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如梦,如梦,浮世本来如梦

第六章 嫁祸(下)

如梦,如梦,浮世本来如梦 安一笑 2506 2018-07-13 12:00:00

  见此,两人高悬了一个早上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苏景清瞥了眼一派悠闲下着棋的容公子,恨恨道:“阿银,你早就知道姨丈不会有事,对不?然后,你就由着我傻子一般白白担心了一个早晨?你怎么也不拦着点我,好歹安慰几句啊!”

  容与一局毕,笑道:“拦你作甚?阿清着急的样子这般有趣,我为何要拦?”

  景清恼道:“你这家伙,也忒恶趣味了!”又见长风正往府外去,便问:“诶诶?长风,你干嘛去?”

  长风头也不回地道:“我去看看爹回来没有——”

  武王府外,正欲进府的武王被一个美貌妇人阻了路。且看他面露谄媚之色,讨好之意,却得不到对方半个好脸色。

  那妇人一身素白竖领斜襟琵琶袖长衫,中有牡丹芙蓉暗纹。水墨般的发间只一支简单素雅的飞鹤银簪,雍容华贵,风姿绰约。

  妇人面有愠色,只见她冷笑道:“好你个武王,老娘这才离开几天?你就差点把我儿子给交代进牢子里了?你怎么不把自己给作进去呢?啊?”

  武王欲哭无泪,这这这——这事可一点儿都不关他的事啊!他也是今早上朝的时候才知道的呜……

  “洛铭我告诉你,要是我儿子伤着了一点半点,老娘绝对扒了你的皮!!”

  武王全程低着头乖巧的挨骂,看得一旁的近侍忍俊不禁。谁能想到,那个驰骋疆场,战无不胜的战神武王居然如此惧内?!

  这厢武王夫人正骂着,洛长风出来了。他一见那妇人,当即喜上眉梢,扑上去道:“娘!您终于回来了!”

  “诶呦我的心肝儿啊——”妇人回了他一个拥抱,也顾不上责骂武王了,拉着长风嘘寒问暖。“娘的风儿呐——长高了,也瘦了。来,和娘说说,那木楞子有没有冷落你?吃得好么?睡得好么?有什么委屈的尽管跟娘说,娘来教训他!”

  长风道:“没事,孩儿过得可好了。”

  却说武王正挨骂挨得兴起,一晃儿功夫自家夫人的注意力就都教儿子抢去了,顿时一脸幽怨。他酸溜溜地道:“他一个小王爷,平时还能短了他的?夫人怎么也不问问我?为夫可刚从朝堂上那群老东西的唇枪舌剑下逃出来,夫人也不慰问两句……”

  容蓁蓁(容蓁蓁字沅芷)白了他一眼:“你那一身皮肉厚实的很,什么枪剑挡不住?你堂堂武王,竟连自己儿子的醋都要吃吗?好了,有什么事进去再说,堵在自家门口像什么话?”

  武王三人进入府中,正好碰见欲离开的苏景清和容与二人。景清见着容蓁蓁,惊喜道:“二姨?您还愿回来了?”

  蓁蓁扯过他手,笑道:“是小清啊,这是要回去了?不多坐会儿?”

  景清挠挠头,不好意思道:“家父严令景清未时前归家,景清适才禁闭出来,实在是不敢犯忌——”

  蓁蓁笑道:“我道是什么,原来是这样。现在时辰也不早了,你就留下与我们一起吃个便饭,至于姐夫那里,我会派人去说明,你就放心罢。要是回去了他还责骂你,你就来告诉我,我去说他!”

  景清笑道:“有二姨这句话,景清就放心了!”遂转向容与,“阿银,你也留下一道吃个饭罢。”

  “好。”

  翌日一大早,武王便随皇太子遣来的寺人去了大理寺。

  卷宗阁处,太子已经在了。

  武王揖道:“微臣来迟,太子恕罪。”

  思温道:“孤也未早到多久,武王到的时间却刚刚好啊。”

  武王奇怪道:“太子何出此言?”

