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第二十六章 一扇门

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新丰 2161 2018-09-20 14:42:06

  楼梯口,有血迹,早已经干涸,都化为血块。

  走到一楼,两侧的防盗门半掩着,透过门缝,里面很安静,还有血迹。

  他背后扛着尸体,踩着台阶,很快就到了五楼。

  咚咚!

  林凡敲着有锈迹的防盗门,里面住的人,就是刚刚的男子。

  屋内。

  男子听到敲门声,条件性的反射,从沙发上坐起,一脸疑惑。

  到底是谁在敲门?

  丧尸?

  虽然,他过的没心没肺,很是舒坦,但对丧尸充满恐惧,不过只要不开门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来到门口。

  “谁?”

  压着嗓子,警惕的问着门外的家伙。

  “开门。”林凡背着尸体回道。

  男子透过猫眼,看到外面站着那个人,好像有点熟悉,顿时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刚刚在楼下,捡尸的那个傻子嘛。

  知道外面是谁后,他反而一点都害怕,胆子也大了起来。

  “滚,神经病,你特么的是不是想找死?”男子隔着门骂道。

  声音大引来丧尸,也是将门外那傻比给咬死。

  “开门,你干了这种事情,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希望你能配合一下。”林凡站在门外,倒是没有采取行动。

  虽说,能动手绝对不哔哔。

  但暴力是解决不了事情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主动使用暴力。

  “你是不是傻比,给老子滚。”男子骂道,气的都想到厨房拿刀,砍死这王八蛋。

  “开门。”林凡一巴掌拍在门上,拍门声有点大,给予对方一点威慑。

  “草,你特么的给我等着,老子现在就去厨房,拿刀砍死你这王八蛋。”男子气的转身离开,去厨房拿刀,真的准备砍死这家伙。

  林凡站在门外,眉头微皱,破门而入并不好,但看目前的情况,如果不这么做,只是浪费时间。

  对方干出这样的事情,天理难容,如果不将他伏法,背在身后的女子,都死不瞑目。

  创建和谐社会,人人有责。

  想通这一点后,林凡没有继续让对方主动开门,而是往后小退一步,抬起脚,猛的踹去。

  轰隆!

  手持菜刀,刚从厨房出来的男子,本要气势汹汹的持刀砍死林凡。

  可在他目光里。

  防盗门竟然噗的一声,被一脚踹开,轰隆一声倒在地上。

  他傻眼了。

  高举着刀,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你……你。”男子不知所措,事情出乎意料之外,就跟见鬼似的。

  好端端的防盗门,怎么就被给踹开了。

  脑海里,第一个想法就是,这防盗门是假货,该死的卖门。

  林凡走进屋内,看了一眼,很乱,而且有味道。

  他将女子放下,背靠着墙

  “你到底是谁?”男子看到睁着眼睛,死死盯着他的女子,心底有寒气。

  林凡捡起旁边的绳子,这应该是先前的凶器,用来将女子捆绑起来的道具。

  来到男子面前,拉着绳子,围绕着一圈,准备将他捆起来。

  男子陷入懵神中,短时间没反应的过来,而当反应过来时,则是挥舞着手中的菜刀,表情狰狞道:“你特么的找死。”

  话音落下,他的手腕就落下,手中的菜刀要砍中林凡。

  砰!

  惨叫声。

  男子的手臂直接被林凡摁在墙上,手里的刀都拿不稳,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带你去警局。”林凡说道。

  他可以降服任何有罪的人,但没有权利伤害有罪的人,个人不能行使法律。

  “你神经病吧。”男子挣扎着,可一眨眼功夫,就被捆的严严实实。

  “我怎么就是神经病了?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心里就没点数吗?我将你捆起来,带到警局有问题吗?”林凡问道。

  他已经听到好几人说他是神经病。

  对此,他哪怕心态再好,也有些不悦。

  神经病说别人是神经病。

  怎么改变如此巨大?

  “现在是末世,末世你懂是什么意思吗?你看过电影,看过小说吗?你这疯子,你能不能清醒点。”男子知道眼前这神经病力气大的很,而且还病的不轻。

  “我懂什么意思,不用你说。”林凡回道。

  男子胸脯浮动着,显然是被这神经病给气的想要原地爆炸。

  “你懂个屁,你看过《丧尸不咬我》这本小说吗?你要是看过,就知道末世到底该怎么活着,该干什么。”男子沉迷小说,虽说是成年人,但经过各种小说的洗脑,变的喜欢这样的世界,更是期待这样的世界到来。

  而当他得知外面发生的事情时,第一反应不是恐慌,而是兴奋。

  “看过一点,不过并不喜欢,三观不好,对别人的影响比较大,我还是喜欢看《末世曙光》不管何时何地,遵从本心,遵循和谐社会。”

  林凡有点明悟。

  “放开我。”男子不想多说什么,只想让对方放开他。

  他真的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到神经病。

  林凡将他捆在门把上,随后在屋里找了一下,发现一套女士衣服,虽然有点脏,但可以看出,这应该就是女子生前穿的衣服。

  整理好,将上面的灰尘弄掉。

  随后回到门口,女子赤身躺在那里。

  死前饱受折磨,毫无尊严,死后不管如何,他也只能做一些能做的事情。

  给女子穿衣服。

  手掌虽然触碰到肌肤,但没有一点异样的想法,穿戴的整整齐齐,走的也干干净净。

  哗啦!

  在衣服的口袋里有钥匙。

  “她住在几楼?”林凡看向对方,有点愤怒。

  他最讨厌,也最看不起的,就是强女干犯。

  男人可以穷,可以没志气,甚至可以去嫖,但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强迫别人发生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你特么的……”

  “住在三楼。”

  男子本想怒喷,但是看到林凡向他走来,他不敢隐藏,吓的脸色都有些白。

  给女子穿好衣服后,林凡将女子背起来,随后出门,朝着楼下走去。

  “卧槽,到底哪来的啊。”男子快要疯了,这人就特么的是神经病,万恶的神经病啊。

  三楼。

  林凡开门进去,他不知道将女子埋在到哪里去,只能将她送回自己的家里。

  给予离开,最后的归宿。

  将妹子放在床上,整理好一切。

  “妹子,我也只能做到这里了,不是你不好,而是现在的社会对你不友好,希望你能安息。”

  他只能让妹子,走的时候,体面一点。

  来到门口,他看向里面,有丝无奈,随后慢慢的将防盗门关上。

  虽然只是一扇门。

  但对妹子来说,却是最后的归宿。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