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当帝不让

第二十章:“青楼姬”

当帝不让 砚山行 2316 2018-10-12 21:56:23

  凌国边界。

  两座大山之间只有一条大道,路上行人极少,大都是行色匆匆。一家客栈孤零零的矗立在路边。

  此时客栈门口停了一辆马车,小厮百无聊赖心不在焉地喂草。

  客栈之中冷冷清清,小二打扮灰衣少年,时不时抬头看着楼上天字一号房方向。

  紫衣侍女放掉信鸽,看着信鸽扑棱棱飞远,才转身。

  “主上,那边消息传来了。”

  她拿出信鸽脚下取出密信,到屋内递话。

  “哦?”屋内响起一个悦耳的声音,淡淡一个字显出心绪有了些许起伏。

  紫凝说话间已经走到自己主子身边,将所谓密信——其实就是一张纸条递给主子。

  那人扫了一眼,将纸条用食指与中指夹起。

  她听见戴着斗笠面纱的主子冷笑一声,道:“一看就是方镇北的手笔。”

  紫凝耳朵动了动,低头沉默着。

  当年也是镇北将军……否则主子如何会……

  “徐荣宁那边如何了?”放下密信,那人问道。

  紫凝掐断回忆,凝神道:“瑞郡王妃这几日因着瑞郡王不在府中,没见着瑞郡王,不过,话儿已经放出来了。”

  “……”

  紫凝抬眸,隐约看见主子唇边嘲讽的笑意:“被叫了十几年的瑞郡王妃,他怕是厌恶极了。”

  “尤其是,不得不虚与委蛇,没想到因此给自己所爱之人的仇敌,添了一双儿女。对于赵静迎的那对儿女,尽管是他亲生的,他也没多少感情。”

  这么一说,紫凝想起当初有着龙章凤姿的少年,眉目如画,活泼开朗又机灵。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是那么久了,他如果还那么天真,怕是被吃的渣都不剩。”

  紫凝微微垂首,似乎是有些忍不住了:“那为何当初主上撤离之时,不带上瑞郡王妃?”

  被叫做主上的女人似乎斜睨她一眼,道:“他养尊处优惯了,带上他只会拖累我们。这么多年,你竟然都不明白?”

  紫凝愣了愣,随即躬身道:“是紫凝目光短浅了。”

  只是——这些年,您招的人,还少么?

  “我在那些人眼里,不过是一个青楼姬子而已,”她低低垂眸,看着身上一身粉衣,笑的几分萧索。

  “都这个年纪了,居然还穿一身粉色的衣服,看起来,如此不务正业,多像一个花心的女人啊。风昔那群女人,看见又要给小老三上奏章了。”

  话虽这么说,却是半分都没有多急切的样子。

  紫凝笑:“主子这是哪儿的话呀,主子天生丽质,您若不说您真实年纪,旁人都以为您二八芳华的少女呢。”顿了顿又道:“主子,陛下已经薨逝了。”

  ……她愣住了。

  ……

  “我竟忘了。”

  她低低地笑,笑声中带了些哀痛。

  “为了一个宋梦生,她也真的是什么都可以放弃了。”

  紫凝不敢说话,只是看着忽然悲伤的主子。

  “明日启程。”

  紫凝正准备退下,转身之际听到了吩咐。

  于是转过身,低低应是。

  然后沉默地离开。

  关上房门,想起主子命人交给瑞郡王妃的信。

  只怕是主子都没办法知道,如今对于风昔这个国家的感情。

  紫凝却看的分明。

  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低叹,下到大堂。

  “紫凝姐姐!”少年看着下楼的女子,笑的牙不见眼。

  “……”紫凝无奈地笑。

  少年名唤楚行,是主子半道上捡来的,脑袋被重物所伤,留下淤血,导致失忆了,连名字都是通过衣服里的绣花得知的。

  “你叫我一声紫凝姑姑,倒是合时宜。”

  楚行哪里肯答应:“紫凝姐姐长得年轻又好看,哪有那么老。”