  思温从几上拿了一副竹简予他,缓缓说道:“你且看这里,昨日孤下令搜查梦煜死因,今早卯时就有了眉目。”

  武王认真看着卷宗,思温则继续说道:“经仵作检查,确定梦煜的死的确是溺死。梦煜死状安详,无痛苦表现,身上亦无新鲜的打斗痕迹,说明他是在无知觉的情况下被人带出奉常府并投河使其溺亡的。孤曾亲去奉常府查看,果见南面一墙有被人翻越过的擦痕。那擦痕及其干净利落,定是轻功不俗者所留。若非皇妹提醒,孤或许还真无法注意那些细节。”说罢揉了揉眉心,神情略有疲惫之色。

  武王这才注意到对方眼下的淡淡青色,不由地愧疚万分:“明明是微臣该查的案子,却教殿下和公主代微臣连夜奔波,是微臣的错。”

  思温笑笑,道:“一夜不眠罢了,无甚大碍。毕竟尊夫人难得回来,武王是该好好享受享受——”

  武王闻言一阵干咳,“殿下莫要拿微臣消遣——”

  太子哈哈大笑,一夜未眠的疲惫一瞬去了不少。他笑道:“卷宗既已看完,我们也该去找找某人了。”

  须臾,太子、武王二人就来到了贤王幕僚史三史先生的府邸。

  老家宰开了门,一看不对劲正欲关上,已经被官兵抵住,强行破门而入。

  那老家宰哪里见过这等仗势?登时吓得两腿面条一般绵软,颤巍巍地道:“这——这——几位大人,这是——发生了何事?”

  太子淡漠地扫了他一眼,道:“史三何在?”

  老家宰惶然回道:“回、回大人的话,老爷昨儿下午出门访友,近日,近日都不会回来……”

  太子甩袖冷笑道:“是不会回来还是不敢回来?给孤仔细地搜,若漏了一道暗门——呵!孤拿尔等是问!”

  官差应诺,分成十几队搜查各个院落,连个石头缝都不放过。

  一个时辰后。

  “回禀殿下,没有发现史三踪迹。”

  武王听罢皱眉:“难道就这样让那厮跑了?”

  思温淡定自若,似乎早有预料,他道:“武王不用担心,那厮跑不了的。走罢,先回大理寺,不出一个时辰,必有人将史三送上来。”

  武王似乎也想通了这里面的道道,笑道:“确实,那位要是不想沾得一身腥臭,是该如此。”

  却说那史三史先生,昨日早上知道武王不但没有一点儿事,还被陛下任命彻查此案,一时慌了。他思忖许久,决定找贤王求救——毕竟现在能救他的,只有贤王了。

  然而贤王对于他的到来十分不喜。史三在这档口来他贤王府,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他史三是贤王的人吗。

  他好生安顿好史三,一出门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没用的东西!办事不力,还妄想本王救助?哼!”

  贤王正气着,贤王妃来了。她知道贤王因何而恼,上前安慰一番,柔声道:“夫君何苦烦恼?依妾身拙见,直接将那厮扭送大理寺好了。”

  贤王摇头道:“不妥,若他架不住拷问将本王供出,虽无实质影响,在父皇那里终归是不好看。”

  叶希笑道:“夫君也说了,大理寺的刑罚向来残酷,若那厮架不住——死了?太子就是知道那事与夫君有关,没有证据,也问罪不得。若他真问夫君的罪,又拿不出证据来,陛下会怎么想他?”

  贤王眼睛一亮:“若他如此,依父皇的性子,定会认为他为了保自己的皇太子之位拿些莫须有的罪名陷害于我,有失一国皇太子风度,届时父皇定会对他心生反感!”遂拉住叶希纤手,“好希儿,你又帮了本王一次!等会儿本王就叫人把那厮绑了送官!”

  叶希拦住他,道:“夫君莫急。夫君先稳住他,给他些希望,等人进了牢,再找人伺机下手,将其除去。现在天色已晚,夫君等明日再去罢。”

  贤王道:“好!就依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