来了一位贵客。

  说是贵客,其实桃源的管事朱鸢也并不清楚他的身份,只是觉得来人高大英俊,尊贵神秘,一双凤眸里有抹掩藏不了的凉薄狠厉。其实来者是不是贵客一看便知,朱鸢阅人无数,这点儿眼力劲儿还是有的。

  这位贵客还带来了一个女孩。

  女孩似乎生着病,脸色苍白,又紧紧咬着唇,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女孩有一头天生的银发,又细又密,蜿蜒至腰际,配上她那病容也掩盖不了的美貌,实在太像从漫画书里走出的金贵公主。只不过看她现在的模样,应是个落了难的公主。

  穆娅死死揪着衣袖,警惕地盯着沙发上的男人,道:“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叶栩抬眸看她,眼神淡漠无波,嘴角却轻轻上扬,“带你来学学,该怎么做女人。”说罢,他拍拍手掌。

  听见动静,三个二十岁左右的漂亮女孩推门而入。三人身上都穿得极少,薄薄一层衣料之下露肩露腰露胸,显得性感迷人。

  除了对待赫连昔陌,穆娅在别人面前早习惯了清高的姿态,身上的确没有她们那样的清纯妩媚,善解人衣,更做不到每一个眼神和动作都在勾引男人。

  然后,叶栩张开双臂双腿仰躺在沙发上,只抬了抬眼皮,霸道地命令道:“给你们十分钟,取悦我。”

  穆娅顿时就能想到那些令人恶心的画面,立马红着脸转身不去看。

  身后的两个黑衣保镖见势赶紧钳制住娇小的她,并用手生生扣住她的眼皮,如果她敢闭上眼睛,眼睛周围将是刺骨的疼。

  保镖动作熟练,似乎已经这样做过无数次。

  底下三个女孩的动作更熟练,一左一右一下,用尽全力服侍着中心的叶栩。

  不一会儿,他的衬衫扣子便全部褪掉了,露出小麦色的腹肌,他身上没有一块多余的浮肉,身材匀称得堪称完美。

  不过他身上有伤。都是旧伤,已经结痂,有浅浅的粉色,还有淡淡的黑紫色,交相横在他的胸前。

  是那种岁月也无法磨灭的痕迹。

  然后,女孩褪掉了他的裤子,柔弱无骨的指尖抚摸着他身体的每个部分,用手,用唇去尽情挑逗他。

  穆娅站在他们侧面,看得清清楚楚。

  她拼命想闭上眼,可身后的保镖强迫他睁开眼睛,苦涩的眼泪就那样哗哗地流出来。

  好恶心,她难受得想把眼睛挖掉。

  不过几分钟,她却觉得仿佛度过了漫长的好几个世纪。全身都是因紧张不安变得火辣辣的酸疼。

  终于,她听见那个男人对身边的女孩说,“行了,你们出去吧。”

  三个女孩立马乖乖地出去了,其中一个临走前还吻了吻他的唇角,对他媚眼如丝,似乎是舍不得。

  身后两个保镖将她拖过去扔到了沙发上,冲叶栩恭敬地点了下头,也出去了。

  门锁上了。

  穆娅气得浑身发抖,苍白的小脸上布满了泪花,她本来就还在病中,此刻又羞又怒之下更是使不出半点力气。

  他反手就将她按在沙发上,上下其手粗暴地扯掉了她的衣裙。

  她哭得愈发厉害了,一边颤抖着推拒他一边求饶,“求求你,别碰我,别碰我!”

  “我还没嫁给陌哥哥,我不能……”见他的身体压了过来,她惊恐万状,不断地往后退。

  难得的,叶栩竟然开口哄她,“别怕,一会儿就好。”

  也许是因为今天心情不错,因为他不久前见到了想见的人。

  她疼得抽搐。

  黑暗把所有肮脏都东西拥入怀中,纠缠的躯体在暗无天日之中缠绵疯狂。

  “原来还是个雏儿~呵呵~”

  血与泪的味道充斥在鼻腔,反而令他莫名兴奋,更无情地凌虐身下的人。

  十五年前,他在巨鹿岛上救过一个六岁的男孩。

  这也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没有之一。

  巨鹿岛上的人只有代号没有名字,所以他当时并不知道,他救的人,竟然成为了赫连家族的继承人!成为了那个灭他满门的家族这一代的希望!

  所以,他恨自己,更恨赫连昔陌!

  莱旋特穆娅,不是赫连家从小为赫连昔陌培养长大的未婚妻吗?不知这位金枝玉叶未婚妻被他这样操过,赫连昔陌会作何感想?会不会气得吐血呢?又还敢不敢娶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