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醉香宁

鸿案相庄

醉香宁 兰秀菊芳 2086 2018-06-13 23:53:24

  这时,一群人簇拥着一位妇人进来,这妇人头顶凤冠,上身着灰色孺衣,下身为绣着翡翠兰的及腰藏青色裙,外面套着纱袍。无论是穿着还是举止都透露着高贵,这种好高贵不用依托外在的东西,是身体里自带的,就像现代很多有钱有权家的女人素面朝天,衣服也选择舒服款式,但贵气十足,好像越随意越显贵气一样。

  她一走进庭院,所有人停下来站到一边。侧王妃脸上立刻笑脸相迎:“姐姐你怎么来了,还以为你在十里庵呢。”转头像下人“你们也不知道通报一声,还得大夫人看到这样污秽场面。”

  大夫人只是安静的走到舒宁面前,蹲下唤到“兰香?你怎么样?”见舒宁没有回应,起身看向三夫人:“这是怎么回事,我一不在家都乱成这样,你是大家出来的名门闺秀,现在这副模样,成何体统!”

  “宁儿,把侧王妃扶回房间梳洗,外院的人回外院去,其它人也都做自己的事情去!”王妃语气中充满力量,不容反驳。接着吩咐人把舒宁抬回华园。

  刚刚到华园,沈大夫已经候着了,看到舒宁血肉模糊吓了一跳。沈大夫看完,禀告王妃都是些皮外伤,过两天就会醒过来,开了药方就离开了。

  世子被王妃叫来照顾舒宁,从那深如黑潭的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一直安静的待在房间里看书或者给舒宁喂药,外面的事也在房间里处理。

  第二天,舒宁仍然昏迷,嘴微微张开,世子放下手里的书,附耳细听,一股热流窜进耳朵,在里面回反往复,有些酥麻。

  只听到“修睿,修睿……”世子也没察觉,白净的耳根子有些烫,坐下继续拿起书。

  第三天,舒宁缓缓睁开眼,前方一个身影端坐着,俊毅的侧脸,高挺的鼻梁,浓浓的眉毛,专注的眼神。

  似乎感觉被注视,浓眉轻轻皱了下,这张脸便转过来,舒宁尴尬不已,连忙收回目光,条件反射想把手拿起来捋一下鬓发,结果扯动了伤口,疼得叫出了声。

  “伤口愈合需要些时间,这几天你就老实躺着吧。”

  熹儿端了药进来,看到舒宁已经醒了,有些开心,但碍于世子在,不敢吭声,只把药碗递给了世子,站一边候着。

  世子把药放一旁,俯身将手慢慢伸到舒宁后背,固定上半身缓缓立起来,舒宁的头贴着世子的胸,能听到心脏强劲有力的搏动,时不时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说不清的味道,一股属于雄性的特有味道,闻着特别舒服,舒宁有些沉迷。以至于这股味道离开后还有些想念。世子端起碗,一勺一勺给她喂到嘴里。

  这是一幕很甜蜜的画面,但舒宁并没有感觉到一点甜蜜。感觉世子只是在机械的做着喂药的动作,似乎是在完成某件工作一样,不带任何感情。想到药里下毒的事,舒宁不自觉的把头拧一边。

  这一勺落空,世子才从机械状态里出来,有些不耐烦:“药太苦?”舒宁不吭声,世子继续道“哼,打架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药苦?”舒宁还是沉默,世子沉声道“以前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原来看错了,以卵击石逞一时冲动这种事都做的出来。”他耐心耗尽,转身把药碗递给燕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