  “明日出发。”紫凝忽止了笑,蹙眉看着楚行。

  少年一身棉麻灰衣,明明容貌不俗,偏在脸上抹了不少泥灰。

  此时笑得灿若星辰,眸光闪闪发光。

  看初遇之时身穿衣物的华贵,就知道他绝不是普通少年。

  倘若跟着去了风昔……

  楚行听到明日出发的消息甚为高兴,转眸看到蹙眉的紫凝,颇为不解地看着忽然皱着眉头的紫凝,脸上的笑也渐渐消失。

  “紫凝姐姐?”

  紫凝回神,状似无奈地笑道:“路上跟了你这个小机灵鬼,主上都要不要我了呢。”

  楚行一愣,拉着紫凝的袖子笑的乖巧:“怎么会呢,紫凝姐姐可是主子姐姐最得力的助将呢。”

  紫凝看着他就像看到自己的儿子,笑着弹他脑瓜崩,“快去收拾东西。”

  楚行诶诶应着,松开手,一溜烟跑了。

  紫凝看着他的背影,微微叹息。

  抬头看了一眼天字一号房,目中愁绪更浓。

  明明在凌国有千准大人护着,为何偏偏要回来呢啊?主子,您真的想好了吗?

  ————

  郡王府。

  瑞郡王妃徐荣宁看外边天气不错,走到阁楼外庭院中,问旁边侍者道:“王爷还没回来?”

  侍者听着着王妃淡淡的声音,却下意识缩缩脖子:“回王妃,没有。”

  徐荣宁闻言也不意外,望着庭院正中的圆拱门,笑意盎然。

  眉梢眼角都是温温柔柔的笑,回眸间足以让普通女子高呼“官人”。

  只可惜呀,这里是风昔,不会有这样的女人。

  “看你能躲到何时。”

  侍者一低头,权当没听见。

  “这么着,”徐荣宁转身回了阁楼:“你去给我找几本话本来。”

  “欸。”侍者立马躬身,脚步轻快离了庭院。

  自从给王爷请辞失败,以及之后的强闯书房不成,曾经那个贤名传遍王府的王妃就不见了。

  连兴少爷和昭姑娘都不肯见了,任凭两位主子哭闹,这平玉斋再也没有见过二位的影子。

  若不是因为此事是皇家之事,风言风语都快把天子府给填满了;可正是因为是天家之事,百姓才盯得更紧。

  刚出门,就迎面走来两个衣着简朴的少女少年。

  “小姐,少爷。”侍者躬身。

  赵明心,小字明昭。

  赵明温,小字明兴。

  赵明心匆匆应声,看到是父亲身边的侍者,拉着弟弟停下脚步。

  “站住。”

  侍者下意识停住脚步,已经靠前几步了。

  “你干什么去。”

  赵明心蹙眉问道。

  “回小姐,奴才去给王妃拿话本。”

  侍者转过身行礼回话。

  赵明心眉头皱的更深,挥挥袖子,“你走吧。”

  “欸。”侍者连忙离开了。

  赵明心也带着弟弟向前继续快步走。

  赵明温看在眼里,沉默地跟着姐姐。

  平玉斋。

  赵明心看着这个拱门,里边是她叫了十几年的父亲,是对她姐儿俩温柔了十几年的亲生父亲。

  可为何半月来都不曾见她姐儿俩,一度封了平玉斋大门。

  是因为……外边的事情么。

  “姐?”赵明温开口唤道。

  赵明心堪堪回神,道:“走吧。”

  这个宅院,从来都不是豺狼虎穴,从来都不是她二人的不归处。

  现在所有的荣华富贵所有的地位所有的权利都是皇家的,都是天家的,嫁入天家的男子,除非皇后,否则从始至终都不是天家人。

  

砚山行

明天要赶路,尽量在路上写出来点儿。   其实我很疑惑,我明明是个一天能至少更三四千五六千的人,怎么次次都像挤牙膏!我改,必须改!   抱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